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白丝袜脚踩踏文章里

•  发布时间:22-05-15 20:48:32   •   作者:管理员   • 收藏 0

山成吉也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青人。他算算自已所找的工作也不下七、八家

了。但却始终干不长,是他自已不努力?还是什么其他原因,他也说不清楚。好

在他还有个养他的秋子。一个比他大了十多岁的女人。当初秋子之所以看上他,

也是因为他年青吧。在东京都这样的地方,如果没有秋子,他也许早就流落街头

了。

  「我回来了。」

  山成说着脱掉鞋子进屋。

  「又没有找到工作吗?」

  秋子从里屋迎了出来。

  秋子看上去四十多岁。早年因为丈夫去世留下了大笔的遗产。她在东京拥有

三、四套房子,现在光靠收收房租就可以生活的不错了。不过近期由于金融风暴

的影响,她的收入也有所降低。二年前她认识了山成。山成魁梧的身材立刻吸引

了她。于是秋子动用了她在东京的关系,没多久便让山成委身于她了。

  本来象山成这样的外乡人在这里生活就很不容易,现在有了秋子这样的靠山

,山成自然不会放过。不过说起来秋子对他还算不错。除了要求山成在性方面满

足她之外,也没什么特别的要求,还好吃好住的养着他。让本来就有点好逸恶劳

的山成越发的变的懒惰了。

  现在因为收入下降等原因,秋子让他去找份工作也没什么不对。但山成并没

有这么想,反而认为是秋子在嫌弃他,越发的找秋子的别扭,还动不动就冲秋子

发脾气。

  秋子当然也感觉到了。便一方面让他去积极地去找工作,另一方面自已又开

始物色新的人选了。广川卫门便是秋子找来接替山成的人选。广川是个刚从学校

毕业的大学生。除了在身材方面不如山成外,长像、年龄同他相比都有很大的优

势。秋子就曾多次在家里招待过他。后来甚至有发生性关系的事。山成为此也找

过秋子,但得到的答复却很让他失望。

  「今天我的朋友大沼小姐打来电话,有一份清洁工的工作,问你愿不愿意做

。」

  「清洁工吗?」

  在山成的脑海里闪现出拿着扫帚在辛苦地工作的模样。

  「你误会了,不是平常意义下的清洁工。听说是三井集团在招人,薪金待遇

很高的。」

  三井株式会社可是东京数一数二的企业。如果能进入那样的财团的确令人想

往。

  「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听说有好多人都在争抢呢。」

  其实秋子并没有完全说实话,薪金待遇高是不错,而且还包食宿。但听大沼

私下里对秋子说,三井集团这次是要招收的是那种长年都在野外的工作。可能很

久都不会回来吧。这才是秋子最想要的效果。

  「好吧。那真是麻烦您了。」

  晚上,广川又过来。秋子同他在另一间房里弄出很大的声音。这次山成没有

吱声。

  大沼小姐看上去要比秋子年青许多。戴了一副金丝眼镜的脸上,神情严肃。

只是见到秋子才露出点笑意。

  「就是他吗?」

  「是,请您多多关照。」

  其实秋子也巴不得山成早点离开。

  「看上去还不错,好吧你先填份表。就算是被录用了。」

  山成没想到会如此的顺利。他飞快的填了表格,但表格下方的一段却被故意

挡住了。看不到下面的内容。他想问,却被大沼的话打断了。

  「从现在开始你就要接受测试,如果不合格的话一样会被淘汰。」

  「可以,我愿意接受任何的测试。」

  现在的山成还沉浸在表格的内容里,上面明确的注明了薪金待遇。每月有五

十万日元。这几乎相当于东京都一般白领的收入了,真是大财团啊。

  山成在内心里感叹。甚至要去边远的省份工作什么的,山成到没放在心上。

  「我有点事,想先走了。」

  秋子在一旁说。

  「可以,不过山成先生可能要过几个小时才能回去。」

  「没关系的,请您多费心才是。」

  房间里只剩下了山成和大沼。

  「听说山成君近两年一直同秋子在一起是吗?」

  大沼说着变换了一下坐势。露出了修长的双腿。

  「是」山成不好意思的说。其实他也知道秋子肯定向她说了自已的事,他是

别人眼里只是个秋子养的面首罢了。

  「那山成君的技术一定不错了。」

  大沼暧昧地笑着。

  「唉。」

  真不知道如何回答这样的问题。

  「我想享受一下山成君的的口技,您应该不会反对吧?」

  大沼居然提出了让他给自已口jiao的要求。

  「好吧。」

