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女主踩踏小说视频中心

•  发布时间:22-04-28 22:05:48   •   作者:管理员   • 收藏 1

两个星期前,整个上流社会里面都被一件大事所震惊

三千院家族破产

家主三千院帝跳楼自杀,其家族全部产业被抵押还债,再也没有所谓的三千院家族了

一个家族败亡的结局在上流社会中是极度悲惨的

所谓的树大招风,墙倒众人推。

以三千院家族发展至今得罪的人数来说

可不是只是破产那么简单

不单单是家族拥有的产业,连家族的所有被登记过的成员也会被视为资产的一部分进行抵押或者拍卖。

在掌控着世界走向的上流社会中,所谓的法律和道德只是他们的一个手段罢了。

失败者被视为奴隶或者商品,自古以来都是上流社会里面习题为常的东西了。

属于三千院芷的世界在两个星期前开始崩坏

尽管自己不想承认,但是自己流着三千院家族的血脉是不容置疑的事实,自然也被视为精美的拍卖品进行拍卖还债

不再是富可敌国的千金大小姐,只是用来还债的一件商品。所拥有的一切都不再属于自己了,最喜欢的小飒,最亲近的玛利亚,收藏的漫画和游戏,甚至会在外界被认定为死亡人口,沦为某个人的私人财产。

当自己被作为压轴的拍卖品进行拍卖的时候,看到拍卖会场的一大群中年胖大叔或者色老头用令人作呕的贪婪目光盯着自己的时候,三千院芷就知道等待自己的将会是充满屈辱和绝望的未来。

大概会作为满足某个恶心大叔的xx的xxx,又或者沦为xx派对里面的xxxx而活着

特别自己是作为上流社会中不可一世的三千院帝的亲孙女的身份,将自己买下一定是超级有面子的事情。

八百忆,九百忆,九百五十忆.....

拍卖的价格在开始节节攀高

但和三千院芷毫无关系

若不是曾经与分别的飒做了约定,一定会再见的

自己大概会直接吃安眠药也不会选择这样活着

当价格加到七千忆的时候,之前还是狂热的气氛就没了。七千忆的价格来买一个人,算是历史新高了

〔一万五千忆〕

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直接碾压过之前的最高价

举牌的是一位有着异常高贵气质的金发少女

看清楚她的脸后,三千院芷如坠冰窖

天王洲雅典娜,一个月前被自己发出正式战争宣告的头号情敌,是自己发誓要打败的对手

〔那么便赌上我们拥有的一切吧,输了的人将会是一无所有,放心吧,到时候我会以一万五千亿买下你的,我会让你看着我和飒是怎么恩爱的〕

自己接受了这个挑战,金融方面自己可是超级有信心,绝对不会输的。

然而她却是赌上了家族的一切来和自己比赛的,假如有那么点差错,此时作为拍卖品的估计就是她了,自己应该会悠闲的将她买下来。

但事实是自己是被买下的那一个,不再是平等的情敌对手,而是主人和私人财产间的关系了

远远的看到雅典娜犹如女神一般的脸上浮现出坏坏的笑容,三千院芷不禁的打了个冷颤。

无法接受沦为情敌的私人财产的事情,但无论如何起码主人不是令人作呕的大人,而是比自己大三岁的少女。

但是三千院芷却有种不详预感,或许会更惨也说不定。

虐身虐心ntr黑化文.......

