登录
注册

首页女王美脚踩踏社区

•  发布时间:22-03-10 22:26:59   •   作者:管理员   • 收藏 0

我今年15岁,是个国三男生。独自一人住在公寓四楼A座。我家隔壁住了个寡妇,陈太太,35岁。美艷至极,一双勾魂的桃花眼令人不得不沉醉在那魅力之下。每当走上楼梯时,我总是不自觉的跟在她的后面,只希望能看到偶尔露出的点点春光。而且她的脚与阴部似乎都极其的臭,只要稍微靠近,那浓烈的臭味都会令我深深的兴奋。不自觉就勃起了呢。每天凌晨,我几乎都要跪在她的门前,嗅著骚臭至极的高跟鞋度过一个愉快的手yin过程,那种含著屈辱以及种种复杂情感的喷she,使我深深著迷,而且无法自拔,哪种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 可惜最近快要基测(考高中)了,没什麼机会去闻那芳香(?)迷人的高跟鞋。 -*-这日,我跪在地上,用力的舔舐著那发黄发臭的高跟鞋内面之时,陈太太的门倏地打开了,我顿时愣住了,我不知道该怎麼办。她居高临下的望著我,眼神像是在看一隻下贱的低等动物,她穿著性感、暴露的内衣,居然让我裸露的下体益发高涨了起来。她没有说话,浑身散发著一股威严的气势,令我不自觉地匍匐在地。「你真像条狗。我已经注意你很久了,没想到你还真是奴性坚强啊。」陈太太冷冷地对我说:「既然你这麼下贱,我想我也没必要对你客气了。跟我进来。」最后四个字隐含著无上的威严。我不敢拒绝,而且我内心居然隐隐有一丝欢欣喜悦。我没想到居然发展得这麼戏剧化,我暗暗猜想:她要我当她的奴隶吗?想到这,我的下体撑得快要暴裂了,甚至前端已经沁出了一丝丝晶莹的yin贱液体。我傻愣愣的跟著走了进去,并且关上了门,陈太太坐在沙发上,舒适地伸了个懒腰,慵懒嫵媚的气质自然地流露了出来,我看得呆了。「废物,给我跪下!」陈太太一看我没有动作,破口大骂:「你只是一隻贱狗,有什麼资格站著!?」 我连忙「扑通」一声跪下了,并且低头不敢看她。「喀嚓。」陈太太不知何时手裡已经拿持了一台数位相机,她拍下了我下贱、露出下体跪在她脚下的画面。「这……」我感到一阵心慌,要是照片流传出去我可就身败名裂了啊。 「这什麼!闭嘴!以后说什麼都要叫我女王!」她脸色一沉说道。「是,女王。」我连忙回应。不知道為什麼,我特别怕她那发怒的神色,也许是骨子裡就有的奴性与卑贱吧。「嗯,学的很快嘛,贱狗。」陈太太满意道。说完,她伸出踩在地上多时的臭脚,其上全是黑色的污垢、污粉。她说道:「為了证明你的忠心,舔乾净吧,我也会把这照片拍下来,以防你背叛。」 我心惊胆颤,但更多的是被羞辱的奇异兴奋感。我俯下头,距离那双美丽却富含臭味的脚还有二十公分,便闻到了惊人的臭气。「咯咯,我的脚汗香不香啊?我可是每天都穿鞋子十个小时以上呢,我这个人呢……又有些懒,不太喜欢每天洗澡,咯咯……」陈太太娇笑了起来,一点也不為了对我说这些不喜欢洗澡之类的话难為情。虽然很兴奋,但毕竟还是臭气薰天,我脸色諂媚讨好道:「真的香啊。此香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我此刻不像是一个接受过教育的国中生,而像是一个卑躬屈膝的奴才。 陈太太见我还有些迟疑,一脚踹翻我,叫道:「香还不快舔,你这隻专门舔脚的贱狗!废物!」我一阵恐惧,强忍的被踹的痛苦爬了起来,忙滚到陈太太的脚前,再也顾不上那惊人的恶臭,连忙讨好的把舌头凑了上去,努力的舔舐了起来。感觉像在吃沙子一样。 