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仙女的销魂玉足小说

•  发布时间:22-04-14 20:58:06   •   作者:管理员   • 收藏 1

你为什么会喜欢我这样的男人呢?”李浩经常这样问女友王香.王香总是仅仅的保住他,对许多女人来说,像李浩这种丑陋而又没用的男人,没多少女人会看上他(李浩的脸小时候被火烧了斑块,在公司里也只是普通的帮运工)但是王香这个好歹是大学毕业,在这个公司里很有晋升希望的小白领却偏偏对这样的男人情有独钟,从那一次自己在街上本混混调戏,李浩救她,不惜与十多个混混搏斗,被砍多刀.从那一次起命运似乎有意安排两人的邂逅,后来两人关系越走越近,王香与李浩已经发展成感情很深的情侣了.现如今两人已经快发展到结婚的地步了,王香把李浩带回给自己的父母看,王父王母也一样不嫌弃李浩,他们觉的李浩诚实,善良,人品不错,他们也同意了这亲事,而剩下的就是李浩带王香去见李浩的父母了!王香很少听李浩谈起父母,谈起他家.只知道他父亲死了......

又是忙碌的一天,很往日一样李浩送王香回家后,两人又来个深深的接吻.

夜深人静,月色如水.李浩在吃完宵夜后,看这女友的一间卧房还亮着灯,他想女友这么晚了,还在忙工作,自己也要加油,于是就走了.但他却不知道在女友的房内是怎样的情景.一个美貌妇人慵懒的躺在床上看书,而脚下有一个姿色还算不错的女人正捧着她的脚细心的舔着,这个人就是王香.美妇人把书放下,看着脚下的王香说道,好了,别舔了,我和你说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主人,我不需要考虑,您说什么我都答应,恩,那好,完了找机会我让你和我儿子认识下,后面就看你的本事了,要不是我儿子实在找不下女朋友的话,我也不会找你这个贱货,美妇人愤愤的说着,美妇人叫夏月,42岁,可是一点都看不出来,新月般的长眉,两排密密的睫毛,端秀而骄傲的鼻子配着红嫩巧致的樱唇,她的美丽中又含着妩媚娇艳、风情万种……

对王香来说夏月这个主人是跟谜一样的神秘,她甚至不知道夏月的年纪.甚至也不知道夏月的名字,但是十年前自己意外的撞上了这个可以主宰自己生命的高贵女人.那是在王香刚读高中的时候,王香像往日一样的高高兴兴的放学回家!但是当她会到家的时候,却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她一到家就听见了狗叫声,像是人叫的!“家里养狗了吗?” 王香好奇的探个究竟,她悄悄的打开门偷看.只见王母全身赤裸,身上有一条条血色的疤痕,像狗一样的爬进了王香的卧室.王香也干净偷偷跟着过去,马上躲在沙发一侧.她又看见王父也在里面,也同样是全身血色疤痕,夫妻两爬到了自己的床上.干什么呢?王香很好奇,她又悄悄的走进前一看.吃惊了,自己的枕头上居然有一堆黄色的屎,而自己的父母居然像狗一样的在吃屎.王香使劲的揉揉眼睛,不敢相信.这时候王香隐约的听见了自己身后的脚步声.她转头一看,一个很神秘的女人从自己家里走了出去,她穿着黑色大衣,脚上穿着黑色皮靴.“砰!”的一声,关门了!王香闷了一会后似乎明白了什么,赶紧冲了出去.可是当她走到楼下的时候,那个女人已经开着一辆阿斯顿马丁,飞快的开走了.

发生在自己眼前的这些事情,王香一个也想不明白.她忽然想到了自己的枕头上,居然有别人的大便.她就感觉到恶心,然而她又想不明白.自己的父母为什么会做那些事情呢?她使劲的摇了摇脑袋,又重新回到了家.只见王父坐在沙发上若无其事的喝茶,王母拿着自己的枕头和被子说要拿去洗了!

王香看这父母居然当刚才的事情完全没发生过一样,她更是不解.她决定了要揭开这个秘密.