  为了能够得到那份工作,也只有违心的答应了。

  大沼将短裙掀了起来。山成钻进了她的胯间。

  此时的山成才惊奇的发现,大沼竟连内裤都没穿。张开的私处散发着刺鼻的

臊臭味,令人作呕。就是这样山成还是把嘴靠了上去。

  在山成舌头的不断刺激下,大沼发出了阵阵呻吟。隐水从她的私处流下来,

被山成吞到嘴里。

  过了很长时间,山成感到自已的舌头都有点麻了,可大沼却没有让他停的意

思。他试图直起身来表明自已的苦楚。但大沼好象知道他要说什么似的。一把将

他的头死死的摁在她的胯间。涌进嘴的液体也慢慢变了味,又咸又臊。这个女人

居然对着自已的嘴撒尿。山成竭力的反抗着,可还是有不少尿液被强行灌到嘴里

,他不竟大声的咳嗽起来,而大沼却露出满意的笑容。

  她不会是有虐待倾向吧,山成忍住阵阵的反胃想。

  「滋味不错吧,嘻嘻。其实这只是刚开始,以后你会受到更严酷的训练的。

  大沼的话让山成心里「突,突」直跳。难道去三井集团还会被逼着喝尿吗?

他不敢想了。

  晚上,秋子问了山成接受测试的事,山成没有吱声。

  第二天,山成又来到了大沼的事务所。他看到了其它的应聘者。连他在内一

共五名。都是清一色的男性。唯一让他奇怪的是他们的年龄。他们看上去甚少有

四十多岁了。一个叫铃木的半秃顶的家伙怎么看都要有五十了吧。他们也会被录

用吗?

  大沼小姐向他们宣布了一件事,应聘者将要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接受一次封

闭式的训练,也就是说他们不可以再回家了。如果违反了该条款。将会被处以一

百万日元的罚款。山成终于看见了当天应聘时被挡住的条例。还有更严厉的,如

果应聘不合格的,也要在三井集团白干三个月来支付他的培训费。

  这是什么鬼条例吗?山成提出了异议。但大沼小姐的话又让他不吱声了。原

来他们在应聘时都交了二十万日元的保证金。如果现在退出保证金是不退的。他

想到了秋子,如果不退回去,秋子看他的脸色会更难看吧。既然这些老家伙都能

受得了,自已也应该可以吧。

  很快山成就见到了三井集团的人。是一位叫相内浅月的小姐。非常的漂亮高

贵。在她身后还有两个女人,看上去就不那么和善了。以山成的眼光看,到象是

保镖什么的。来接应聘者还带着保镖,她们到底想干什么?

  在两个女保镖的喝斥下,山成他们被赶上了车。

  上车后,山成就越发的觉得心里不踏实了。原来男人们被赶进了一辆闷罐车

里。最可气的是在车内居然还分成两格,男人们都象牲口一样被安置在下面,而

那两个女保镖则坐在上面。

  因为下面的档距过于狭小,男人们只好蹲着,山成也不例外。一个男人嚷嚷

了几句,就被上面的脚无情的踹了两脚,痛得他直哼哼。

  男人们也就不敢再吱声了。

  等到目的地的时候,山成已经快直不腰来了。

  这里地处偏僻。应该不会是三井集团的公司所在地。他又看见了浅月小姐。

  「欢迎你们加入三井集团。在这个月里我将和两位同事凉子小姐、美树小姐

一起负责你们的训练工作。希望大家配合。」

  她笑吟吟地说着,越发的突出她的美丽。

  山成盯着她看了很久。可能浅月也注意到了他,冲着他笑了笑。让山成陶醉

起来。

  他们被分配到了宿舍里。男人们很快攀谈起来。除了铃木,他又认识了其它

的几个人,戴眼镜的叫石仓,那个被踢了两脚的是佐佐木。还有鸠田。从他们的

谈话里山成得知他们原来是欠了高利贷而被迫到这里来的。向山成这样自已应聘

的一个也没有。难道是秋子在骗自已?

  山成被叫到了浅月小姐的办公室。

  「你叫山成吉也吗?」

  「是。」

  山成对于浅月小姐的单独接见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你是应聘者中最年轻的,我也很看好山成君,希望不要让我失望。」

  对于美女的垂青,山成自然是要表示一定不会辜负小姐的厚望的。

  「那样最好,下面的训练其实非常的艰苦。如果成绩不合格的是要受罚的。

  不过浅月并没有说将会受到何种惩罚。

  当天晚上没什么事,山成便同铃木他们聊起大沼小姐,当他说到被其灌下小

便时,其它几个居然说他太幸运了。

  原来这几个男人都曾有过类似的经历。石仓和佐佐木最惨,他们甚至被逼着

吃下了大沼小姐的大便。而铃木和鸠田也被事务所的其它女人玩弄过好几天,到

底喝下了多少女人的尿连他们自已也记不清了。


全部评论(0)
  • 暂没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