「呼嘶呼嘶──」陈太太满意的看著我舔她的脚,微微瞇著眼,看来很是享受,不时轻嘆一口舒爽。我这才想起陈太太的职业是高中的教官,每日都要穿著丝袜加上棉袜,还有廉价皮鞋,而且鞋、袜常常都不换洗,臭味自然极浓。「对、对,就是那裡!趾缝也给我舔乾净,要是有一点脏污,我杀了你!」陈太太以不容拒绝的口气命令著我。我也乐於接受。花了半个小时,我才舔完陈太太的右脚,现在她的右脚看起来光亮如同洗洁过了一般,看得她连连点头。「嘿嘿,看来你很有作奴隶的天份嘛。」「多谢女王夸奖,奴才一定会争取做得更好!」我越来越融入奴隶的角色了,连自称都变成了「奴才」。同样花了半个小时清理了陈太太的左脚之后,她要我跪在地上,将脸伸入她坐在沙发上而隐藏在腹部底下的阴部kou jiao。我颤抖著将头伸向那从内裤底透出极其骚臭味道的阴部。 「等等,先用嘴将我的内裤脱下来。」我不敢怠慢,俐落的用嘴将陈太太的内裤咬了下来,但由於过於慌张,不慎居然用牙齿轻轻的刮到了陈太太的大腿一下。陈太太大怒,一巴掌把我掀翻在地,大骂道:「贱狗,你居然敢用你那骯脏的牙齿碰本女王尊贵的大腿!?」我惶恐至极,不顾脸上火辣辣的疼痛,连忙翻身爬起,跪下了不断磕头,嘴裡不停地说著:「女王饶命、女王饶命……求女王原谅奴才的过失,奴才该死、奴才该死!」「你也知道自己该死?啊!?」陈太太似乎还不解气,不同的用力踹著我的身躯。她是学校教官,自然会一些武技,踢的地方都是极痛而不会内伤之处。痛得我满地打滚。 又过去了三分鐘,我伤痕累累,陈太太也停下了脚,我强忍著全身酸痛,连声道:「多谢女王、多谢女王……」陈太太冷哼了一声,冷声道:「你最好服侍得我舒服,不然我要你生不如死,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现在跪下,给我舔盘子(添隐部)!」「是!」我不敢再有迟疑,将脸贴上了散发著气味浓郁燠人的阴部。伸出了舌头,努力深入内部捲吃著同样有著浓烈气味的yin液。「嗤……嗤……」一时间,只有我吃著yin液的声音。那气味浓厚的有些令我想吐,但我不敢把这表现出来,谁知道陈太太还有什麼可怕的手段,我已经全身瘀青了,可禁不起再被殴打一顿了。「噢,真是舒服啊,贱狗,你还不是一般的贱啊!」陈太太用著极尽刻薄侮辱的语气不停地羞辱著我,这令我更加兴奋,下体甚至已经流下了一小滩精水。「对!就是那儿,……舔上面些,废物!」她搧了我一巴掌,我连忙按照她所说的方向去舔。 终於在我持之以恆的态度下,陈太太洩了身,令我的压力减低不少。「啊,高潮之后尿个尿是最好的了……贱狗,过来!」她懒洋洋的摊在沙发上说道。我连忙諂媚的将头靠近,说道:「女王,我来帮您接美味的圣水吧!」接著不等陈太太吩咐,我直接包住了她的阴部、乃至尿道口。陈太太满意的没有说话,我突然感到她那美丽性感的阴部一阵抖动,接著便是鲜黄色的腥臊尿水落入了我的口中。「哧哧──」尿不停地洒入我的嘴巴里面,激起一阵阵水花,上面也形成了一层尿沫,陈太太见状更是兴奋,不停扭动著下体,让尿水為我的脸面洗礼。我可是有苦说不出。且不论尿水的腥臊,那尚且可以忍受,令人难以忍受的是那种难言的苦涩。极端的涩、极端的苦,令人不得不作呕,但这种情况下作呕地唯一下场便是会将嘴裡的尿液喷出,要是这样,我想……我便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所以我无论如何是得吞下的。忍著那种难闻的气味将尿水吞了下去,屈辱的情绪终於达到了最高点,一股浓精喷出,she在地板上,力道强,足有10cc之多!