好渴,好饿,好想吃东西,好想喝水,谁都可以,谁快给我一点水和食物

在只有昏暗灯光以外什么都没有的密室里面,三千院芷穿着露骨的紧身衣躺着地上,因为双手双脚弯曲着被手考牢牢的拷住,所以只能在地板上蠕动着。

已经被关了多久的时间?一直处在昏暗密室里面的芷是无法得知的

自从被玛利亚硬是拖进这个密室后自己就一直保持着这个状态而且一直都没有吃喝

从一开始还有精力大骂雅典娜,一直骂了很久后直到没力气,声音都沙哑了,都没有人来。

没遇到这种情况的自己想到了自己最喜欢的人

深感无助的芷不断的念着小飒的名字,不知道低声年念了多少遍,念到眼泪都已经流干后,房间依然没有任何动静

这就是现实,尽管自己沦为雅典娜的私有物以后却在这里意外重新与玛利亚和小飒相遇。但是玛利亚完全换了一个人,表示身心都会献给雅典娜主人,小飒也只有和雅典娜有关的记忆了

已经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嘴唇早已经干裂,肚子饿的没有了感觉,金色的头发也变的干枯

早知道这样子的话.自己为什么还有去计较那早已经没有用的自尊心呢?芷无比懊悔的想着。

被买了回来后,被雅典娜任命为和玛利亚一样的贴身女仆,只是自己不愿意称呼过去的头号情敌为主人,实在是太伤自己的自尊心了。

雅典娜像是早已经意料到一般,带着坏坏的笑给玛利亚一个眼神,玛利亚会意后直接在自己的肚子上连踢几脚,自己就倒了下来。

被强行换上紧身衣还有拷住手脚后,被硬生生的拖进这个密室里面来了。

〔你该认清自己现在的身份,你可没有任何说不的权利哦,不过是主人的一个玩物罢了,少给我摆昔日大小姐的风范〕

冷冷的甩下这句话后玛利亚便把地牢锁住

比起身体上的痛,那个时候的心更痛

不可能就这样把我给活活渴死的

芷开始放下大小姐的自尊开始思考问题了

一定有监控录像在看着,观察着我的一举一动

不想死,想喝水,想吃东西

那么就有讨雅典娜的欢心,才有机会

现在就要....

使出最大力量,让头重重的磕在地面上

〔主人!〕

〔主人!〕

〔主人!〕

连续大喊三声,将自己的大小姐的尊严彻底给扔了。想要流泪,但是早已经流干了

不过这样子的话雅典娜她一定会饶过我吧!

芷人生第一次发自内心的开始哀求别人了

等了不长的时间后,昏暗的密室瞬间变得光亮无比,铁质的大门也开始慢慢打开

玛利亚端着一大杯水和两个蛋糕走了进来

她冷冷的看着芷,眼神充满着幸灾乐祸

〔终于愿意放下你那可笑的大小姐尊严了吗?

要知道你现在只是主人的私有财产罢了,可没有任何说不的权利〕

芷没有反应,刚才的磕头和求饶已经将她的潜力用光了,连眨眼睛都很困难了。

〔来,这是主人精心为你准备的水,怀着感激的心情喝完它吧〕

玛利亚俯下身子,将水杯的边缘放在芷的嘴里,但是她脸上却戏谑的表情

芷不顾一切的喝着杯子的水,但是喝完半杯后眼睛余光随后看到杯子里面漂浮东西后.立刻吐了一大口水

杯子里面泡着七八双黑白双色的丝袜,难怪刚才感到味道有点苦咸

没等芷反应过了,玛利亚狠狠的一脚踹在芷的肚子上,让她在地上滚了好多圈,然后又不依不饶,走上去又狠狠的连踢几脚在肚子上

〔咳,咳咳咳〕

芷一下子将胃液和之前喝的水全部吐了出来,不断的咳嗽着

〔只是浸泡过我主人和我这几天的袜子的水罢了,这都喝不下去的话芷你是绝对没有资格当主人的私有财产,更别说让主人欢心了。主人可是了,假如芷你没喝完全部的水,是不会放你出去的。〕

