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含玉足脚趾小说

•  发布时间:22-06-25 21:50:03   •   作者:管理员   • 收藏 0

事情了,有一段时间里我以为自己可以忘记MAY,可事实正好相反,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能够见到小萱也是


件不错的事情,因为总能在她口中听到些MAY的事情。

再次接到MAY的电话,她只是约我逛街,我犹豫以后还是决定前往。见面时来的却是小萱,她见到我以后


就像多年没有见的姐妹一样,她脸上露着亲切的笑容,挽着我的手走在街上,就像姐妹一样,这让我怀疑


那天发生的事情是否是我的幻觉。中午吃饭的时候,小萱带我去了一家西餐厅,我们要了包间。菜都上齐


了以后,小萱把脚从鞋子拿出来,她因为穿高跟鞋没有穿袜子,又走了一上午的路,脚底湿湿的,小萱一


边说着,‘你也知道我有脚气,脚上容易脱皮。’一边拿起餐刀轻轻的在脚底上刮了起来,不一会小刀上


就有了一层白色的沫沫,她又拿起一块面包抹在上面,然后递给我说,‘饿了吧。’我犹豫的接过沾满小


萱脚皮的面包。这时候电话想了,是MAY的短信,短信上说,‘茶茶,伺候好了小萱她晚上会带你来见我


。’我给may回短信问她现在在哪?我看着小萱,她脸上依旧是亲切的笑容,我闭着眼睛把那块面包吃了


下去。小萱笑的更灿烂了,她咬着叉子说,一会我叫服务员进来,你给她要一双丝袜。说着小萱就按了铃


,进来的是以为美女服务员,好像是这里的兼职,小萱直接对她说要一双丝袜,服务员为难的说,这里没


有丝袜,小萱娇气的说,‘那怎么办?这位姐姐没有丝袜吃不下去饭的。’服务员一脸为难的说,‘我上


班只带一双丝袜的,就是脚上穿的这一双,姐姐为什么没有丝袜就吃不下去饭啊?’小萱说,‘你把你脚


上的脱下来给她就行。’服务员吓了一跳说,‘不行的,我这一双已经穿了快一个星期没有洗了,很脏的


。’‘穿了一个星期的丝袜行不行啊?’小萱眨着眼睛问我,我自始至终一直低着头,小萱问道我,我脸


通红的点了点头。‘那还不帮人家脱下来?’小萱突然变了语气,我吓了一跳,猛的跪倒那个服务员面前


,服务员也被我吓到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我急忙把她的丝袜脱下来,希望快点结束这一切,服务员脱