为了弄清楚状况,从小好奇心强烈的王香.第二天故意向学校请了病假,她想用一天的时间弄清楚这件事.所以她早早的就回到家,躲在楼到上.然而很长的一段时间都没等到什么.王香开始扫兴了,但是她当打开自己家的房门时.却发现了一双很名贵的高跟鞋.“这是谁的鞋子!”王香拿这双鞋看了看,着高跟鞋一看就是国外进口的,做工十分精致.她放在手上摸了摸,不知道自己脑子是怎么想的,居然拿起了闻了一闻.一闻就闻到了一丝怪味,有点像咸鱼般的味道想不到这么名贵的高跟鞋居然这么臭,看来这鞋的主人穿了很久,还是个汗脚。但也不清楚怎么回事,王香一闻还上瘾了,她居然对着鞋垫舔了一舔.天啊!我这是怎么了,王香想不到自己居然会做这种龌龊的事情.她赶紧放下高跟鞋,果然经过母亲的房间的时候看见一个隐乱的场景.只见上次开名车的那个高贵女人舒服的坐在王父脸上,而王母则像只狗一样的在舔那个女人的丝袜脚,除此之外居然还有一个美得让王香自卑的女人也同样捧着那女人的脚在舔.“爸爸,妈妈,你,你们在做什么!”王香冲进屋子里,她想推开那个女人,想把父亲从那女人的屁股下拖出,想把母亲从那女人的脚面前拉开.然后一步小心她却滑到了,这一滑整个人直扑地上.而王香的脸居然正正好贴在刚才母亲给那女人的洗脚的盆里.什么都没做成,还喝了别人一盆洗脚水.“真是丢人丢到家了!”给那个女人舔脚的一个美女说道.

看见女儿为救字却落得如此狼狈,王父王母的心里也是怪怪的.一方面他们感动女儿的孝顺,一方面他们也气愤女儿的鲁莽,在主人面前居然如此失态.王香爬了起来,洗脚水弄湿了她的脸和头发.她静静的看着躺在床上的那个女人.”天啊!”王香很惊讶,这个眼前的女人,说不出的高贵气质,让自己的愤怒顿时转换为自卑,只见那女的很是充满鄙夷的看着王香冷笑下,王香更是看呆了.那女人随后从床上站了起来,从王香的身上踏了过去.“天啊!我这是怎么了,居然被那女人当成脚垫!”当王香醒了过来时候,那女人已经从王香身上走了过去.临走时又是对王香冷冷的笑了笑.王香却看着她羞辱完自己和父母后,再次静静的从自己家里走了出去.王父,王母觉的今天的事情都被女儿看见了,就索性高速她,而且王香也一直追问父母为什么会这样那女人是谁.王父王母道出了十几年前的事情.十几年前,王父王母中专毕业后就从乡下前往大城市打工.火车“咚隆隆”继续向前驶着,放眼望去,全都趴着个身耸拉着头,所有的人好象都睡了,这使得原本就冷清的车厢更加的没有生机。却时不时的传来与此时极又有点矛盾的鼾声。一会儿,火车在一个小站停下来了,看着外面零星的灯火。