陈太太柳眉倒竖,气得跳了起来,用力便一脚踢在我的下档,我「啊」的一声痛叫,摀住了下身,像条虾米一样蜷缩著痛的在自己刚刚she出的jingye裡翻滚著,嘴裡无意识的发出怪叫。 「敬酒不吃、吃罚酒。好啊……很好……」陈太太用著没有感情的语调说道。我感到一阵极端的不祥之感我脸上荡漾著极端yin荡下贱的神色,讨好的跪爬著到了陈太太的身前,像条小公狗一样「汪汪」的叫著。陈太太显然也很享受这种掌握别人性命的感觉,她慢悠悠的说道:「呵呵,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先把地上这些脏东西舔乾净吧。」她慢条斯理的将自己换下的丝袜上的脏污和她方才高潮所溅出的yin液用脚趾头搅拌著我she出来的jing ye。接著她将弄脏的大拇趾伸到我的口边,我心领神会,将舌头贴了上去,轻轻的将那些jing ye、yin液和脚汗、脚垢的混和物给舔了个一乾二净。接著便趴到地上开始舔。那味道真是不敢恭维,这可是我自己的jingye啊!舔陈太太的脚都没有感到这麼噁心,屈辱之感更甚,我刚发she过的下体居然又膨胀了起来。陈太太显然也见到了,带著嘲弄戏謔的语气说道:「怎麼样,贱狗,味道不错吧!?」「糟透了。」我如实回答,却看到陈太太脸色一沉,我连忙补充道:「我这个贱狗的jing ye当然噁心,都污染了女王您美味的脚汗和圣液啊!」「哈哈……」陈太太高兴的笑了起来,她心裡想著,这小伙子可真够贱的,没想到以前没有机会找奴隶,现在却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以后就这样下去,也不错啊……。 我迅速的舔了乾净,接著陈太太命令我去刷牙三遍,接著便独自去看电视了。我老实的做好每个动作,不知怎地,我现在对陈太太就是有种不知名想降伏於她的敬畏,深怕任何一个动作、言语惹怒了她。我跪到了穿回了衣衫和丁字裤、正在看电视的陈太太脚下,她却对我视若无睹,我识趣地没有说话,静静的跪著等待她的下一个指令。十分鐘过去,她懒洋洋的说道:「躺在地上,躺平。」我连忙照做,心中有个预感。难道她要我吃……?一时间竟兴奋的有些颤抖,连下体都一震一震的。她没好气地用力踢了一下我的腰间,我痛呼一声,她娇斥道:「躺好!」 我心中一凛,道:「是。」连忙躺好,不敢再有所动作。只见她脱下那件迷人的性感睡衣,露出了有著黑色蕾丝边的胸罩与丁字裤。她的胸部极其「有料」,高耸坚挺,直入云端。看得我是神驰目眩,心簇神荡。她的丰臀也不是一般的肥美,丁字裤的繫条深深陷入股沟,还散发著一股浓郁的粪味,对於我这种变态的被虐癖,我并没有丝毫厌恶,反而性慾高涨。陈太太见到我在偷看,也没有生气,反而搔首弄姿的说道:「贱狗,我美吗?」我被这惊艷的媚态给震慑住了,陈太太是那麼的高贵!那麼的雍容!简直就是天上女神思凡而下。奇怪的是,她对我没有方才的态度那麼恶劣,反而隐隐有些温柔的感觉。 恐怕雅典娜再世也比不上吧。她又做出了令我喷血的举动,将那条丁字裤缓缓脱下。当那繫条、遮羞布缓缓褪下之时,我觉得我浑身的血液都急速地往下体涌去,那不是帮她koujiao时那种近距离所看到的美感,而是一种距离的美。她有些犹豫的蹲在我的脸上五公分的位置,沉默了十餘秒,她最终也只有尿了尿在我嘴里而 已同样花了半个小时清理了陈太太的左脚之后,她要我跪在地上,将脸伸入她坐在沙发上而隐藏在腹部底下的阴部kou jiao。我颤抖著将头伸向那从内裤底透出极其骚臭味道的阴部。 