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护士的踩踏小说

•  发布时间:22-04-28 22:08:07   •   作者:管理员   • 收藏 1

小姜此时就看的非常清楚,那是妈妈的洗脸盆。洗脸盆此时被蒋老师芊芊玉手拿在手里,盆里面金灿灿的不知是什么。厕所里出来的?难道?一个念头在小姜脑海迟迟不肯散去,这妈妈洗脸盆里装的莫非是女皇的“黄金”,黄金就是对大便,也就是屎的委婉称呼。想到这小姜呼吸急促,他突然有一种想去吃屎的冲动。“能亲自吃饭女皇的黄金,这是种至高无上的荣耀。”小姜在心里如实想到。

反观小姜妈妈那里,“贱狗,你看主人对你多好,知道你喜欢吃屎,特意给你准备的,趁热吃了吧。”略带嘲笑的话语从美人口里吐露,对于下贱的小姜妈妈,蒋老师她早已把她当做是狗看待,能吃自己的屎是对她的一种恩赐。

     小姜妈妈终归是还保持着一丝理性,吃屎,看着眼前比自己年轻的女老师,是那么的高贵,而自己则跪趴在她靴下,那性感的黑色高跟靴此时挑拨着自己胸前的美好。在靴底和胸部的摩擦中胸部渐渐有一层灰色的灰,原来是美人让小姜妈妈舔靴底时间太短,口水还没干透就去了厕所,这不,靴底又粘一层灰和厕所的肮脏。“不打算吃吗?哎,原本是想帮助小姜的,这孩子挺可怜的,没想到有你这样做妈的,说你是贱狗还抬举你了。”语言中羞辱着小姜妈妈,靴底碾踩的越加用力,胸部在黑色高跟靴的摆动碾踩下变换成各种形状。美人玩的不亦乐乎。

      “我吃,我吃。”小姜妈妈仿佛是下定决心,准备去吃自己洗脸盆里的,被自己儿子老师所拉出来的屎的时候。蒋老师玉足一摆,脸盆被踢出去少许,小姜妈妈伸出去的头颅一顿。只听见蒋老师冷漠的声音“不想吃那就别吃了,想吃我屎的人多的是,不过。。。”还没有说完,小姜妈妈哭着磕头说到,“求求主人,主人的黄金是天下最美的食物,贱狗能吃到它是贱狗三辈子求来的福气,恳请主人让我吃了它吧。”“哦,你要吃什么啊?”蒋老师明知故问。“贱狗要吃屎”小姜妈妈回答道。她已经忘记了什么是羞辱,她只知道自己只是一条吃屎的狗罢了。“算了,算了”蒋老师摆摆手“谁让我心地善良呢,快吃吧,还热腾着呢,对了,忙了一天是不是还没吃过饭?”也不怪小姜妈妈,当大姨妈出事的时候小姜妈妈爸爸就赶过去了,直至刚刚才到家,连水都没喝上一口,不用说是饭了。恰巧此时,小姜妈妈肚子“咕咕”的叫了几声,印证此时此景,好像再说要马上吃了那盆屎似的。“呦,贱狗,你看你狗肚子叫了,这里正好有你的饭,还没吃饭吧,吃啊。”说完蒋老师娇笑起来。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小姜妈妈也没有什么害羞不害羞的,可以说她现在只是条吃屎的贱狗,不,是母狗。她慢慢的靠近脸盆,那洗脸的脸盆是自己的,刚开始就认出了自己的东西。脸盆里一坨散发出热气的黄金缱绻着,诱惑着小姜妈妈,仿佛再说“快来吃了我吧”。小姜妈妈原本以为就算蒋老师人有那么的高贵漂亮,但拉出来的屎总是臭的。靠近那一盆黄金的时候,不但没有闻到臭味,还有一丝香味,不知是恶的出现幻觉还是下贱的如此。伸出粉嫩的小舌,轻轻舔舐了一下那金色的美好,小姜妈妈心里突然没有那么的抗拒了。看那金色的黄金,散发出迷人的气息,那脸盆里的厕纸上都沾染着高贵的女老师的气息,小姜妈妈已经堕落了。“味道怎么样,贱狗?”蒋老师挪揄的闻到,“真是条母狗,只配吃屎的母狗,以后我就叫你母狗好了,怎么样,小母狗?”小姜妈妈听到后双颊一红,竟然摇晃了几下屁股,又惹来蒋老师皮靴的一顿招呼。

    “看你吃的这么慢,主人我帮帮你好了”,见舔了一下正在那闭目思索的母狗,蒋老师美腿一蹬,8,9公分的黑色高跟靴已经踩在小姜妈妈头上,还没有等她反应过来,一声娇喝声中,蒋老师踩着小姜妈妈的脑袋往脸盆压去。被吓一跳的小姜妈妈刚好睁开了眼和嘴。“噗噗”,和脸盆中的黄金紧密贴合在一起。此时的蒋老师一只脚踩在小姜妈妈脑袋上,一只脚悬空,如此萎靡的画面出现,还不说蒋老师高跟靴的碾动和被踩在靴底的脑袋正在吃屎,是啊,是在吃屎,二楼门后看着的小姜也不由得呆了。

由于一下子大量黄金涌入,小姜妈妈只好大口大口的吞咽着,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如果此时没有美人高贵长靴的碾踩,小姜妈妈会不会起来呢?结果只有她自己知道。。。。

一个人下贱到一定程度就会对之前的下贱习以为常,小姜妈妈就是如此。一个人如果高贵到一定程度,就会越发的高贵,正如此时的蒋老师。低头冷冷的扫了一眼脚下吃屎的母狗,就不在理会,只是高跟长靴碾踩的更加用力,仿佛要把小姜妈妈踩进去一样。“哼,之前还以为如何,让我脱靴子进来,现在还不是在吃我的屎,贱人就是矫情。”蒋老师对之前拖靴还是不满的。回答她的只是靴底的小姜妈妈吃屎发出的“嗯~嗯~”声。

     蒋老师一双美目一扫,竟是发现了二楼偷偷观望的小姜。小姜此时正沉迷在老师对自己母亲的残忍中,下体更加坚硬。伸进去的手大幅度的摆动中,看起来马上就要喷薄而出了。“贱狗,你快吃啊,不然被你儿子看见这么一个吃屎的妈,还不不认你这个妈了!”蒋老师大声的说着,二楼的小姜自然是听到了,低哄一声,身子一颤,下体喷薄而出大量精华。抬头看去只见蒋老师正冷冷的望着自己,正要下跪磕头,被蒋老师一瞪眼给制止了。蒋老师靴底的小姜妈妈自然是听到的,对啊,如果被儿子看到,看到自己如此不堪的模样,一向来高大的形象不就一丝不存了那,而自己现在,自己现在正在吃儿子老师的屎,哪怕是为了儿子,如果被看见了这如何是好?

     高贵的靴底下扭动的身体好似要起来一样,蒋老师冷冷的一哼,“吃不完你儿子就没法读书,吃不完就。。。”还没说完,脚下的小姜妈妈瞬间泪流满面,狼吞虎咽的吃起来,速度竟快了一倍不止。“贱狗就是该吃屎,吃我的屎”蒋老师说完大声的娇笑起来,此时不管是二楼的小姜还是被踩在靴底的小姜妈妈,心里都不由浮现“是啊,其实像我这样贱的只配吃主人的屎,主人的屎都比我高贵。” 


全部评论(0)
  • 暂没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