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脚下奴踩踏小说

•  发布时间:22-06-25 21:44:51   •   作者:管理员   • 收藏 1

今天是星期五,我们马上就要放假了,这个周末我爸爸去外地出差,只有我和妈妈在家。

因为作业没有完成,魏老师罚我抄课文,中午,我只能在学校吃饭。魏老师她是我们的班主任,有40多岁了,长得很普通,平时不怎么管我们,但最近可能是更年期期吧,脾气变得很坏。

我在食堂里盛了饭,找了个空位坐了下来,却很不幸的碰到了魏老师,我笑着说:“魏老师好”魏老师抬头扫了我一眼,点点头算是回答,我向四周看了看,已经没有空位了,只好做在魏老师旁边给我妈妈打电话。

:“喂,妈,爸爸不是出差了吗,我中午就不回家吃了,随便在学校吃点就行了”我说着,魏老师抬头看了我一下,因为我本来就是撒谎,所以很心虚,就没有看到魏老师嘴角的一丝笑意。

魏老师对我说:“吴林,你应该实话实说的吧?”我红着脸说:“老师,我,我只是不想让我妈担心。”魏老师冷冷的说:“你妈担心什么?我能把你怎么样?你怎么跟你妈说我的?”我一看魏老师误会了,急着想辩解,魏老师说:“不用了,我决定今天下午去你家做个家访,你把你家地址给我,下午我去见见你妈!”

我哀求魏老师不要见我家长,魏老师根本不理我,就是要我家的住址和我妈的电话,无奈之下我只能把电话和地址给了魏老师。

下午,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和魏老师去见妈妈,我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我感觉魏老师会只是找一个借口去为难我妈妈,可如果真的是这样...我又该,我正想着,魏老师突然停住了,她转过头和我说:“吴林,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去找你妈妈吗?”我说:“因为我不写作业,”魏老师笑着摇了摇头,说:“再猜猜看。”我心中的不详感越来越强,可我怎么感觉魏老师也不会没事去为难妈妈。可我还是试着低声说:“难道,魏老师你要为难我妈妈?”我心脏跳得很快,但看见魏老师又摇了摇头,我才松了口气,可魏老师接下去的一句话,却差点让我停止呼吸。魏老师说:“我不是要为难,而是要教训你妈妈。”:“魏老师,为什么?”我难以置信的说。魏老师笑着说说:“我注意你妈妈好久了,从上次家长会就注意到了你妈妈,我看你妈妈很不顺眼,所以如果你等会想让你妈少受点苦,就什么都别说,在旁边看着我教训你妈就行了,或者你想看你妈妈在我的脚下痛苦的呻吟?”我说:“魏老师,求求你了,别打我妈妈。”魏老师笑着说:“放心,我只是让你妈妈给我舔舔脚而已。哈哈哈哈哈”魏老师向着我家走去,而我只能乞求魏老师少折磨妈妈...

下午,妈妈正在午休,突然听到了门铃响,妈妈跑去开门,进入妈妈眼前的是一个中年女子,她上身穿着白色的鸭绒衣,下身穿着裤袜和黑色高跟长筒靴,没错,这就是魏老师。我妈妈一定想不到,不久以后,她将受到平生最大的侮辱。

我焦急的看着妈妈,妈妈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魏老师说“您是?”我妈妈疑惑的问到。魏老师用高傲的语气说:“哦?你是吴林的家长吧?我是她的班主任,魏老师。今天来,我是来告诉你你儿子要被开除了。”魏老师边说着边旁若无人的穿着靴子踏进了屋子,朝客厅的沙发上做去,然后翘起二郎腿看着妈妈。我跟着魏老师一声不吭的走了进去,我妈妈刚开始时听魏老师的语气看她的举止还很气愤,而听到我要被开除时,妈妈却根本顾不上气愤了,妈妈一脸惊慌说:“魏老师,为什么?孩子犯什么错了,要开除?”