玛利亚说完后一把抓紧芷的头发,将她的头朝上按住,直接把水灌进芷的嘴里

〔这算是最简单的那种事情了,如果芷你连这种程度的事情都做不下去的话,干脆就渴死在这边吧〕

想活下去,哪怕是想再见小飒一面也好,自己也要活下去

强忍着心中的恶心,大口大口的灌着水

这些水是雅典娜和玛利亚的洗袜水,她们的脚的汗液和味道,全部包含在里面,自己却被要求一滴不剩的全部喝完。

屈辱的感觉涌上芷的心头,不甘心的泪水缓缓流下

雅典娜之所以将自己买下来并不是为了帮助自己或者同情原因,只是单纯为了羞辱这个情敌而已

然而自己却只能乖乖的被她以任何手段羞辱,这才是现实

芷终于初步认识到私有财产和主人身份是极度悬殊的了

〔味道还不错吧,芷你喝水也应该喝够了吧,这几天你都没有吃东西肚子很饿了,来吃点东西吧,没关系,我来喂你吃〕

还没等芷缓过气来,玛利亚一下子恢复了以前的那种温柔但却很可怕的语气

应该不会陌生吧,以前芷你就是这样子喂我吃蛋糕哦〕

玛利亚将两块蛋糕扔到地上后用鞋子左右的碾压均匀,让蛋糕分别在左右两只鞋上分布均匀

〔那么开始了,将舌头伸出来,像以前的我一样舔〕玛利亚坐着地上,沾满蛋糕的两只鞋底立在芷的头前,很温柔好像跟姐姐一样的语气说道

芷看着这似曾相识的场景,又开始悔恨了

这就是因果报应吗?这次轮到自己了吗?

四年前的时候自己无意中将一块蛋糕掉在地上后被玛利亚责备,但是当时心情不好的自己觉得主人被女仆责备是很丢脸的事情,于是便用鞋踩扁蛋糕后利用主人的权利命令玛利亚用舌头将鞋子上的蛋糕舔干净

玛利亚当时微笑着接受了命令,俯下身子完成任务后就只口不提这件事情了。

品尝到胜利后已以及对主人身份的优越感后,自己就喜欢有意无意故意将蛋糕打翻在地,如法炮制的看玛利亚作为女仆而被主人欺负的样子

直到两年前心智成熟后才结束这种事情,还郑重的道歉过,没想到玛利亚就因为此而记恨着自己

只是一丝犹豫,心里的那点矜持迅速因为饥饿而消失,芷伸出粉色的小舌头疯狂的舔着鞋上的蛋糕

味道很好吃,特别是饿了以后

但是像小狗一样舔舌头吃东西,舌头被鞋纹路所摩擦被灰尘所沾染,所带来的屈辱,又让芷留下不甘的眼泪

从小到大还没有受过的委屈,一下子在主人雅典娜的家里尝试到了

实在是太饿了,所以完完全全将玛利亚的鞋底舔的干净无比,生怕错过一点蛋糕

〔恩,不错,不过只有两块蛋糕的话不太够吧,要不要我在给你点吃的?〕

玛利亚拍了下芷的头,继续下套

〔恩...〕芷点了下头,像流浪狗一样哀求的目光看着玛利亚

〔那么叫几声小狗的声音吧〕

芷脸红的犹豫了一会后,就被生存本能驱使了

〔汪...〕

〔声音太小的话我可听不见哦〕

〔汪,汪〕

〔再大点声,我听不到〕

〔汪!汪!汪〕

使劲叫完后芷闭上了眼睛,深深的埋下头不敢直视玛利亚的目光

〔不错哦,没想到芷你那么有天赋,叫的那么逼真,所以给你点奖励吧〕

玛利亚露出可怕的笑容,将鞋子放下,慢慢的将白色的长丝袜脱下来

〔芷,天王洲家里面的袜子都是可以吃的哦,而且吸汗性超好的说。这双袜子我从早上穿到现在有了一整天了,味道一定很不错,来尝尝看〕

说着便把袜子放在芷的鼻子前面

〔真是不老实,我来帮芷张开嘴吧〕

玛利亚正打算强行将袜子塞进去时,一个冷冷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看来来的真是时候,玛利亚你的胆子还真不小,居然敢在我带璐伽出去和雏菊打网球的时候玩芷,那可是我特别预订好的玩具,等我玩腻了后才会给你玩,看了之前的调教还不够哦〕

