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玉足踩踏茎小说

•  发布时间:22-04-28 22:09:16   •   作者:管理员   • 收藏 0

今天上午没事做,在街上闲逛,看着街上各种各样的美女。走着走着到了车站附近的足疗一条街。突然我在一家足疗店门口看到一个熟人。是去年我找过的女王。她画着妆,打扮的花枝招展,穿黑丝袜短裤,火辣的身材一览无余。去年我找她调教花了1000块,当时看着她黑褐色的私处,还有明显久经沙场的pi yan,还有她的习惯动作。虽然我不经常找小姐,但当时我就感觉她是小姐。当时我随口问了一句她是不是做过小姐。迎来的是一记响亮的耳光和典型的东北骂。她一口咬定她是良家妇女。现在她正在门口和一个男的谈价钱。先生,200元全套服务,包括口,全身按摩,da pao等她说。男的说 150行不行啊?最后他们150成交了。然后进去。我在旁边的旮旯等着。不到五分钟那男的一脸沮丧的走出来,她在后面跟着说 先生下次再来啊。男的没理她。等男的走远她哈呸吐了一口说,还说自己多猛呢,老娘刚吸住你的GG不到一分钟就舍了老娘一嘴。我从旮旯出来说 哈哈 您还认得我吗?她看了我一眼一脸轻蔑的说 你个舔逼货,你还没死啊?没有那个女人把淋病梅毒什么的传到你嘴里?还真被她说中了,五年的添隐生涯让我嘴里得梅毒,舌头上长肉芽,喉咙得淋病,食道里长菜花。花多少钱不算,做奴给我带来了精神上的享受,可肉体上的痛苦远比享受要多得多。每次痛苦的时候我都发誓要戒掉这种不良爱好。可每次从医院出来我的心就又开始痒起来。我跟着她进到屋里,她一屁股坐到沙发上看起电视。我到她身边说 去年你不是说你是良家妇女吗?她勃然大怒 你妈的,老娘是小姐怎么了?老娘是靠身体赚钱,比你花钱给人舔逼要强的多,你这个舔逼的贱货还有资格说我啊。把你用嘴含过的逼摞起来都快够一卡车了。我心说 把你逼里插过的GG摞起来都够一火车了。我挨了一顿骂脸都红了,正想悻悻离去,她说 舔逼货,今天不给老娘舔逼了?我心里说 不能屈服她,我要马上走。可身体却不由自主的跪到她的脚下,当我跪下闻到她大腿上散发的幽香就彻底的沦陷了,我虔诚的说 奶奶,请允许我代表我的十八辈祖宗给您磕头。她脸上洋溢着轻蔑鄙视的笑容说 先别磕,你今天孝敬老娘多少钱啊?我说 奶奶您说呢?她说 就还是1000吧。给了钱你在磕头。她让我把身份证压在她这,然后我到车站那里的农行取了1000块钱。回来给她。我把卷帘门拉下了然后又跪到她的面前。恭恭敬敬的给她磕了100个头。她把她高跟鞋的细长高跟插进我嘴里说 我的逼可有成千上万的GG插过,你愿意舔吗?完了 去年就是这样,她嘴里说的粗俗的话把我羞辱的无地自容,可却彻底的激发着我的奴性。我一阵激动说 我愿意。她咯咯笑着脱下丝袜,露出黑褐色的荫部,分开雪白纤细的大腿说 你还记得你去年把我的逼叫什么吗?我说 记得记得 叫妈妈。她拽着我的头靠近她的荫部说 那还不叫?我立刻闻到一股浓浓的腥味混合着骚臭味和浴液的香甜味,我对着她的阴部深情的喊 妈妈 妈妈 妈妈。。。。。。。她得意的笑着说 怎么不给你妈磕头呢?我兴奋的口干舌燥,咚 咚 咚重重的磕在地上 一边磕一边说 妈妈 儿子给您磕头。哈哈哈哈哈 她笑的花枝乱颤 哈哈哈 你个舔逼货,真是贱啊,不知道你妈怎么生的你这个贱种,哦 对了 我的逼就是你妈,你妈和我的逼一样就是一个千人骑万人日的贱逼,哈哈哈哈,我浑身发软,呼吸沉重,再也受不了了,一口含住她的荫部,疯狂的吮吸。