「等等,先用嘴将我的内裤脱下来。」我不敢怠慢,俐落的用嘴将陈太太的内裤咬了下来,但由於过於慌张,不慎居然用牙齿轻轻的刮到了陈太太的大腿一下。陈太太大怒,一巴掌把我掀翻在地,大骂道:「贱狗,你居然敢用你那骯脏的牙齿碰本女王尊贵的大腿!?」我惶恐至极,不顾脸上火辣辣的疼痛,连忙翻身爬起,跪下了不断磕头,嘴裡不停地说著:「女王饶命、女王饶命……求女王原谅奴才的过失,奴才该死、奴才该死!」「你也知道自己该死?啊!?」陈太太似乎还不解气,不同的用力踹著我的身躯。她是学校教官,自然会一些武技,踢的地方都是极痛而不会内伤之处。痛得我满地打滚。 又过去了三分鐘,我伤痕累累,陈太太也停下了脚,我强忍著全身酸痛,连声道:「多谢女王、多谢女王……」陈太太冷哼了一声,冷声道:「你最好服侍得我舒服,不然我要你生不如死,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现在跪下,给我舔盘子(添隐部)!」「是!」我不敢再有迟疑,将脸贴上了散发著气味浓郁燠人的阴部。伸出了舌头,努力深入内部捲吃著同样有著浓烈气味的yin液。「嗤……嗤……」一时间,只有我吃著yin液的声音。那气味浓厚的有些令我想吐,但我不敢把这表现出来,谁知道陈太太还有什麼可怕的手段,我已经全身瘀青了,可禁不起再被殴打一顿了。「噢,真是舒服啊,贱狗,你还不是一般的贱啊!」陈太太用著极尽刻薄侮辱的语气不停地羞辱著我,这令我更加兴奋,下体甚至已经流下了一小滩精水。「对!就是那儿,……舔上面些,废物!」她搧了我一巴掌,我连忙按照她所说的方向去舔。 终於在我持之以恆的态度下,陈太太洩了身,令我的压力减低不少。「啊,高潮之后尿个尿是最好的了……贱狗,过来!」她懒洋洋的摊在沙发上说道。我连忙諂媚的将头靠近,说道:「女王,我来帮您接美味的圣水吧!」接著不等陈太太吩咐,我直接包住了她的阴部、乃至尿道口。陈太太满意的没有说话,我突然感到她那美丽性感的阴部一阵抖动,接著便是鲜黄色的腥臊尿水落入了我的口中。「哧哧──」尿不停地洒入我的嘴巴里面,激起一阵阵水花,上面也形成了一层尿沫,陈太太见状更是兴奋,不停扭动著下体,让尿水為我的脸面洗礼。我可是有苦说不出。且不论尿水的腥臊,那尚且可以忍受,令人难以忍受的是那种难言的苦涩。极端的涩、极端的苦,令人不得不作呕,但这种情况下作呕地唯一下场便是会将嘴裡的尿液喷出,要是这样,我想……我便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所以我无论如何是得吞下的。忍著那种难闻的气味将尿水吞了下去,屈辱的情绪终於达到了最高点,一股浓精喷出,she在地板上,力道强,足有10cc之多!陈太太柳眉倒竖,气得跳了起来,用力便一脚踢在我的下档,我「啊」的一声痛叫,摀住了下身,像条虾米一样蜷缩著痛的在自己刚刚she出的jingye裡翻滚著,嘴裡无意识的发出怪叫。 「敬酒不吃、吃罚酒。好啊……很好……」陈太太用著没有感情的语调说道。我感到一阵极端的不祥之感我脸上荡漾著极端yin荡下贱的神色,讨好的跪爬著到了陈太太的身前,像条小公狗一样「汪汪」的叫著。陈太太显然也很享受这种掌握别人性命的感觉,她慢悠悠的说道:「呵呵,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先把地上这些脏东西舔乾净吧。」她慢条斯理的将自己换下的丝袜上的脏污和她方才高潮所溅出的yin液用脚趾头搅拌著我she出来的jing ye。