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女王足踩免费专区

•  发布时间:22-03-10 22:25:05   •   作者:管理员   • 收藏 0

苏桉桉搬进新买的公寓,和童艳在电梯里头一次邂逅,就被童艳的气质所震慑。那童艳三十四五 岁,身材高佻而不失丰满,属于第二眼美人,就是那种越看越让人觉得漂亮那种,合体的名牌衣裤既 显出高雅而又不张扬,化着淡妆,女人该戴的首饰都有,却都非常精美,尊贵而不妖冶。苏桉桉得到 童艳绝对是个在家养尊处优、在单位气指颐使的女人。   说不上为什么,桉桉对童艳感起兴趣来,也许是做记者的职业敏感,但桉桉觉得心里还有点别的 什么,也许是冲动?   桉桉从小区的居委会主任那儿了解到,童艳是市民政局的副局长,未婚。童艳大学毕业开始分配 到民政局下属的一个幼儿园当教师。有个叫田田的小女孩,父母在一次意外车祸中双双离去,田田没 有任何其他亲人,童艳可怜田田,便把她收养了。童艳谈过几次恋爱,可都因为她向男友提出的视田 田为己出、结婚后不要自己的孩子,男友都离开了她。也有迷恋童艳,愿意接受她这个条件的男人, 她却看不上人家。后来童艳调到局里,又升为科长、副局长,当官当出了瘾,也就把成家的事搁置了。   而在领养孩子一事上,童艳一发不可收拾,又先后从偏僻乡下的一个远房亲戚那过继了一个,从 民政局下属孤儿院又领养了两个,都是女孩,分别叫角角、顺顺和从从。   桉桉见过这四个女孩儿,那田田已经十二岁,角角十岁,顺顺九岁,那从从才六岁。四个孩子当 中,就从从长的漂亮,象个洋娃娃。田田长的也可以,尤其那双水灵灵丹凤眼,象会说话。而角角和 顺顺长的都有点丑了。   四个孩子都在同个学校上学。田田象个小大人,每天早上起很早出去买菜,为妈妈做好早点,然 后匆忙吃点东西才去上学。中午童艳在单位食堂吃,孩子们也不回来,就在学校附近一私人家里开办 的“学生小饭桌”吃。下午放学四个孩子都早早回来,如果妈妈不打来电话说有应酬不回来吃,田田就 要为妈妈准备好丰盛的晚餐。   桉桉住在童艳上面一层,平常和童艳也很少碰面。本来住在公寓里的人们互相就极少有什么来往。 桉桉有时会为了和童艳相遇,特意到童艳住这层乘电梯。   周末的下午,桉桉从楼上下来等电梯,碰见顺顺从电梯出来。   “顺顺,出去玩啦?”桉桉见旁边没人,抓住机会和顺顺说话。   “我不是出去玩的。我给妈妈洗的裤头凉在阳台上被风吹掉了,我是下去给妈妈捡裤头的。”顺顺 在跟桉桉搭话时脸上表现出警惕的神色,可她毕竟是个孩子不谙世事,跟无关的人争辩。   “哦?顺顺可真是个乖孩子。你妈妈的衣服她不自己洗吗?”桉桉柔声地问那顺顺。   “你问这个干什么?我不告诉你!”顺顺倒是很机灵,不想再跟桉桉多讲。   “呵呵。顺顺你妈妈跟阿姨说过你是个好孩子。阿姨认为你妈妈在吹牛呢!”桉桉对付小孩子不用 动太多的心计。   “我妈妈不会吹牛!”顺顺生气地大声反驳道。   “那你跟阿姨说说,你都怎么个好法呀?”桉桉激将道。   “我给妈妈洗裤头洗袜子。妈妈每天下班回来脚气痒了,我都给……”顺顺忍不住脱口而出,忽又 记起什么,马上止住话头。   “顺顺!你还不赶快回屋来!找打呀你!”田田听到顺顺在电梯门口跟谁说话,出来把顺顺拉进屋 去。   桉桉觉得再激顺顺几句,顺顺就会忍不住跟她说出来,却被破坏了,不禁有些怅然若失地样子。   到了楼下,桉桉看见清洁工素云正在做清洁卫生。