天王洲雅典娜用锁链牵着一名穿着女仆装在地上爬行的少女,眯着眼睛看着玛利亚,不怒自威

如果有个喜欢偶像的人在这里,绝对会认出脖子上带着项圈在地上爬行的少女是超人气的少女偶像,水莲寺璐伽

两个月前因为车祸去世让歌迷们痛哭不已,没想到在天王洲家里面以女仆的身份重新出现,而且对于新的身份璐伽看起来很满意的样子

〔那么我该怎么调教你呢?今晚就...〕

雅典娜很自然的坐在璐伽背上,左脚放在右腿上面,很是玩味的问道

〔主人!求你了,我错了,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看,求你了,求你了,主人,再也不敢了〕

刚才还在芷面前威风凛凛的玛利亚一下子跪在雅典娜面前,磕头不止,不断哀求宽恕

因为只有体验过的人才知道,雅典娜对惹她不开心的人是毫不留情的,哪怕关系和她有多好...

〔算了,本来女仆长就有随意玩弄女仆的权利,更何况芷是是连女仆都算不上的人肉玩具罢了,饶过你吧。把芷给我拉过来〕

玛利亚听完后如蒙大赦,一把的抓住芷的头发,将整个个人硬生生的拖扔到雅典娜的脚下

〔晚上好阿,三千院的大小姐~现在知道你是什么身份了吧,〕

看着脚下露出痛苦神色芷,雅典娜幽幽的说道

〔雅....主人.....晚上好,我是主人的女仆,一心一意服侍着主人〕

害怕再一次被关在密室里面,芷低着头说道

〔不,纠正一点,你可不是女仆哦,你只是我买下来的玩具罢了,〕

小雅冷冷的纠正了错误

〔恩.....〕

〔那么为你的主人做点事情吧,刚才先帮我把鞋子脱了吧〕

雅典娜将右鞋伸在芷的嘴前面,加上芷的手脚都被拷住了,脱下的办法不言而喻

芷犹豫了一下后还是忍住从鞋里面飘出来脚汗味,咬牙闭上眼睛用小牙齿咬住雅典娜运动鞋的后跟,但是从来没做过的芷费了好大劲,连汗都流出了才脱下鞋子。,露出雅典娜完美的脚型

〔看在你那么辛苦的份上,给你点奖励吧〕

小雅两只修长的黑丝脚直接踩在芷漂亮的脸蛋上,脚拇指插入芷的鼻孔中,强迫她熟悉着主人的气味

〔我刚才和雏菊在今晚打了很久的网球,有点湿了,你就顺便把它〕

芷只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一股远胜玛利亚超浓的汗液味和脚臭味扑鼻而来,快要无法呼吸了