这时候王父王母上车了.那时候的王父蓬头逅面,皮肤黝黑,王母虽然长相清秀,但是两夫妇的身上带着一副土气.这时候王母不小心撞到了一个女孩的身上,那女孩年纪与自己差不多,可能比自己小几岁.嘴角微微一翘,眼神里充满着鄙夷,王母一下就紧张的不行,立马拉着王父向前走了,女孩的位子本来就有点靠后,而王母向前走了几步便到了尽头,便四顾起周围的位子里,也许觉得并周围并合适的位置,又往回走了起来,刚到女孩处.那王父的发现附近好象就女孩对面有一张好的座位了,就叫起王母把包放了下来,对着那女孩笑了笑,坐在那女孩的对面。 而那女孩则在看书.王父王母那时候是情侣,在谈情说爱.自己去了城市后要干什么,以后要做多发达.两人聊着聊着,王父却看见那女孩随意了拖了高跟鞋,双脚搁在对面的椅子上,倚在椅子边头搭在窗沿上想小睡会.而那女孩的脚放在了王父的椅子上——不偏不斜正好放在档部的位置弄得王父心里好象很尴尬.眼睛时不时的瞄着女孩的双脚.当时女孩外面套着柔滑的丝袜,显的格外的娇媚。不由间王父开始呼吸急促起来了,心里越想越乱,越乱心里越想越乱,越乱心里越想,“这是怎么了?我怎么这样子了,该死!”王父仿佛在这样说到.却又无法克制着自己的思想,再次埋头间,王父发现他那东西居然雄赳赳的挺了起来,裤子都完全都涨了起来,思维已经有点开始不受控制了,王父慢慢的伸出了手,然后轻轻的捏了下,而王母看见王父的行为也很气愤,她本想转眼去瞪一瞪那女人,甚至想站起来跟她说把脚放开.可是她看了那女人的脸后,却脸瞪的勇气也没有了.也许觉得肚子饿了,王母就拿起了去泡了两碗面.当她泡完面后,还发现那女人的双脚翘在中间的桌台上.方便面刚泡,太热没办法!自己有没勇气叫女孩把脚放开,只能对着那女孩的脚Y前吃吃喝喝.这时候女孩似乎发现了什么,扑哧一声笑了起来。看见王父王母都抬起头奇怪的望着她,女孩便心生戏弄:“你们吃的还好吧。” “恩、恩”情侣两人心里都咯噔一下,果真面红耳赤起来。王父王母心理紧张的不行,王母见那女孩鄙夷的看着他们,悲哀感居油然而生.但女孩还是没把自己的双脚放了回去,而是继续的看着书,而这时候王母因为没拿好碗,不小心把所以的面都倒满地都是,还有少许的落在了女孩的高跟鞋和裙子上,女孩一看那王母居然吐自己身上了,不由生起火来:“你是从来没吃过面还是没喝过水呀,居然吐到我身上来了!”女孩很是气愤.“啊,对不起,我没注意,真的没注意,我来帮你擦了吧!”王母慌慌张张的说。“哼,那还不快点!”王母抽出了点卫生纸,别扭地钻入了桌子下面。“你那纸也配擦我的鞋?你知道这鞋多少钱吗?”女孩低头看下了王母那带着点稍稍污垢的纸巾,火又冒了起来.这时候王母感觉两只手背传来了尖利的刺痛,脸也贴住了一团温软。“啊!”王母痛苦的叫了起来,她抬看了一下女孩。女孩正在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她,那眼神充满了威严,冲满了鄙视,冲满了命令,充满了杀伤力,征服力!“用你的嘴把舔干净吧!”只见女孩低下头轻轻的对王母说到.王母手被踩得很痛,想起来反抗,居然都没勇气.只好就乖乖的把舌头慢慢的伸了出去,心里又传来阵阵屈辱感,但又毫无办法,只得狠下心了,一横心,嘴巴就在鞋上舔了起来。 !想完后,王母屈辱的趴了下去,伸长了舌头,细细的舔起了女孩的高根鞋!而生为男友的王父看着女友王母被别的女孩戏弄而无动于衷。




王母屈服了,被这么一个女魔头缠着,而且自己是乡下人进城,家里人都指望自己有钱途有发展!看来自己只好照办。于是舌头慢慢的伸了出去,心里又传来阵阵屈辱感,但又毫无办法,只得狠下心了,一横心,嘴巴就在鞋上舔了起来。 !想完后,王母屈辱的趴了下去,伸长了舌头,细细的舔起了女孩的高根鞋!而生为男友的王父居然无动于衷。王父很想反抗,可是女孩的另一脚不知道什么时候踩住了他的命根。王父见自己女友受到了如此侮辱,心头一热,就扑了过来,而女孩早就提防起了王父了,.见他扑过来,在还未压倒自己之前,一曲膝一膝盖顶在了男孩的档部,王父便一头栽在了椅子上,看见王父这么快就没有了反抗力,女孩更是得意,顺势一坐把王父的头压在了屁股下面。使劲的扭了扭臀部,王父只是呜呜的发出了点声响。俯视着还在含着自己高跟鞋一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大的女人,女孩笑道你服不服,服的话点个头,然后把我的高跟鞋舔了,我就放了你们,不然的话,你看看你男友还能支持多久吧? 




王母盯着女孩,仿佛要把她吃了一样,但看了看还在女孩跨下受罪的男友,王母屈服了,“如果你真的放了我们的话,我就答应你~”王母的声音估计就连她自己都听不清了。 “哈哈哈哈”女孩边笑边收回了腿站了起来。 砰的一声,王父栽在了地上,王母急忙把他拉了起来,看见王父的脸已经涨成了猪干色,啊~假如再等会的话说不定他就死在这女孩的屁股下面了,这他死了都不安心呀。王母心里感慨道。“好了 好了,都没死吧,没死就给我舔高跟鞋吧!”女孩说完便把腿伸到了跟前。两人都是有气无力的捧着女孩的脚,伸出了舌头缓缓了舔了上去。 “哈哈哈哈,这就是不自量力的结果!”王父,王母趴在了地上,一个抱着女孩的左脚,一个抱着女孩的右脚,舔了起来,而情侣两的哭哭啼啼的让女孩也很不耐烦!人有三急,女孩不例外.女孩正在此时既然觉的有点拉肚子了!看了看王父和王母一下,对王母笑了笑.便一把拉住王母的头发。王母不知道女孩要把她拉到哪里。只见一横向着厕所走去,王母有点慌张了,可是门被女孩马上反锁。. 