桉桉突然敏感地意识到,这素云也许知道些事 情,毕竟她在这里做了有一两年了,对公寓住户最熟悉的莫过于这些清洁工了。桉桉于是朝素云微笑 着走去。   “苏小姐,周末还去上班去呀!”在楼下清洁工素云热情地和桉桉打着招呼,脸上现出一副讨好相。   “哦……不是。大姐忙呢?”桉桉十分客气地回应道。   “不忙不忙。苏小姐您有什么事要我做吗?”素云巴结桉桉道。   “也没什么事。就是我今天休息,一个人挺闷的,想找个人聊聊天……”桉桉本来是去上班的,临 时改变了主意。   “哎呀苏小姐您真太客气。要是您不嫌弃我是个没文化的乡下人,就到我房间里我陪您说说话吧。” 素云对桉桉想和她聊天感到有点受宠若惊呢。   “呵呵那好啊……不耽误你工作吗?”   “不耽误不耽误。我已经做完了。”   桉桉跟素云来到后面清洁工的工作间。房间里有点凌乱、脏,因为这栋公寓有两个清洁工,隔天 轮换上班,谁也不愿意多花力气打扫她们自己的工作间。   “十二层的那个童女士,还真有爱心呀。听说她为了抚养养女,婚都不结呢。”桉桉勉强在有股不 佳气味的工作间里坐下,也许是受不了这气味,还没等坐稳就问起她关心的问题。   “嘁!什么爱心呀你是不知道……人家自己的私事,我不好乱讲的。”素云对童艳印象不好,因为 童艳对她不理不采,还因为什么事向物业公司投诉过她。   “对了云嫂,我听说最近物业公司要在你们两个清洁工中裁减下去一个……”桉桉心想这素云果然 知道些情况,不由地暗喜。她不想让素云瞧出来她对童艳的私生活感兴趣,遂把话题转移到素云身上, 她知道素云一定会愿意拿所知道的童艳的事来和她做交换的。   “是吗看来是真的啦!我也早听说这事了,怪不得这些天那刘梅老往居委会主任家里跑呢!苏小 姐您关系多,可要帮帮我啊。您看我一个人,带着一个孩子还有一个吃闲饭的婆婆,要是被裁下去, 可怎么活啊……”象素云这样乡下来的打工妇女,在城里找份工作是相当困难的。刘梅就是另一位清 洁工。   “我会尽量帮忙。你知道我写小说要搜集素材,我觉得童女士挺特别的,多有气质又漂亮,正好 要到居委会张姐那里去了解一下小区住户的情况看有什么……”桉桉装做起身要走的样子。   “苏小姐我不是……我知道那童女士的事也不多……也不好说出口。不过您对我这么好,我可以 都告诉你,就是您得答应我可别把那童女士写进小说……”素云连忙拉住桉桉。   “呵呵这你尽管放心了,我怎么会把真人真事写到小说里呢?这是一个记者的职业道德呀!”桉桉 给素云吃定心丸。   “哎呀真是不好说呀苏小姐。别人都以为那童女士有爱心,我要不是亲眼所见也不会想到她…… 那四个真是孩子好可怜呦,简直就是她的小使唤丫头,她回到家是什么也不呀做,还叫……叫孩子用 嘴舔她的脚丫子,在屋里自己都不动步,从这屋到那屋都是骑着孩子呀……她可喜欢打孩子了,每次 都是把孩子衣服扒光光的,嘴里塞上她的臭袜子或脏裤头,使孩子叫不出声来,踩着孩子用皮鞭猛劲 地抽啊……”素云本来就是个保不住密的长舌妇人,怕得罪人才不敢乱说,秘密憋在心里她还很难 受呢!   “是么?我不相信!她真的这样对待孩子,会让你看见么?”桉桉相信素云说的是实话,但她奇怪 素云是怎么看到的。   “苏小姐跟您我就不见外了……您不知道,您住的那层楼的公共卫生间,窗户正好对着童女士家 客厅。有时她忘了拉窗户帘……所以就被我看见了。我其实根本不愿意看她让孩子那样地伺候她的一 副好不享受的样子……”素云事实上经常专门偷窥童艳的生活,红着脸辩解道。   “真的呀?那这楼设计的也太有缺陷了。往后我在家可得把窗帘拉紧了呢!”桉桉听了有些吃惊。   “您住的是最顶层下面看不到。”素云很专业地跟桉桉解释道。   “这么说……那刘梅也发现这情况了?”桉桉考虑事情就是周到。   “她好象还没发现啥。我曾套过她的话,她一点都不知道这事。”素云分析道。她也希望刘梅真不 知道这事。   “这事你可不能再跟其他任何人说,否则传出去,人家童女士告你个诽谤罪,你可是要坐牢的!” 桉桉不知为什么不想破坏童艳的好事,恐吓素云道。   素云给吓得直点头,她不知道童艳这是在犯罪,只认为这仅仅是童艳对孩子不好而已。素云在收 容所呆过,那罪都让她受怕了啊,想来坐牢一定比收容所更受罪的。   这素云还给桉桉提供了一条线索。   “二层洗脚屋的那个叫郑军的男孩,看得出他是迷恋上了那童女士。他可真傻,他和童女士哪是 一类人?那童女士又比他大十好几岁!他经常求着要为童女士做足部保养,还不收钱免费的上门服务, 以为这样就可以讨童女士的欢心。那童女士只把她象狗一样对待呢!我就搞不明白,一个臭脚丫子, 有什么好保养的?那郑军还……我都不好意思说啦!”素云流露出妒嫉道。   “呵呵。那叫郑军的男孩也给童女士舔脚丫子吧?”桉桉倒显得很平常似的笑笑。   “岂止是舔脚呀,他还喝童女士的洗脚水呢!他也不怕得病?”素云愤愤道。   “童女士家里有男人来么?除了那个郑军?难道童女士……”桉桉急于知道这个,脸上却掩饰得很 好。   “这点那童女士倒是个很正经的女人,可能人家是当领导的吧。男人倒没见有什么人来过……不 过有一男一女,好象是夫妻俩,时常来那童女士家。这两个人估计是童女士单位的人,犯了什么错误 要不就是有什么短处捏在童女士手里,来童女士家就给童女士下跪……”素云判断说。   “哦……”桉桉若有所思地听着。   素云想到那说到那没头绪地把她偷窥到的事情都跟桉桉讲了。桉桉和素云聊了有两个多小时。   这楼是按商住两用设计的,每家都带有卫生间。因为顶上两三层没有商家租,都是居家的住户, 所以公共卫生间几乎没有人使用,清洁工平时也极少上来打扫。桉桉回到自己楼层上,到公共卫生间 看了看。果然,女卫生间靠窗户那个位置正可以看到下层不光童艳一家的客厅,由于童艳家离的最近, 所以看得较清楚。桉桉还到隔壁的男卫生间看了看,因男卫生间窗户朝向另一面,看不到这边。   桉桉有点兴奋,想了想,遂上街专门买了一架高质量的天文望远镜回来,以窥视童艳的生活。 邻居(二)   桉桉连续好几天,都因童艳客厅的窗帘拉上而没有看成。终于在周末的下午等到了机会。   因为是白天,童艳家没有拉窗帘。十二层楼采光很好,客厅里很亮堂。角角手推抹布,在客厅里 来回爬擦地板。另三个孩子可能在别的房间做什么。   通过望远镜桉桉看得很清楚。突然,桉桉发现角角紧张起来,放下抹布迅速爬到了门口,田田、 顺顺和从从也从其它屋跑出来,田田跪到门口,顺顺和从从则跪到沙发前,顺顺匍匐在地板上。桉桉 猜一定是童艳回来了,不由地感到有点儿兴奋。   只见门开处,童艳袅袅地微笑着进来,把坤包递给田田,身姿婀娜地骑到角角的背上,抬起双腿 搭到角角肩上。田田用嘴叼住童艳的鞋跟,脱下摆到墙壁内的鞋橱架格上。角角驮着童艳,沉重地爬 向客厅的沙发。到了沙发前,童艳把腿蹁到一侧,踩到顺顺的背上站起来,坐到沙发上。顺顺由匍匐 姿势改为双手撑地的跪式,把童艳的双脚架起。从从用嘴把童艳脚上的黑色短丝袜脱下来,角角直接 用嘴从从从的嘴上接过丝袜含入口中,然后爬去卫生间。