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小涛的白袜大脚踩裆文章

•  发布时间:22-05-15 20:49:34   •   作者:管理员   • 收藏 0

我从小是一个憨厚老实的人,但发育过早,导致我的性萌发在10岁就已经开始了。那次是一个夜晚,我母亲把我托付给了一位阿姨,我母亲说她有点事隔天才来接我,于是让那位阿姨带我去开房住一晚。我那时年纪较小,阿姨也不觉得有什么不方便,便一口答应了。        就在开房后,阿姨说她想先洗个澡,便脱了她的那双乌黑锃亮的细高跟鞋便前往洗手间洗澡去了。我坐在了电视机旁,看到了一些男女调情的画面,顿时倍感性起,本想寻找下阿姨的内衣内裤,结果啥都没有,只剩她那双黑色的高跟鞋,我一股脑啥都没想,拿起她的鞋就闻了起来,觉着闻还不过瘾,便往她鞋内位置舔了起来,味道有点咸咸的,但感觉无比的过瘾。就是这样,我养成了恋足的习惯。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经历了并且也了解了挺多sm的东西,现已20岁,上了一所大学,时间比较松动。而且家离大学也比较近,我经常往家里跑。家里就剩爷爷奶奶。母亲常常外地出差没时间回家。但我母亲的姐妹,也就是我的小姨。她买的房子就在我们家同一栋并且还是同一层的,而且就在同一条走廊上。       我小姨是个30出头的美女。但我觉得她根本不像30多岁,完全就像是20来岁。小姨她是在一家公司的白领。业余时间她也是一家淘宝店的平面模特,所以她的身高也有170,是个非常完美的女人。而且她每天都穿的比较正装。尤其是她的那双鞋子,都是非常精致的细高跟。有白的、黑的、银色的。而且她的高跟鞋从来都是放在走廊的鞋柜里。这让我怎么忍受得了。我学校一下了课就往家里跑,目的就是为了要探望一下我小姨的鞋柜!       一天我照样像往常那样下了课,就跑向家里,到了小姨的鞋柜旁,我一股脑地跪了下来,“品尝”她每一双鞋子。突然,门被一瞬间打开,居然是我的小姨!她从铁门缝隙中看到了我跪在她的鞋柜前的情景,顿时场面极度尴尬。我憋的一句话说不出。我小姨慌张的打开那扇防盗门,问:“小罗,你在干什么!”我还是说不出话来。我小姨见景把我带到了她的房间里,看来是要仔细问一番了,我脑中闪现过千万个想法,心想这下完了。       小姨用疑问的眼神看着我:“你怎么这样做呢小罗?”我说不出话:“我、我…。”小姨又问,“我说之前是哪个变态把我的鞋子都拿走了一只害的我想穿都穿不了,只剩一只鞋呢,是你偷走了吗?”我还是不敢答一句话。小姨说:“你不说话是吧,那我可把这事告诉你妈了!”我直接傻了,小姨要是告诉了我妈,那我以后还怎么抬头做人呢?我脑子里极度混乱和慌张,百般无奈之下,我直接跪在了小姨面前:“小姨,求你不要告诉任何人好吗?”小姨说:“那可不行,你现在养成了偷东西的习惯是非常不好的!”我直接跪在小姨面前磕起了头:“求你了小姨,求你不要告诉任何人,我什么都愿意为你做,甚至当牛做马,做你的奴隶都可以!”我哭泣着说。小姨做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思考了起码半小时,场面无比安静,期间小姨一直都在用鄙夷的眼光甚至时不时对我翻白眼。我想小姨已经对我失望透了。半小时后,小姨问了句:“真的什么都愿意做吗?”我非常肯定地点了点头说:“是!”小姨说:“你自己说当牛做马的哦,哈哈,那我以后这家务活就不用自己动手了。还有你说做我的奴隶,是怎么个做法呀?”我用颤抖的声音回答道:“给、给你当鞋垫…擦鞋,甚至、舔、舔鞋。”我小姨听到这里,直接爆发了:“他妈的这不就是给我当狗吗?哈哈哈哈,行吧,反正平日里我对你母亲也没什么印象,正好拿她儿子来撒撒气。”我听了之后说:“小姨,那这件事你答应不告诉其他人了?”小姨说:“你是个什么东西,你跟我现在有关系吗,小姨是你这狗东西叫的吗?”我赶忙改口:“女主人!我错了。”小姨说:“狗东西,老娘还要玩你呢,怎么可能把你送走呢?”我心里落下了一块石头。突然小姨说:“死贱狗,想什么呢?没看到主人的鞋脏了吗?”我立马扑向小姨高跟鞋边,脸贴向她的鞋,只闻到一股浓浓的皮革味。还有淡淡的小姨的香水味,我直接陶醉了,精虫上脑,疯狂地舔了起来。小姨边看边笑了:“狗东西看来你是喜欢干这活的啊,哈哈,老娘活了这么多年还第一次见到这么贱的男人呢,给我把家务活都去干了,老娘要出门了。回来我要看到你把我买的菜都做好,等我回来吃饭!”我直接就点头说遵命。小姨用愉快的笑声关上了门走了。       过了一个多小时,我已经把小姨的衣服洗了和地板都拖干净了。还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这时只听防盗门的锁被钥匙咔咔的转动起来,是我小姨回来了。