接著她将弄脏的大拇趾伸到我的口边,我心领神会,将舌头贴了上去,轻轻的将那些jing ye、yin液和脚汗、脚垢的混和物给舔了个一乾二净。接著便趴到地上开始舔。那味道真是不敢恭维,这可是我自己的jingye啊!舔陈太太的脚都没有感到这麼噁心,屈辱之感更甚,我刚发she过的下体居然又膨胀了起来。陈太太显然也见到了,带著嘲弄戏謔的语气说道:「怎麼样,贱狗,味道不错吧!?」「糟透了。」我如实回答,却看到陈太太脸色一沉,我连忙补充道:「我这个贱狗的jing ye当然噁心,都污染了女王您美味的脚汗和圣液啊!」「哈哈……」陈太太高兴的笑了起来,她心裡想著,这小伙子可真够贱的,没想到以前没有机会找奴隶,现在却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以后就这样下去,也不错啊……。 我迅速的舔了乾净,接著陈太太命令我去刷牙三遍,接著便独自去看电视了。我老实的做好每个动作,不知怎地,我现在对陈太太就是有种不知名想降伏於她的敬畏,深怕任何一个动作、言语惹怒了她。我跪到了穿回了衣衫和丁字裤、正在看电视的陈太太脚下,她却对我视若无睹,我识趣地没有说话,静静的跪著等待她的下一个指令。十分鐘过去,她懒洋洋的说道:「躺在地上,躺平。」我连忙照做,心中有个预感。难道她要我吃……?一时间竟兴奋的有些颤抖,连下体都一震一震的。她没好气地用力踢了一下我的腰间,我痛呼一声,她娇斥道:「躺好!」 我心中一凛,道:「是。」连忙躺好,不敢再有所动作。只见她脱下那件迷人的性感睡衣,露出了有著黑色蕾丝边的胸罩与丁字裤。她的胸部极其「有料」,高耸坚挺,直入云端。看得我是神驰目眩,心簇神荡。她的丰臀也不是一般的肥美,丁字裤的繫条深深陷入股沟,还散发著一股浓郁的粪味,对於我这种变态的被虐癖,我并没有丝毫厌恶,反而性慾高涨。陈太太见到我在偷看,也没有生气,反而搔首弄姿的说道:「贱狗,我美吗?」我被这惊艷的媚态给震慑住了,陈太太是那麼的高贵!那麼的雍容!简直就是天上女神思凡而下。奇怪的是,她对我没有方才的态度那麼恶劣,反而隐隐有些温柔的感觉。 恐怕雅典娜再世也比不上吧。她又做出了令我喷血的举动,将那条丁字裤缓缓脱下。当那繫条、遮羞布缓缓褪下之时,我觉得我浑身的血液都急速地往下体涌去,那不是帮她koujiao时那种近距离所看到的美感,而是一种距离的美。她有些犹豫的蹲在我的脸上五公分的位置,沉默了十餘秒,她最终也只有尿了尿在我嘴里而已,她说道:「我想你现在可能还接受不了……这个吧?」我清楚她指的是什麼,是粪便。我刚才除了兴奋,其实更多的是恐惧,可能我的确接受不了那麼快吧。於是我点了点头。她又道:「好吧,暂且放过你,刚才你的表现真的很好,我决定了,允许你当我的男朋友兼奴隶。」一个35岁的成熟女性对一个15岁的国三男生说这种话,恐怕所有人都会觉得荒诞不经的,但我本来就对陈太太怀有幻想,我兴奋欣喜的简直要发狂了!当然不停地点头。惹得陈太太一阵娇笑。 接著,她在我手机上输入了自己的号码,说随时会找我,嫣然一笑便要我离开了,我听话的离开。我知道,她还会找我的。方雅,她的名字,她并不姓陈,她丈夫姓陈,但早已逝世了。我很庆幸她没在手机上打上「女王」之类的字眼,被我同学看到就麻烦了,而我又不能私自修改。看来方雅女王还是有体贴的一面的。 我可能也对她產生了一种被奴役的爱意吧。

全部评论(0)
  • 暂没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