田田把童艳坤包放好,也很快跪到沙发跟前, 和从从两个含住童艳的脚趾头,大口地吮舔起来。   桉桉从望远镜里看得很真切。童艳的脚又白又嫩,只是稍微有点畸形,可能是总穿高跟鞋的缘故 吧,大脚趾有些外翻,不过没有大脚骨;从大脚趾到小脚趾递短的较大,所以显得脚很尖;脚趾头很 圆润,脚趾甲很有型,都是很漂亮的椭圆而方的。桉桉从童艳那脚汗津津的样子就能想像得出有多么 臭,可田田和从从给舔得极认真而卖力,就象是吮棒棒糖一样。不过桉桉有点遗憾,觉得童艳穿着丝 袜让孩子先给舔一会才对呢。   角角端盆热水来跪到沙发前,双手举着盆。童艳净了手,擦干。角角又端着盆跪行去卫生间,很 快又爬回到沙发前,为童艳轻轻捶腿。童艳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茶几上摆放着已经剥好皮儿的 荔枝和葡萄。童艳如葱般的长指拈着荔枝和葡萄,边吃边调着电视节目看。   桉桉看得浑身燥热,手不由自主地摸自己的下身。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那童艳动了动脚。田田起来,站到沙发背后,为童艳轻柔而娴熟地捏双肩, 边跟童艳聊着什么。童艳也不再让从从吮她脚趾头舔脚趾缝了,而是用双脚玩弄起从从的脸蛋、嘴巴 和舌头。   桉桉记起清洁工素云说过,童艳有脚气,让孩子给她舔脚是为了解痒,现在估计是脚不痒了。桉 桉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她从望远镜里都没看出童艳患有脚气,那素云是怎么知道的呢?她感觉到那素 云还有什么隐秘没跟她说,或者说她没有察觉到。   不知是那角角给童艳腿捶轻了还是捶重了,还是因为别的什么没做好,那童艳弓起腿来,照角角 脸就是一脚,嘴里还骂着什么。角角被踹得身子一歪斜,马上跪直,脸色紧张地继续给童艳捶着腿。 童艳象是没解恨,连续踹了角角脸七八脚,角角的鼻子都流出些血了,角角只顾不停地给童艳捶腿, 不敢抽手擦擦鼻血。角角的嘴里还含着童艳的臭袜子呢。   童艳对田田吩咐了一句什么,田田马上到沙发前面来跪下。顺顺平稳而迅速地又匍匐到地板上。 田田扶童艳起来站在顺顺背上,把童艳裤子解开,脱至膝弯处,然后头伸在童艳两腿间,枕着顺顺的 背仰面躺下,大张开嘴。童艳的私处清晰地暴露在桉桉的镜头里,阴毛那样浓密。   桉桉猜到童艳这是要撒尿,把孩子的嘴当尿盂。只见童艳扶着角角蹲下,阴户离田田的嘴不到两公分,先淋出几许尿液,接着便是一束扩散开的金黄色尿液急喷舍入田田嘴里。从田田喉咙急速地动, 桉桉知道田田在大口地吞咽,以不使童艳的尿溢出。   桉桉虽然才二十六七岁,对性事却有所研究。那童艳没结婚,从素云那也了解到童艳也极少和男 人做那事,怎么阴道却这么松垮,尿束张开那么宽?难道……   那童艳尿完,田田稍抬起头,用嘴把童艳阴户上的残尿舔干净。童艳由角角给扶起来。田田也起 来跪好,美滋滋地咂摸着嘴,边为童艳提上裤子。童艳拍了田田头一下,然后转过身。田田把头伸进 童艳胯间。童艳就坐到那田田的肩上,确切地说是骑到田田的脖子上。田田就驮着童艳,膝行去餐厅。 角角、顺顺和从从都跟在后面爬去。   餐厅本来是和客厅连通的,有道矮装饰墙隔开,还有一根柱子。童艳从田田肩上下来,坐到餐桌 旁的红木靠背椅上。由于有矮墙和柱子挡着,桉桉只能看到童艳的上半身。