湿漉漉的黑丝袜将自己的脸弄的粘糊糊的,异常不舒服

鼻孔被塞住后芷不得不大口大口呼吸这着,将丝袜脚的浓浓气味全部吸入肺里面循环

〔熟悉主人的脚味是玩具的第一步任务,今天我特意运动了一整天,将脚味弄浓一定点,这样子能帮芷你迅速的成为一个合格的玩具哦,你看我对你多关心,怀着感恩的心情接受吧〕

雅典娜很有兴致看着芷神情难受的大口呼吸自己的脚臭味,丝毫没有将脚放下来的意思,一直保持着这样子

十几分钟后,在确保芷肺里面的全是她的脚味后,小雅又用左脚整个塞入芷的嘴里,关心的说道

〔对了,芷你也渴了吧袜子是湿的,接下来先帮我把袜子上的汗吸干解渴吧,然后再帮我洗洗吧,要洗干净哦〕

已经被熏的快失去理智的芷开始吮吸着嘴里的黑丝袜的脚汗,一点一点的仔细吮吸着,生怕出错

好咸,好酸,好臭,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好想不断的吮吸下去

和之前的洗袜水不同,这次吃到是脚汗是很浓不加任何兑水的,而且是高贵的主人雅典娜特意给自己准备的

努力的分泌唾液,不断的湿润雅典娜的黑丝袜后又不断的吮吸里面的汗液,在又过了十几分钟芷的唾液快要干时,芷终于洗干净小雅的黑丝袜了

此时小芷的嘴里以及身体内部,无一没充斥着雅典娜的脚味,完全被占据了

当小雅的右脚也抽出芷的嘴后,芷心中却有一种淡淡的失落感,好像是被没收了玩具的小孩子一样怅然

一切都落入雅典娜的眼里,她又浮现出一丝坏笑

〔既然芷你喜欢的话我这双袜子就给你吃吧,天王洲家的袜子都是特制,不单吸汗性很好,可以吃的哦,在我面前将它吃掉吧〕

说着修长的美腿又伸在芷的嘴巴面前,脚趾轻轻动着

〔哈…哈…〕

芷深深的呼吸后,用牙齿咬住黑丝袜,也慢慢的退下来后迫不及待的吃入嘴里

大口大口的咀嚼着,细腻的黑丝开始慢慢化为软糖一样,将残余的汗液,脚臭味,鞋味混和在一起,构成对于现在芷说毒品一样的存在

看着脚下躺着的芷如此快完成调教第一步,小雅不觉得有些扫兴

〔唉,这样子就完成启蒙实在是太无聊了,本来以为三千院会宁死不从的,没想到那么顺从。果然还是要恢复飒的记忆,这样子才有意思〕

雅典娜露出魔鬼般的微笑直到雅典娜离开后,芷刚才因为极力克制住眼泪终于还是流了下来,而且是哭出声来了人生第一次受到如此大的委屈,自己从来没想到过自己居然会沦落到喝别的女孩子的洗袜水,用像狗一样用牙齿脱鞋,闻汗脚,甚至要用嘴洗干净甚至还要将它吃下去,最可怕的是自己居然还在努力的咀嚼快要把它嚼融化了....

明明那么热,那么酸,那么咸还很湿,但是却停不下来

也许是第一次还不怎么习惯闻其她女孩子的丝袜脚刚才的丝袜脚上散发出那股热气腾腾的脚汗味差点将芷给熏晕了。几乎是迷迷糊糊按部就班的完成雅典娜的命令,咀嚼了很久后,芷终于将小雅特制的食物给吃完了

〔呜.....呜.....〕

芷心中充满着不甘心,为什么会这样子,按照自己计划的话应该是雅典娜输才对,那么此时躺在地上闻汗脚的应该是雅典娜而不是自己,自己会尽情的欺负她

〔芷,我先去准备一下晚餐,芷你把主人的鞋里面的味道吸干净吧,这样熟悉主人的脚味会快很多,如果我回来后你把两只鞋都吸的没味道了,我会向主人提出让你明晚侍寝的请求〕

玛利亚抓住芷的头发将她的头埋入雅典娜留下的运动鞋里面,刚才的那种难以忘怀的湿热混合气味再一次袭来,让芷痛苦的屏住呼吸

〔侍寝的话可以见到小飒哦,而且可以暂时让小飒恢复芷的记忆的说...〕

玛利亚离开房间是时候突然飘出一句话

〔小...小...小飒!〕

听到这个名字后,芷已经开始失去自尊

好想见他,好想见他,好想再和他见面,好好说话

芷之所以活着最大的动力就是小飒,哪怕小飒现在是雅典娜的爱人而自己只是雅典娜脚下的玩具,但是自己还是想告诉他自己的心意

芷强忍着呕吐的冲动,又深又急的在鞋里面呼吸,争先恐后的吸着里面的气味,丝毫不顾自己嘴里面开始越来越浓脚汗味。

只要是为了小飒,无论多么刁难自己的事情也会做到

一定要再见到小飒,一定可以的

芷在下定决心时忘记了玛利亚闪现在脸上的腹黑笑容.......[不...不...求你了...玛利亚...不要这样子..求你了...不要这样子....]