她突然说道 我的逼可正得着梅毒呢,你不怕传染到你嘴里吗?我只停顿了半秒,就继续疯狂的吮吸。现在就算她告诉我她得了艾滋病我也无法停止了。因为此刻我的奴性已经发挥到淋漓尽致。因为她长期的以性为职业,所以即使在我如此疯狂的吮吸下她也好像没有感觉似的,只是冷冷的看着我。我停下来问 您不舒服吗?她说 舒服。你的舌头又热又滑,比用GG舒服多了。你继续。我又开始吮吸舔舐。五分钟后,她的荫道终于出水了,她也开始呻吟扭动。她哼哼的说道 奥 嘶 用你的舌头舔那个豆豆,哦 对 用力 快 嘶 使劲 你个贱货。把豆豆吸进你嘴里,哦 哦 哦 用你的舌头使劲舔,快点快点 再快点,啊 啊 我要来了。她大腿像两条蟒蛇一样缠住我的脖子,全身一阵颤抖,一股热乎乎的水哗啦流进我嘴里,快速的舔舐让我的舌头累的不行,我刚想休息一会,她说 快 把你的舌头伸进我的逼里,快啊 舔b货。对 使劲往里伸。再深点。啊 逼水出来了,快吸啊 贱货,这就是你妈的奶水。甜吗? 哈哈哈哈。在她的指挥和谩骂中我被动的迎合着她。一直到中午,她喝了三杯水,她的嗓子都喊哑了,我的舌头也发麻了。也不知道她往我嘴里喷了多少水。终于她说 行了 别舔了,累死我了。她靠在沙发上。我跪着坐到自己小腿肚子上。休息了一会 她说 你嘴里有没有发痒啊?我说 没有啊。她说 难道我逼上的梅毒不传染?真是可惜了,不行 今天一定要传染给你,她扒开她的荫唇说 看这里,我看到她的小荫唇内侧和荫道口周围有轻微的溃疡,呈淡红色。这是梅毒早期症状。她说 你用力舔这里,我说 不要了吧 ,以前我嘴里得过了。她啪打了我一个耳光说 少他妈废话。快舔。我还没见过有人嘴里得梅毒呢,今天一定要见识一下。她抓住我的头发把我的嘴按到她的荫部。我无奈的舔着,她又打了我一下说 使劲啊 刚才的逼水白喝了啊。我使劲的舔着她上面小小的溃疡。舔了半个小时,居然又让她达到两次小高朝。最后她站起来说 你等一下,她从里屋拿了两个脉动瓶子,把一个瓶子放到地上,她蹲下把瓶口罩住她的pi yan。又把另一个瓶子递给我说 罩住我的逼,给你尿点饮料。她前后齐舍,一会瓶子就尿满了,她憋住说 快用嘴接着,我没尿完。我赶紧接吸住她的荫部。哗 咕咚 咕咚。我足足咽了两大口。看着她挺瘦的,居然能尿这么多。我把她的荫部细细的舔干净。她回身撅过屁股,我毫不犹豫的吸住她的pi yan。她的黄金涩涩的臭臭的,但不是太苦。做完这些她站起来说 这些吃的喝的让你一个人吃了太浪费了,这两瓶东西是我送给你家人的礼物,这瓶黄金是让你父母吃的,你父母炒菜时候用的,每次炒菜都要放一勺。当然煮粥的时候了还有吃别的什么的时候都可以放。这瓶尿是给你老婆孩子用的,比如你老婆喝牛奶的时候要兑上,你孩子冲奶粉的时候,要用我的尿来冲。你可以让你的家人知道,也可以偷偷的放,但必须得放。她一脸坏笑的说道。我做奴就已经够变态了,没想到她比我还变态。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可面对这种变态的要求,我居然一口答应。她温柔一笑说 吃完再来我这买。我抱着两瓶热乎乎的东西回到家,现在这两瓶就在我的电脑桌上。我到底该不该按她的要求做呢? 


全部评论(0)
  • 暂没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