魏老师看了我妈妈惊慌的表情,知道我妈妈已经完全相信我要被开除的消息了,然后故作愤怒的说:“你家孩子当堂顶撞我!还辱骂老师!这必须要开除!你们当家长的怎么教育孩子的?!”我向着妈妈使眼色,想让妈妈明白怎么回事,可妈妈非常气愤,根本没有注意,妈妈对我说:“你在学校都干了什么?!快向魏老师道歉!”我看着魏老师指了指自己的脚又指了指妈妈,我正准备“道歉”,魏老师说:“现在道歉已经晚了,我已经把这件事报给学校了。”我妈妈惊慌的道:“魏老师,对不起,我在这里给你赔礼了,您看是不是太严重了?在给孩子一次机会吧”我看到魏老师嘴向上扬起,说“我已经报给教务处了,教务处说,由我来处理。”“其实这个事嘛,可大可小,我也可以扰他一次,不过...”我妈妈知道魏老师想要点什么好处当“封口费”,于是妈妈说:“魏老师,您看多少合适?”妈妈没想到魏老师猛地一拍桌子,说:“干什么?给我钱就行了?你以为这事是钱能解决掉的吗!”“那、你想让我干什么?”妈妈隐约觉得魏老师这次来的目的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她。我知道马上就要发生什么,于是拉着妈妈的手想让妈妈注意事情不对,妈妈这时也注意到了,果然,魏老师说“你孩子的行为已经严重伤害了我的尊严,你要补偿我的尊严”妈妈皱着眉说:“那,您要让我怎么做?”魏老师向我妈妈晃了晃脚,我妈妈已经知道了魏老师的意思,魏老师就是要让自己求她,我妈妈忍着委屈给魏老师鞠了一躬说:“魏老师,我..求求你,”

。“求我?可以呀。可我怎么没看出来你在求呀?”魏老师用冰冷的语气说:“求我就做出个样子来。给我跪下!跪下求我,我也许会考虑一下!”“魏老师的目光里闪烁着霸气。我忍不住了,刚要说话妈妈就拉住了我,然后妈妈对魏老师说:“好的,魏老师,我跪。”妈妈双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在了魏老师脚前,由于屈辱而低着头,魏老师用靴子勾起妈妈的下巴,轻蔑的说:“来,你给我把鞋舔一舔”我觉得这太羞辱人了,于是拉起妈妈说:“魏老师,你太过分了!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妈妈”魏老师根本不看我,对我妈妈说“你是叫易玫吧?好呀,你不舔也没事,你儿子就要被我开除了。”我对妈妈说,:“妈,她骗你的”妈妈却松开了我的手,对我说,:“你回屋吧,妈自愿给魏老师下跪。”魏老师说:“看吧,你妈妈都说自愿给我下跪的”妈妈又重新跪了下去,魏老师又抬头对我说:“吴林,由于你刚才的表现,我决定狠狠的惩罚你妈妈”说着魏老师把脏兮兮的高跟鞋踩在妈妈嘴上说“给我舔鞋”妈妈犹豫着,“快点,还要我喂你吗?!”妈妈渐渐屈服了,把嘴贴近魏老师的黑色皮靴,伸出舌头,用力的舔了下去。隔着鞋妈妈就闻到一股浓浓的脚臭,“继续!你舔的干净我会考虑饶了你!”妈妈只好无奈的舔着屈辱肮脏的靴子,我却不能阻止,只能看着魏老师继续羞辱调教着妈妈。不知什么时候魏老师已经脱下了靴子,把脚伸到妈妈鼻前,这时妈妈发现魏老师裤袜下面穿着一双黑色的丝袜脚,扑鼻的气味熏得妈妈头昏脑胀,魏老师指着脚说:“想让你儿子不被开除,就服侍好我,想服侍好我,就服侍好我的脚!那么、现在我命令你,闻我的脚!还有,从现在开始,你就叫易奴”妈妈屈辱的答道:“是”魏老师立马扇了妈妈一个耳光,说:“你是不是忘了什么?”妈妈哭着说:“是,主人!”魏老师用鞋尖狠狠往上顶着妈妈下巴“我听不见!大声点,给我闻脚!”“是!主人!”妈妈痛苦的喊着。妈妈被羞辱的已经忘记了一切,趴下身子把鼻子贴在魏老师脚上闻着散发出令人作呕的味道的黑色丝袜脚,汗臭味立马冲上来占满妈妈的鼻腔。妈妈被熏得头昏脑涨。“闻啊,你可要认真的闻啊!”魏老师碾着妈妈的鼻子,用脚尖堵住妈妈鼻子,妈妈只好在魏老师脚下痛苦的闻着丝袜。