我不知所措地站在了大厅旁看着门被我小姨打开并关上,小姨手里拿着电话,应该是在聊工作上的事情,她用余光扫了我一下,抬起了她的鞋底,我马上懂了她的意思,立即跪在她的面前,伏案状的像一只爬行动物仰起头舔我小姨的高跟鞋底,是那双我最爱的颜色的银色细高跟,而且她的鞋底也太脏了,估计还走了不少的路,想到这我犯贱了,顿时小地就不受控制了,差点舍出来。这时我小姨把电话挂了。我的脸渐渐的往地面上贴近,原来是我小姨踩了上来!她把她全身的力量集中在这只踩我脸的脚,另一只脚是悬空的。我感到非常的难受,开始痛苦呻吟,:“求你不要这样女主人,好痛!”小姨非常生气的说:“你个垃圾东西谁允许你勃起了?信不信我把你那玩意儿绑起来?”我意识到自己错了,拼命地给我小姨磕头认错。我小姨说:“跪好了。抬我到饭厅那去!”小姨坐上了我的背部,我像一只马似的驼着我的小姨爬到了饭厅上座。小姨上了座后,一只脚踩在了我的头上。她看了看桌上的菜说:“还不错啊你这狗东西做的饭菜。”突然她生气的说:“她妈的你这贱狗的饭怎么也放到我这桌子上来了?”说完狠狠用她那穿着高跟鞋的脚跺了跺我的头,并把我自己盛的那碗饭放到了她自己的脚边,并深鼻吸一口往我的饭里吐了口有点黄的痰。她说:“这才是你这猪狗不如的东西的饲料!”说完还用高跟鞋碾了一下这碗饭,鞋灰与饭,痰都交织在了一起,我直接作呕状了。小姨说:“你怎么还不吃啊狗东西?还要我喂你吗?然后她用脚踩在了我的后脑,我的脖子无法支撑她的脚力,嘴直接就迎上这碗饭了。小姨夹起一块鸡肉,啃完后剩一块骨头,直接吐到了她的脚边,我或许已经太饿了,闻到鸡肉味就忍不住过去把这块沾满我小姨口水的骨头给嚼碎吃了下去。小姨见了说:“你还真适合当条狗,什么东西都能吃得下,我在好奇如果我让你能吃我的屎喝我的尿,那我以后都不用往厕所跑来跑去了呀。这主意真不错,你说呢狗东西?”小姨用犀利的眼神看了下我,我只好假装答应了。小姨饭后坐到了电视机旁,让我给她捶捶腿,我锤了有一个多小时后,小姨突然说她肚子不舒服,想去上厕所,我立马跪在她面前,驼着她去洗手间。准备离开时,小姨用脚夹着我的头说:“往哪去呀,你不是答应了要做我的厕所吗?刚好今天月经来了,你运气好一个月就这么几天就先让你碰上了,给我躺下!”我怀着又兴奋又害怕的心情躺下了,也不知道女人的月经是个什么味呢?只见小姨褪去了她的内裤,说:“看什么看,闭上你的狗眼!”说完把她的内裤挡在了我的眼前。然后又听她说:“把你的狗嘴给我张开!”我张开嘴后,突然一个不知什么物体头上还带一条绳子的东西放在了我的嘴里,顿时我觉得极度恶心,然后又一股不明液体滴落在了我的嘴里,是血吗?好大一股血腥味。我立马呕了出来。小姨不高兴了,直接用脚踩住了我的头,再动,老娘这就打电话告诉你妈。我傻了,直接不敢动。这时内裤推开了一点,我看到了小姨的菊花直接对准了我的脸。“这是要做什么?”我心里突然空落落了一下:“这是要大便了!”只见我小姨的菊花不停蠕动,一条鲜黄色的大便从她的菊花断了落了下来,砸中我的嘴边,大部分都掉进了我的嘴里。我的鼻子不停的闻进了特别臭的味道,这次恶心的感觉比月经的要更严重一些。我忍不住了直接就反胃吐了出来。小姨特别不爽,直接用脚拼命的踢我的头部:“让你吐、让你吐!”我被她的高跟鞋头的尖部一度踢晕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我醒来了,原来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我小姨刚刚睡醒,我还是躺在洗手间这里,小姨说:“贱货你终于醒啦!”说的声音是那么的温柔好听,原以为小姨开始心疼我了,结果她左脚先上踩在了我的嘴上,右脚跟上踩在了我的胸部。拿起了她的牙刷就这样站在我的身上刷起了牙。她穿着拖鞋就这样完成了她的洗漱。然后她说:“还不洗下你自己!洗完后抬我去换鞋,狗东西!”       我一切弄好后,就驼着我的小姨到了门口,并把她的黑色高跟鞋用嘴叼过来,小姨穿好之后说:“我忘了先小便了!”我已经被征服了,完全臣服于小姨的石榴裙下,就驼着她回到了洗手间,小姨立马就褪去了裤子和内裤。她想了想又说:“就这么尿了太没意思了。”说完抓着我的头发,用她那双高10cm的高跟鞋底踩着我的脸直往马桶的窟窿眼里去,然后直接就对着我的脸尿了起来。还一边开怀大笑。也许是因为我小姨的超级长腿和她那双超高的高跟鞋,她尿出的位置离我的脸至少得有一米多高,导致溅得满地都是她的尿渍。连她的鞋也沾上了。小姨尿完后,按下了抽水,我顿时被水淹没感到窒息,小姨这才把我的脸用脚踢出来,此时的我已经奄奄一息了,脸倒在地上无法动弹。小姨把她的高跟鞋伸到了我的面前,说:“把我的鞋上的尿渍舔干净!还有这洗手间地面上的也舔干净,你就能回家了!”待我舔干净后,小姨高贵的转身走了,只听见一阵阵高跟鞋敲击地面震撼我灵魂的声音。 


全部评论(0)
  • 暂没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