不过桉桉断定那顺顺一定 趴在餐桌下给童艳垫着双脚。角角也看不到,一定是钻在桌下继续给童艳捶腿。田田和从从站在童艳 两边,服侍童艳吃饭。   桌上是个火锅,及十来盘涮火锅的羊肉、牛肉、生鱼片,还有蔬菜。在童艳回来前,田田就给准 备好了。童艳在让孩子给舔脚时,火锅就一直小火沸腾着。   桉桉看着童艳吃饭,感觉自己肚子也饿起来。这时她发现自己的下面已经湿了一大片。桉桉虽然 舍不得离开,可她心痒得看不下去了,才收起望远镜回自己的家中。   过道里静悄悄的。桉桉还是有点担心,幸好没人来上卫生间,否则让人发现她在偷窥怎么得了。 其实是桉桉多虑,就算有人来,她在带门的厕格里,别人也不会发现她。   桉桉他们杂志社有个摄影师,三十多岁,叫李恒。桉桉感觉得到这李恒对她很痴迷。但是桉桉的 追求者有不少,李恒根本排不上号。   桉桉了解SM,但她没这个嗜好,自从她偷窥童艳的生活上瘾后,想尝试一下。于是就打算把李 恒培养成她的奴仆。   “李摄影,下午下班后有空吗?”中午吃饭时,桉桉特意坐到李恒对面。   其实每次中午吃饭,不管桉桉坐哪,李恒都坐在桉桉背后那张桌上。桉桉虽没把李恒瞧在眼里, 但她感觉得到背后李恒那贱贱的目光。   “哦?……有空有空!苏小姐你需要我为你做什么?”李恒开始还没回过味来,旋即受宠若惊地差 点没激动地流鼻血。   “也没什么事啦。就是今天我晚上要加会班,一个人在办公室怪害怕的,想让你陪陪我么。”桉桉 媚媚地对李恒道。   “没没问题没问题!你能让我陪你……我真很感动……”李恒简直不相信这是真的,恨不得当即跪 下给桉桉磕几个头。   “是么?嘻嘻!哎呀李摄影,你平常也太节俭啦,就打一个素菜?今天食堂的肥肠炒得不烂,我 都咬不动,你帮我吃了吧。”桉桉把口里嚼了一半的饭菜吐到碗里,又拿起饮料纸杯喝一口漱了漱嘴, 再吐回杯里,然后放到桌上。   李恒激动得嘴唇翕张几下没说出话,红着脸把桉桉的碗和杯子拿到自己面前,却有点不好意思当 着桉桉的面吃。   “李摄影你慢慢吃,我先上去了。”桉桉冲李恒抛个媚眼,起身风姿绰倬地走了。她相信李恒会吃 掉她吐出的东西。   晚上其他人都下班走了,办公室就剩下桉桉和李恒俩。桉桉坐在桌前,用笔记本电脑写着什么。 李恒过来给桉桉的杯子里续上热水,然后就默默地站在桉桉的背后,离桉桉有两米远,他怕离桉桉太 近了引起桉桉对他的厌烦。   “你干嘛傻站在后面呀?”桉桉头也不回地说。   “我……我……”李恒不知是该站着还是该坐下。   “哎呀我这脚穿了一天的高跟鞋,好疼呀!”桉桉弯腰身一只手脱掉一只脚上的高跟鞋象是自言自 语道。   “苏小姐……我……”李恒此时恨不得上前把桉桉那迷人的脚丫含在嘴里呵护,又不敢冒失。   桉桉也不说什么,揉了一会脚,蹬上鞋又继续打字。过了一会,桉桉又把另只脚上的鞋脱下,一 只手边揉一只手边打字。   “……苏小姐……让我替你揉好么?你别耽误写东西。”李恒站在后面忐忑地请求道。   桉桉回头朝李恒笑笑。   李恒立刻蹲到桉桉脚前,小心翼翼地捧起桉桉这只穿着超薄肉色丝袜的脚丫,轻柔地给揉起来。 桉桉的脚是那种瘦长型的,脚趾也很长很整齐,大脚趾比二脚趾短一截,脚趾甲涂着黑红色指甲油, 更加显得她的脚白。李恒感觉桉桉的脚好轻盈好迷人,热乎乎的,散发出不太重的臭味。   桉桉象是很自然地打着她的字。李恒却渐渐把持不住,下面那活硬起来。他不由自主地鼻子凑到 桉桉脚尖,贪婪地嗅闻。他好想把眼前这美脚含在口里呀,但他还是不敢唐突。   “嘻嘻!我的脚臭吧?”桉桉也不看李恒,边打着字随口问道。   “苏小姐……我的女神……您的脚真太美了!香味太诱惑人了!”李恒呼吸都急促了,忍不住轻轻 吻着桉桉的脚趾,由蹲姿改为跪姿。   桉桉“嘻嘻”地一笑,仍不看李恒,把另只脚上的高跟鞋蹬掉,脚尖就踩到李恒嘴上轻轻摩擦。   李恒简直兴奋极了,张口就含住桉桉这只脚丫。   “嘻嘻!我可跟你说呢,我脚有脚气,传染你我可不负责呀!”桉桉象是挺开心,这才温柔地看了 李恒一眼娇声道。   “我不在乎!就算被女神的脚给毒死我都幸福!”李恒也稍微大胆起来,把桉桉的两只脚捧起轮换 着狂吻。童艳已经完全有把握确定,桉桉喜欢她的脚,也就是说桉桉是个带有同性恋倾向的恋足狂,这让 童艳感到特兴奋,因为桉桉不但有社会地位,而且也是个美女,并且还年轻。   童艳并非是要把桉桉视做自己的奴隶,她童艳可不缺奴隶。童艳喜欢被别人尤其是漂亮女人的崇 拜,而桉桉则喜欢她的脚,两人刚好各取所好。这就是童艳给她和桉桉之间关系定的位。   那次表彰会不久,桉桉就打电话邀请童艳喝午茶。   “童书记,为了弥补上次在宾馆开会小妹对你所犯的错,给小妹一个机会吧,中午请你到樱花茶 楼喝午茶啦!”桉桉的声音表面亲热却内含恭敬。   “呵呵,就算是你的错吧,那姐姐就给你一次陪罪机会啦。不过呢这次姐姐不可会再给你犯错的 机会喽,姐姐要把脚洗得干干净净、香喷喷的,穿上新鞋和新袜去。”童艳在电话里装做开着玩笑, 实则是挑逗桉桉。   这家茶楼是日本风格,包厢里面是踏踏咪,进包厢就要脱鞋。童艳去过这家茶楼几回,她一听桉 桉点了这家茶楼,就明白了桉桉的用意。   “哎呀姐姐,您可千万别为了我洗脚换鞋换袜子,您这不是反让我罪上加罪吗?您就象开会那天, 保持脚平常的天然气味最好。妹妹求您啦好姐姐,妹妹喜欢闻姐姐那脚的气味嘛。”果不其然,桉桉 一听就着了急,顾不得掩饰。   “哈哈,你呀你。”童艳开心笑道。童艳已打定主意,这回她要主动点儿。   这天中午,桉桉化了个很淡很淡的妆,没有涂口红。桉桉下决心今天一定要舔上童艳的美足,没 涂口红是不至于把童艳的袜子给染上色。如果童艳拒绝,她就把她偷窥到的童艳虐待孩子的事说出, 并说明她绝不是想要挟童艳,只是想用嘴玩弄童艳的美足而已。   出发前,桉桉让草草先给她舔了两个钟头的脚,草草的口水都把她的脚趾缝泡的发白,她才让文 芬用牛奶仔细地给她洗了脚,然后不穿袜子,穿上新买的一双凉鞋。她不想让自己的脚哪怕有不太重 的味,影响了童艳的情绪。   草草是文芬从乡下专门为桉桉领养的,今年七岁,到桉桉这已经有两三个月了。这个名字是桉桉 给取的,从这名字就可以看出,桉桉视草草如不值钱的小草。文芬只把草草饿了三天,草草就乖乖地 给桉桉舔脚丫子了。   桉桉提前半个小时到了樱花茶楼,吩咐包厢服务员,不叫不要进来打扰。包厢里摆着一张矮茶桌, 没有凳子,踏踏咪上有几个厚垫子。桉桉如日本女人那样跪在垫子上,静静地等候童艳到来。   童艳准时赶到,身后跟着个十七八岁、身材矮壮、脸盘儿倒挺耐看的女孩。   服务员鞠躬九十度为童艳拉开包厢的门。   “姐姐来啦。请进。”桉桉起身小碎步跑到门前,也鞠躬九十度地迎接童艳。   跟童艳来的那女孩在门口脱了布鞋,然后蹲下脱下童艳脚上的高跟鞋。   桉桉注意观察童艳的脚洗没洗,当她闻到童艳那浓浓脚臭味时,心中暗暗欢喜。   童艳和那女孩进了包厢,身后的服务员刚一把门拉合,那女孩便低眉顺眼地马上跪到地上。   “这是姐姐你新雇的保姆?”桉桉没见过这女孩,疑惑地问。   “哪呀她是我们局里清洁工琼芬的女儿芊芊,高中毕业在家没事做,总缠着给她找工作。有时候 我就让她先伺候伺候我。” 童艳平淡到,脚上穿着黑色薄丝袜,风姿绰卓地走到茶桌前。   只见童艳身后的米黄色踏踏咪上,留下一串童艳脚的汗渍印儿,可想而知童艳的脚出了多少汗。   包房里早已充满了童艳的臭脚丫子味。桉桉看着童艳那汗脚印儿,心里好兴奋,恨不得趴下去舔。   那芊芊一脸呆呆的样子,就膝行跟在童艳后面。   桉桉保持着弓身的姿势回到矮桌前,仍以十分标准的姿势跪到垫子上。   “我知道这日式茶楼的包房里是没坐的,就带她来了。”童艳说着,抬腿跨过跪在她身后芊芊深深 低垂的头,非常大方地骑坐在芊芊的脖子上。   原来这芊芊是给童艳当座的。   开始桉桉见童艳还带个人过来,心里还有些不快,因为有了其他人在场,她不方便实施她舔童艳 脚的计划。当看到童艳是把芊芊当座的,那芊芊就如同没有思想的机器人时,也就不存再介意了。   童艳揪着芊芊的马尾辫,调整芊芊跪着的高度,使她的双脚刚好放在茶桌上。   桉桉心里那欢喜就甭提了,拿起玻璃茶壶先给童艳的茶杯斟上茶,用竹镊子夹两块方糖放入童艳 杯子,然后为自己斟茶。桉桉还没等把茶注进杯子里,童艳突然将只脚伸到桉桉茶杯的上方,脚尖伸 进茶杯里。   桉桉抬头看看童艳,童艳冲她微笑着。桉桉会心并充满感激地对童艳一笑,把茶先倒进旁边的漆 托盘里,拿起托盘摇晃着使茶水变温,然后把托盘端至童艳的脚上方,顺着童艳的脚将茶注入她的茶 杯里。   不用说什么了,桉桉抬脸朝童艳妩媚地一笑,伏下头嘴唇贴到童艳脚背脚尖,嘬吸着童艳脚上的 茶汁,再杯里的茶吸干。   童艳顺势将脚尖浅浅地伸在桉桉嘴里,桉桉仰头大张开嘴,将托盘里的茶冲着童艳的脚,流入她 的口中喝下。   “我的贱妹妹你满意了么?为了你我昨晚都没洗脚。”童艳弯腰拿起她的那杯茶小口地呷着问。   “恩仙姐姐。贱妹妹大恩就不言谢了,贱妹妹只有以实际行动表达。”桉桉温柔答道。   桉桉把托盘放到桌上,将茶壶里的茶全倒入托盘,又兑了些凉水。童艳就把两只脚都放入托盘里。 桉桉伏在桌上,嘴伸进托盘,给童艳洗脚。童艳也脚叠脚地自己搓洗着,不时地脚尖夹住桉桉的舌头, 或翻开桉桉的两片儿嘴唇儿。桉桉这等于是同时给童艳洗袜子和脚丫,并且一边洗一边喝那洗脚茶水。   桌上还有几盘点心。童艳弯腰舒臂拿块点心,在嘴里嚼嚼,稀乎乎地吐到自己的脚背上,桉桉就 都给舔吃了。   驮着童艳的芊芊看着这,不得不承认童艳确实高贵,连漂亮女人都舔童艳的脚。   童艳和桉桉的游戏进行了一个多小时,茶童艳只喝了一杯都被桉桉给她洗脚然后喝了,点心也用 脚喂桉桉吃了不少。   “行了吧贱妹妹,来日方长呢。”童艳骑坐在芊芊脖子上都玩累了。   芊芊自然更累膝盖都跪麻啦。   “仙姐姐今天辛苦你了。本来是我请你喝茶,结果基本上是我喝了。仙姐姐的洗脚茶真好喝!”桉 桉吮舔着童艳的脚丫道。   “袜子全湿了,给我脱下来吧。”童艳吩咐桉桉道。   不用童艳明确指示,桉桉虔诚地用嘴把童艳两只袜子脱下来。童艳要过袜子,塞到芊芊嘴里,然 后双脚踩到桉桉头上,用桉桉头发把她脚擦干。   “就让芊芊去给你做保姆吧。你没个人伺候怎么行呢?”童艳并不了解桉桉家里的情况。

全部评论(0)
  • 暂没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