魏老师翘着脚居高临下的看着被迫下跪闻脚的妈妈,更兴奋了,于是提出了一个更过分的要求。“作为对你不好好管教你儿子的惩罚,易奴,我罚你舔我高贵的脚!”说着魏老师重新把脚放到妈妈嘴前,妈妈这回真的被魏老师折磨怕了,妈妈求饶道“求求您了,不要折磨我了,求求您了,主人”妈妈用嘴一下已下的亲吻着魏老师的脚求饶道。魏老师笑了笑了,踩住妈妈的头,然后猛地用脚踩在妈妈脸上,蹂躏着妈妈的脸,并把散发着热气的黑袜脚肆意的抹在妈妈脸上魏老师的黑袜脚堵住了妈妈的鼻子和嘴,“唔...唔”妈妈被魏老师羞辱得泪如雨下。魏老师把两只丝袜脚都踩在妈妈脸上,妈妈的脸承受着魏老师的整个体重。魏老师踩得妈妈很重,在她的脚下,妈妈已经失去了尊严。魏老师抬起脚,重新坐下用手指了指翘起的脚。

妈妈绝望了,妈妈一步步爬向魏老师的裤袜脚,痛苦的闭上眼睛,张开了嘴。“呵,这就对了嘛,来吧,给我舔脚”魏老师眉飞色舞的说道,黑色的袜脚看起来很有杀伤力,魏老师用脚踢了踢妈妈的嘴,“舔!”妈妈流下了屈辱的眼泪,伸出舌头“刷”的一下,从魏老师的脚底舔到脚尖,魏老师的脚好象很爱出汗,黑色的袜子底部已经被汗水和泥垢染成了黑色,五个脚趾印清晰可见。突然一股猛力就传了过来,让妈妈以为自己的嘴要爆了,一股浓浓的脚味只冲妈妈的头脑,原来,魏老师在妈妈张嘴的一瞬间,脚猛得往妈妈嘴插,而且还在用力。妈妈被这种调教带来的屈辱已经崩溃了,连疼痛都忘了,什么反应都没了,魏老师却没发现,“喂喂,你在发什么呆啊?喂喂!快给我舔!易奴!”

魏老师用脚在妈妈的嘴里搅动着,妈妈感觉到魏老师的袜子潮湿无比,而且带有热呼呼的皮革的臭气,令她一阵阵的做呕。魏老师用脚堵住妈妈的嘴“不许吐,给我咽下去”魏老师狠狠的用脚踢在妈妈的小腹上,“唔!咕咚...”妈妈只得痛苦的咽下了这屈辱和肮脏的污垢。而魏老师则又把她黑袜脚放到妈妈脸上肆无忌惮的揉搓着,把另一只脚再插进妈妈口中肆虐。妈妈看着在自己脸上蹂躏的黑袜脚,看着上面还沾着自己的口水,心里面悲愤异常,却又羞辱难当,委屈又一次袭上心头“以后该怎么办,只有一直给魏老师舔脚了吗”妈妈想着自己从小到大都没有求过人,现在却被迫跪着给另一个同龄的女人舔脚受她侮辱,眼泪又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妈妈口中含着魏老师的脚,脸上被她的黑袜脚蹂躏。被折腾的死去活来,魏老师看到妈妈在自己的逼迫下痛苦而屈辱的舔着她的脚,很高兴的笑着说“你还真像一条狗啊,今天我就先饶了你,不过我还会来的。”魏老师抽出妈妈口中的脚,边穿鞋边对妈妈说着,然后笑着离去。只有妈妈还跪在那里,下腹的疼痛,嘴里的脚汗味儿,充满了肺和鼻腔的魏老师的臭袜子气味,使他无法忘记这个午后发生的一切。这对妈妈来说。是个屈辱难忘的一天。这天,妈妈正坐在家里看电视,突然电话响了。妈妈接起电话,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喂,最近过的还好吗?”自从妈妈上次被魏老师调教羞辱后,妈妈就一直走不出那个心结,吃饭的时候,只要一夹菜往嘴里塞,脑海里就会浮现出魏老师把脚往她嘴里塞的情景,让她心里一阵反胃。还有擦脸的时候,脑海里又浮现出,魏老师用沾满臭汗的脚在她脸上乱抹,用脚蹂躏她的鼻子的场景。这些妈妈当然不能跟家人说,所以妈妈的话越来越少。现在听到电话,妈妈也是走神的说了一声:“嗯”那边电话里又传来声音:“是不是想我的脚了,呵呵,易奴?”