了鞋子袜子,赤脚站在饭店的地毯上,我拿着她的袜子跪在那里,等待小萱的命令,小萱说,‘你还不谢


谢人家。’服务员笑着说,‘没事的,不用谢我。’她顿了一下接着说,‘只是我的脚不穿袜子很难受的


,你还是谢它吧。’‘亲亲它吧。’小萱说。

我一直低着头,看着眼前这双小脚丫,白白的,小小的,一横心闭着眼睛亲了一口,亲完继续跪在那里看


着她不敢动一下,这时候面前这双脚丫的脚趾翘了翘,然后大拇指就一直翘了起来,好像在嘲笑我,我抬


头向服务员看去,她正带着鼓励的微笑看着我,我缓缓的缓缓的,终于把嘴巴扣在了她的大脚趾上,含着


她用舌头不停的摩擦,然后另一只脚的大脚趾翘起来,我就去含另一只,完了以后,服务员就穿上鞋走了


,临走时她拍拍我的头说,‘穿了一个星期的袜子啊,姐姐要忍住啊。’然后扑哧笑着从我头上迈了过去


。她走了以后我才看到手上的黑丝袜已经穿的发黄了,脚趾和脚跟的地方都发硬了。我愣愣的跪在地上,


小萱把一个装满奶油的盘子放在我面前,问我知道怎么吃不?我点点头,把奶油从袜子口子装进去,然后


在发硬发黄的脚趾的地方吸出来,渗出来的奶油都已经没有之前的白色,而是黄色,那味道我终身难忘。

吃完以后我看到手机上MAY已经回短信了,她说,‘我正在打网球,晚上见,我们需要你!’然后是一条彩


信,是两双穿着运动鞋的女孩的脚,我知道一双是MAY的。MAY打来电话的时候,我们正走出饭店,对方不


是MAY,一个女孩学着怪腔怪调说,‘小母狗,我的脚丫好看吗?馋了吗?’然后又听到may把电话抢了过

去说别逗她了,接着是爽朗的女孩的笑声,对面就直接挂了电话。

饭店的女服务员换了身衣服和我们一起走的,她叫马艳茹其实和小萱早就认识,今天是故意演了这么一场戏,

女孩还提醒我说她的丝袜真的是穿了一个星期了,穿的脚非常难受。

出来以后,小萱非要去打台球,我就跟着一起去了,她们打,我伺候着,她们经常故意打球的时候,用球杆后面打

到我的下体,打了几次都打偏了,马艳茹就突然生气了,她把我拉到一个位置站好,对了一下,发现只能打到我的

小腹,就让我踮起脚来等着,酝酿了半天猛的打到了过来,我因为害怕稍微一躲还是打在了我的腿上,疼的我差点

坐到地上,马艳茹简直就是一个小魔女,她回头就是一个耳光打在我的脸上,我用余光看到周围的人都在看我,眼

泪马上流了下来,马艳茹丝毫不在乎,又是两个耳光打在我的脸上,小萱见了有所顾及的急忙说,茶茶,快点道个

歉就算了,我刚要道歉,马艳茹,小茹生气的说,你躺地上,把裙子掀起来,这时候看热闹的人都围了过来,小萱

害怕丢人又知道劝不动小茹,于是趴到我耳边说,“快按她说的做,我会让你早点见到may。”我两手掀着裙子,躺

倒地上,因为有台球桌挡着,感觉别人也看不清楚,正在我胡斯乱想的时候,突然下体一痛,原来是小茹用台球杆

狠狠捅在了我下体上,然后小萱的脸色非常难看,她急忙说,‘好了好了都别看了,散了!’本以为这就结束了,结

果走的时候,小萱又非让我偷一个台球放到内裤里。感觉到冰凉的台球接触到我的皮肤别提多难受了,更重要的是

台球重量很大,一直在坠这内裤往下掉,我急忙加紧了腿。走出台球厅的一小段路上,我们听到别的桌上打球的人

都在议论我们,我羞的恨不得跑出去,又害怕内裤里的台球掉出来,走到门口的时候我以为终于要解放了,小萱却

突然停下,眼睛红红的看着我说,‘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你不要脸是吧?进去围着台球厅爬一圈!否则立刻滚

蛋别跟着我!’说完狠抽了俩耳光就走了出去。这俩耳光让我又成了焦点,但我害怕见不到MAY于是狠狠心还是爬回

来了台球厅,台球厅的人都跟在我后面看着,就要爬出去的时候,我看见一双鞋子,是小茹,她示意我爬过去,我

爬到她面前,她脱了鞋赤脚踩在地上,然后得意的翘起了一只脚的大拇指,我在众目睽睽之下含住那个美丽的脚趾,

马艳茹向周围的人高兴的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就跑掉了,我拿起她的鞋子追了过去。


马艳茹赤着脚,我们三个去了附近的公园,她们在一个非常偏僻的地方坐下,我站在她们旁边,马艳茹搬起脚看了看

黝黑的脚底,又看了看我,带着期待的眼神。我知趣的跪在她面前,舔起她的脚,她的脚很白很软,舔着非常舒服,

小萱也把脚伸了过来,我就这么给她们舔脚一直到傍晚。

晚上一起去了小茹家,路上一直听小茹说她姐姐特别喜欢打人,有非常严重的暴力倾向,让我一定要做好心里准备。

我们一起到了马艳茹的家里,地方不大,但是装修的非常精致,我进门以后自觉的给她俩换鞋,然后就去了卧室,卧室里挂着马艳茹和她姐姐的合影,我不自觉的就看了一眼,想要知道一会我要伺候她脚的女人,一会要毒打我的女人长什么样子,结果不看还好,马艳茹的姐姐居然是抢走我前男友的人,正是因为她,马艳琳,我才变成同性恋,才有了现在母狗的遭遇,我愣愣的看着照片,马艳茹走到我身后,趴在我的耳边说,“我姐姐美吗?她打起人来更漂亮,为了你,她还特意买了三条马鞭,一会我们可要好好的试试。”我转身想要抓紧逃离这里,但是突然听到开门声,然后是小萱娇滴滴的声音,“琳琳姐回来拉!”然后另一个声音说,“你们说的那个人呢?我还真不相信有女人愿意给女人舔脚做奴隶,还愿意被人打,我可只打过男的,你们可别骗我。”