衣服被脱得精光,脖子上套着可爱的项圈的凪苦苦的哀求着玛利亚,眼泪都快流下来了

但是玛利亚完全不为所动,在光滑的地板上拉着锁链拖着凪走,,嘴上安慰道

[这可是主人的意思哦,大家都很想看看凪最真实的一面哦~~配合一点,说不定大家都会好好的照顾你哦,,还有你不是想见小飒吗?那么就表现好一点,那么很快就可以见到了]

[小飒......]

听到这个名字后凪瞬间冷静了下来,身体也不再挣扎了.....

只是想再一次见他,所以什么自尊都可以舍弃掉..

================================================

[除了欧派无可救药以外,三千院大小姐的身体还挺漂亮的嘛。你说是吗?]

宫殿一样的大厅里面,雅典娜翘着腿倚坐在皇座上,玩味的欣赏艺术品一样的看着跪在台阶下凪的洁白如玉的身体

[.........]

凪无言,只能低着头,除了不敢和雅典娜说话外,更不好意思面对其她曾经关系匪浅少女传来的眼神

除了雅典娜,还有西泽步,水莲寺璐珈,濑川泉,春风千樱,花菱美希,朝风理沙穿着女仆装,整齐的站立在自己的左右两排

都在注视着自己,自己一丝不挂的身体...

好羞人,害羞的都想去死了...

连昨晚那么羞耻事情都做过了,喝雅典娜的洗袜水,用口水洗干净黑丝袜还要吞下去,最后是闻了一晚上的运动鞋..............

但问题时都是雅典娜一个人欺负自己,其她人都不知道

现在却又那么多人....都是和自己关系很好,很亲密的朋友....同时看到我这份狼狈样子.....

[害羞不好哦,三千院小姐。当时我想要帮助你渡过难关你却不要,破产后我也打算作为朋友收留你,但是你却是硬要当我的奴隶,发誓要永远成为匍匐在我脚下的玩具,将自己的一切献给我,成为我的专属玩物.。怎么劝都劝不住你后才放弃你,现在你终于如愿以偿了,怎么反而害羞了?高兴一点吧]

雅典娜轻蔑的语气深深地刺痛着凪的心,,下一瞬间,凪发现自己被什么力量操控了,不由自主的卑恭开口回答了

[是,主人,我不想成为主人的朋友,我只想成为主人脚下的玩具,被主人肆意玩弄,每天可以帮助人脱鞋,闻主人的丝袜,舔主人的美脚,一生服侍主人,我会觉得很幸福,很开心的....]

说完这句话后凪觉得脑子一片空白,随后被璐珈那边传来的鄙夷目光阵阵刺痛

[很好,看来凪你很老实嘛.大家也听到了吧,一切都会凪自愿的,其实她很喜欢被可爱漂亮的女孩子欺负,只

是以前作为大小姐不敢显露出来,现在不是大小姐的她却是很享受这种哦.。反正现在凪只是玩具,大家不用把她当人看,随便的玩弄她,没有关系的.]

雅典娜很满意这个言灵效果,这样子的话其她的女孩子们就不会顾虑太多的东西,尽情的发泄自己的抖s欲望了

[既然如此,凪,那么先从简单的开始吧,从璐珈她们的胯下钻过去...]