妈妈:“嗯...!"妈妈听到“易奴”两字,脑袋轰的一震,脑中闪现出魏老师用脚侮辱她的场景,痛苦的大叫一声,把电话挂断,妈妈的腿还在颤抖,她怕魏老师在找到她,于是连忙从家里出来,准备到外面散散心,妈妈走到上海市场,准备去看看衣服,妈妈其实没什么事了,只是心里那关还过不了。张口跟人讲话的话,总觉得对方会把脚塞进自己嘴里,所以才变成这样。而且现在脑子里也会经常浮现出当时的情景,特别是看到女人的脚的时候,看到别人穿黑丝袜的时候,感觉更强烈。现在妈妈正转到一个买电视的柜台前,电视上正播着肥皂句,妈妈看到一半的时候,出现了女主因为脚受伤,而在那抚摸自己的脚的镜头,妈妈只得把头转到一边。视线里却是另一双丝袜脚,还是黑丝,黑丝脚上穿着黑色的高跟靴,那双脚似曾相识。

妈妈身体因为紧张剧烈的颤抖着,魏老师双手环抱慢慢的向妈妈走来,魏老师学过心理学,她知道这样缓慢的脚步会让妈妈的屈辱感达到顶峰,魏老师在所有人都不注意的情况下走近妈妈,妈妈看到魏老师手里攥着一双黑丝袜,妈妈扭头就想逃走,练过武术的魏老师反手一下就把妈妈拽住,在衣服的掩饰下用膝盖撞向妈妈的腹部,妈妈痛的张开嘴,还没有喊出来,就感觉到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只感到有什么奇臭无比的东西塞进了自己嘴里,刺激着自己的鼻子。魏老师掰起妈妈的下巴说:“易奴,上次的黑丝袜穿在我脚上可是一直没脱,今天就等着你用嘴帮我洗呢,呵呵”妈妈想到三个星期前魏老师的黑丝袜至今未换,如今脱下来塞进自己口中,嘴里满是咸涩浓重的脚味。妈妈胃里一阵翻腾。魏老师说:“如果你敢吐出来,你信不信我在这就羞辱你!再让你闻闻我的脚信吗?”妈妈哭着点点头,魏老师:“服了,那行,跟我回家,别怕,我家就在这附近。没有人会看见。你要是不答应,可别怪我……”妈妈认命了,只好跟着魏老师回去,短短的一百米里,妈妈被魏老师推搡着。不久她们就走到了魏老师的家。开了门,魏老师把妈妈推进了屋里。她们走到了鞋架前,魏老师拿掉了妈妈嘴里的丝袜,用高跟鞋踢踢地板对她说:"跪下,给我换鞋"妈妈哪敢不听?弯下膝盖再一次跪在了魏老师面前,跪在了自己孩子的老师面前。"用嘴脱!"魏老师强调到!妈妈跪着用嘴费力地咬住高跟鞋的鞋跟,拽下了魏老师的鞋。这时妈妈发现,魏老师脚上穿着一双水晶黑丝袜,魏老师用丝袜脚勾起妈妈的下把,轻蔑的说:"贱奴易玫,服了吧,你怎么不跑了?如今受这等侮辱?哈哈哈哈哈”魏老师把那双脱下的黑丝袜扔到妈妈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妈妈说:“吃了它!”妈妈说:"这丝袜怎么能吃?"妈妈知道魏老师在故意刁难她。可妈妈却什么也做不了,黑丝上面沾满了因为脚汗和灰尘而浑成的泥垢,散发着骚臭。妈妈不可能吃的下这双黑丝,"你竟敢不听我的话!看我怎么教训你!给我到卧室来!" 说着拽起妈妈的头发,推搡着进了卧室。魏老师坐到了床上,妈妈看着对面眼里带着戏谑的魏老师,自觉的跪倒在魏老师面前。魏老师把脚放到了妈妈的嘴前。这双看似干净的黑丝袜却也散发出和皮革与脚汗混合的臭味,魏老师边用脚玩摩擦着妈妈的嘴边说着:"这双丝袜我可是捂在脚上好几天了,连睡觉都穿着,这下终于解放了,给我好好闻闻啊!”说着魏老师把脚底对准妈妈的鼻子命令妈妈:“闻我的每一个脚趾,脚缝也要闻!”