马艳茹揪着我的耳朵说,‘母狗茶茶,快去让我姐姐见识见识。’我被揪着走到客厅,马艳琳已经换好了拖鞋,她穿着丝袜的脚趾漏在外面,那么的美,我不敢抬头,只能低着头看着她的脚,‘打声招呼啊!母狗!’我被小茹用力一揪耳朵,正好和马艳琳四目相对,那一刻她也愣住了,我们曾经因为前男友见过一面,当时她是小三,我是那么的趾高气昂,如今再见面,她绝对没有想到会是如此的场景。马艳琳没有理我,她突然冷下脸来,一句话没有说,就做到了沙发上,小萱和马艳茹见到马艳菲不高兴,也不明所以的做到她旁边去,把我一个人傻傻的仍在了门口。我只要一伸手就能开门溜掉,双腿却不自觉的缓缓向沙发走了几步。

马艳茹说,‘姐,真有这种人,我今天已经试过了,舔脚可舒服了,而且耐打。’然后冲我一招手接着说,‘滚过来。让我姐姐认识认识你。’

我缓缓走了过去,马艳琳说,‘肖茶嘛,早认识了。’说着抬头轻轻看了我一眼,再次四目相对她的眼神冷冷的,却彻底被击溃了我,我扑通跪在了马艳琳脚下,马艳琳理都不理我,自顾自的点上一根烟,‘你们认识啊。’小萱惊讶的说,‘那快点茶茶,让琳琳姐知道你有多贱!’我把头埋的很低,向前爬了几步,挣扎了半天,终于轻轻托起马艳琳穿着拖鞋的脚,放到了自己头上,来表示如今的沉浮,小萱和小茹都笑了起来,她们不知道,我已经满脸是泪痕了,马艳琳稍微用力踩住我的头,像没事人一样打开了电视,小茹一把抢过来遥控器说,“姐姐你玩她吗,看什么电视啊。我给你表演。’说着她揪着我的头发把我从马艳琳的脚底拉起来,然后脱了鞋,像之前一样翘了翘脚趾,我也像之前一样急忙含住她,‘妖,哭了吗?’小茹说着用另一只脚粘了些我脸上的眼泪,伸向我嘴边,我急忙含住这只脚,我的眼泪苦苦的。马艳琳见了,也把穿着丝袜的脚在拖鞋里抽出来,踩在地上,向上翘了翘,我见了急忙过去,一口含进了嘴里,因为马艳琳穿着丝袜,我一口含住了她的五个脚趾,不停的用舌头磨擦,她的脚有股淡淡的臭味和皮革味,我早就顾不了这么多了,只是用力的舔,她的脚趾也在我嘴里舒适的搅动着,巨大的耻辱感,让我猛然湿了,还在内裤里的台球早就滑滑的了,我不停轻轻磨擦双腿,让台球可以刺激到我的阴部,我抬头的时候,正好看到马艳琳正用手拖着头撑在腿上玩味的看着我,然后她用眼神向下一指,我顺着看过去,她的另一只脚也像刚才一样翘了起来,我急忙大口含住,用力的舔,我感觉到她很舒服的靠在了沙发上。不一会她脚上的丝袜已经被我全舔湿了,她脱下袜子来,把一只脚搭载我头上,一只裸足继续伸进我嘴里,她的脚非常白,脚趾匀称,没有了丝袜的阻隔,我更加用力的舔她的脚,我用舌头使劲印在她的脚趾上,希望能把她脚上的指纹都印到我的舌头上。我忘情的舔着,摩擦台球的幅度也越来越大,马艳琳好像发现了我内裤里的东西,她一脚踢了过去。 


全部评论(0)
  • 暂没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