轻描淡写的说出了很让人难为情的话

说着璐珈她们七人轻微的张开双腿,露出勉强让凪钻过去的空隙....怎么可能做的到,本来想要这样子怒吼的

但是突然想到小飒昔日的音貌笑容,又强行忍住了

唯独要见到他,再一次看到他,无论如何都有让雅典娜感到愉悦

想到这里的小芷深吸一口气,一点点用膝盖爬向璐珈她们七个人的胯下,慢慢的一个个艰难钻过去

〔很可爱哦,没想到芷也有这样的一面〕

(对你刮目相看了,没想到芷你那么有勇气)

(真是看错你了,看来芷你真是受虐狂)

(以后好好相处吧,当然作为主人玩具的身份.)

.(不会输给你的哦,我才是主人最喜欢的宠物)

或赞扬,或鄙视,或宣战,或嘲讽,不管是哪种话,每说一句都深深的刺痛着芷的心灵,将原来就羞愧不已的芷更加无地自容了

再忍一忍,还有再钻最后一个家伙的胯下就可以结束了

想到这里后,芷强迫自己爬下去,爬到了西泽步的脚下,神情复杂抬头看着她,她正带着同情和幸灾乐祸的的表情俯视着自己

如果说璐珈她们七人中的五六人要么是超级偶像要么是同学校的贵族大小姐,和自己一个等级的人,因为破产而从她们胯下钻过去还有点理由,那么唯独西泽步自始至终是普通的女高中,过去给自己压迫的死死的情敌了,可如今连她的胯下自己都要钻过去,无疑是对自己的心灵暴击,泪水又一次随着自己爬过西泽步的胯下而不甘心的流了下来

[凪,听说你很想见到小飒吗?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可以,只要可以见到小飒?]

刚刚欣赏完曾经高高在上大小姐的窘态的雅典娜心情似乎不错,语气开始变得柔和起来

[是…无论什么都可以,所以请主人给我一个机会]

擦干眼泪,凪快速的爬到雅典娜的面前请求道

雅典娜露出愉悦的笑容,修长的黑丝脚轻轻的踩在凪的脸上,昨晚陪伴自己步入梦乡的熟悉脚味扑鼻而来,这次凪却没有抗拒,反而轻轻的呼吸着

只要能够讨好雅典娜,就有机会见到小飒,所以这根本算不了什么

[玛利亚,昨晚让让你收集的东西收集好了没?]

[一切搞定,为了凪大家都很配合哦]

说着玛利亚笑着去了一下洗衣间后拿着一个木盆,放在了凪的旁边

[讷,凪,你觉得我的脚味如何?昨晚闻着我的运动鞋睡觉,应该开始熟悉了吧]

雅典娜用脚抚摸了一下凪的头,温柔的问道

[……..主人….主人的脚的味道很好闻,好想一直闻下去..,还有….主人的脚味我已经熟悉了…绝对不会忘记….]

三千院凪红着脸回答,这种回答实在是太羞耻了

[既然很熟悉了,那么给你做一件事情吧]

说完雅典娜放开丝足,踢了一下凪的头,将她踢入旁边的木桶里面

不痛,因为里面充满着柔软细腻的黑色丝袜,细细的计数的话应该有十四五双了,不过却发出一股弄弄混杂的酸臭味,闻的凪直皱眉头

[这个是?]

看着木桶里面东西,凪抬起头发出不解的疑问

[没啥,这是昨天晚上大家换下的要洗的袜子]

雅典娜若无其事的回答道

[那么…..主人是让我….]

凪预感到了很不好的东西

[前天不小心将要洗的袜子给放里面了,好困扰啊,因为都是同一款的袜子根本分不出哪个是哪个?所以说————凪,麻烦你找出我的袜子吧,限你五分钟内~]

雅典娜坏坏的笑道,并且示意仓鼠她们走过来

[没关系的,如果闻不出她们的味道话可以现场给你分辨]

说着仓鼠璐伽她们都坐在地上,脱下松糕鞋露出洁白无暇的白色丝足


全部评论(0)
  • 暂没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