妈妈这时已经绝望了,妈妈托起魏老师的黑丝脚,把鼻子贴在魏老师的脚缝里,妈妈的鼻子透过脚缝,丝袜包住妈妈的鼻子,妈妈痛苦的吸收着由丝袜过滤过的空气,魏老师更兴奋了,:"你上来”言罢,把妈妈拽到床上,魏老师一个勾脚踢到妈妈的下巴上,妈妈痛苦的被踢倒在床,然后魏老师骑在妈妈身上,重重的给妈妈赏了三个响亮的耳光。“啊!啊!啊!求求您了,饶了我吧”妈妈痛苦的求饶着。可是魏老师哪里听,她已经兴奋得不能自己了。魏老师站起身把先前的那双黑丝袜又塞到了妈妈的嘴里,然后用穿着黑丝的脚狠狠踩住妈妈的脸,然后用力的往下压,妈妈不得不伸出舌头抵住嘴中的黑丝,妈妈被迫的忍着窒息的臭味,一下又一下用舌头舔那双沾满泥垢的黑丝,把舔过黑丝袜的咸涩的口水再咽下去,魏老师看着妈妈痛苦的表情,笑着说:“这就对了,我让你洗我的丝袜,你怎么能只含着呢?”.妈妈痛苦的挣扎着,泪水透过魏老师的脚缝流了下来,妈妈已经彻底放弃了尊严,任魏老师的脚在自己脸上侵略。十分钟后,魏老师把妈妈拽了起来.两个人面对面的站在床上,魏老师趾高气扬;妈妈则垂头丧气,身子有些站不稳.这时魏老师又指了指脚上的黑色丝袜.妈妈绝望的跪下了,趴在魏老师脚前,一步一步的爬向魏老师的黑丝袜脚. 闻!!魏老师一声令下,妈妈把脸埋到了魏老师的黑色丝袜脚间.此时房间里充满了妈妈的呼吸声,过了一会,魏老师觉得这项活动进行得差不多了。就命令妈妈跪在床下,捧起她的丝袜脚。妈妈乖乖地跪在魏老师的脚下,用手小心翼翼的捧起魏老师的丝袜脚,生怕一点疏忽遭到魏老师的惩罚。"把我的丝袜脚含在口中,愉快地品尝"妈妈再一次想到了上次插进自己口中的黑丝足,“喂!易奴!听到了没有,给我愉快的品尝”妈妈刚一回过神,就看到魏老师戏谑的对自己说道。妈妈已经止住的眼泪再一次如泉涌了出来,妈妈痛苦地把脚放进自己口中,用嘴吮吸着魏老师的脚做出品尝的样子。魏老师看着妈妈跪在地板上像一只狗一样舔自己的丝袜脚,高兴得哈哈大笑,并用摄像机拍了下来。妈妈为不让自己受更多的折磨而讨好魏老师,忍着臭味,卖力的舔着魏老师的丝袜脚,直到把丝袜全部舔湿。魏老师把妈妈拽了起来用脚踩着妈妈的胸说:“你以后就是我的奴隶了,每周日来一趟,让我调教你.我呢,说不定哪天就让你到学校去.你看行吗?!"口气分明是不容置疑! 这样,你要是同意,就把黑丝袜含在口中。"面对着这样的境况,妈妈别无选择,只好把魏老师的那双沾满自己口水的黑丝袜再含进自己的口中,妈妈此时已经对黑丝袜的气味没什么感觉了,妈妈却突然为自己的适应能力黑怕"难道我已经习惯了魏老师脚的味道吗?我难道...”好,今晚你就别回去了,明天再回去。今晚你就供我玩。"魏老师又用嘲弄的口气问妈妈:"你同意吗?同意就给我舔脚,不同意就把口中的丝袜咽下去吧。"妈妈别无选择,双眼通红的用含着丝袜的嘴为魏老师舔脚,因为嘴里含着袜子,只能舔着魏老师湿润的袜尖,魏老师把另一双因脚汗而湿润的脚伸进妈妈衣服里,把脚汗抹到妈妈全身上下,妈妈身体剧烈的扭动着,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呻吟,眼泪又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妈妈含着魏老师的臭丝袜,舔着她的丝袜脚,魏老师看着电视,就像妈妈不存在一样。 “难道我注定要给魏老师当脚奴吗”妈妈已经完全被魏老师征服,嘴巴鼻腔里只剩下魏老师的黑丝脚的浓臭.... 


全部评论(0)
  • 暂没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