“你要干什么?”王母吃惊的问到,只见女孩狠狠的一巴掌往自己脸上该了过去!这么一扇就倒了下去,女孩把王母的头按到了马桶上,并且不知道哪来的绳子就这样把王母捆绑在马桶上。王母的头背靠马桶,而女孩就怎么坐了上去。“你要干什么!”王母感到了恐惧。只见女孩脱下了内裤,王母看着她那洁白的屁股在自己脸上坐了下来,她的屁眼贴着自己的嘴,自己不争气的嘴居然张开。很快,她的梅花瓣一阵蠕动,一条黄色的长屎出来了,她一共拉了三条都是和长很粗的,把王母的饿嘴都撑满了,此时王母觉满嘴都是奶奶的臭屎味,王母哭了!平生从未受过这样的侮辱,而自己的嘴巴却还不使劲嚼着,然后吞进去。“怎么吞不下去?要喝点饮料吗?”只见“哗”的一声一股金黄色的尿液奔泻而下,充斥着王母的面部和口腔,她来不及反抗,只得大口大口的咽着,嘴里还来不及咽,就从鼻孔流了出来,整个头部都被尿给浸湿了。 啊,真舒服呀!“你知道我们在厕所干什么吗?啊? 哈哈”女孩嘲讽道。看着王父默默的抬起了头,女孩指着自己的跨说“她在舔我的这里,在给我口jiao,而且还喝了我的尿,甚至吃了我的屎……” 王父听了以后居然一点反应也没有,因为此时他自尊已经完全的丧失,精神也已被彻底的击垮;甚至,他已找不到活下去的理由了。双眼盲目的搜索着,发现了王母还跪趴在地上,心里一紧,把她拉了起来......

天开始亮了,黎明的一丝阳光终于到来了,随着播音员播报着终点站的到达,王父王母本以为终于可以解放了,想不到从那一次后.夫妻两就与那女孩有了不解之缘,最终夫妻两都成为女孩的奴隶.而王父还告诉过王香更吃惊的,原来王香在王母生她的时候,由于王母奶少,不好挤出来!而后来主人(就是那女人夏月)来他们家,发现自己的母狗孩子生了,于是用脚帮王母踩出奶来,而王母身上的奶是给夏月洗过脚后,在给年幼的王香喝的,这一喝就是一年.王香肯定没印象! 

听父母讲完后,王香心理一阵阵寒意!想不到自己的父母居然这么贱,想不到自己这么悲哀,有这样的父母,也想到了自己也许也是遗传了父母的犯贱,才会去舔那女人的鞋,还被她从身上踏过,都未觉的屈辱.想到这些,王香叹了口气.她离家出走了,在也不想见父母了,然而却想不到自己依然无法拜托跟父母一样的命运.从那以后,王香虽然不在想见父母,不在想那些事情.但是她心理貌似又了一种很奇怪想法,她居然对前次舔过那双高跟鞋的味道,念念不忘!每天晚上都是做脸扑到那女人的洗脚盆上的事,总是想着那女人再次从自己身上走过,甚至踩在自己脸上,乳房上!王香想知道自己为什么有这种心理,就上了网些资料,不想这一查居然查到了SM网站,彻底激发了王香的奴性,从那以后王香对这方面了解越来越多,人格也越来越堕落,她迷了上去.她渴望自己是个母狗,而牵着自己的是父母的那个女王.“反正我这一家人都是贱!而且她是我父母的主人,我也崇拜她,而且我还是喝她的洗脚奶长大的!不如.....”王香想着,于是就又回到了家中!“爸,妈!那女人是谁,能把你们的主人也介绍给我吗?”王父,王母很吃惊.但王父却无奈的叹了口气道:想不到我们真如主人说的一屋子贱货!自己的女儿也无法拜托这样的命运,而他也早想过把女儿献给主人!“看样子,那好吧!”王父说道.果然几天后,王父,王母带了女儿去了那女人一个的别墅里. 

王父,王母带着王香回到别墅里,王香看见那女人坐在沙发上玩弄着手里的水晶高脚酒杯看着王父,王母爬向那女人.王父,王母一人抱起那女人的一只脚虔诚地吻着那女人的脚趾。“主人,我女人已经决定当你奴隶了!。”

一旁跪着的王香则有些害怕不敢吱声。

“哼!果然一屋子都是贱货!。”那女人的丝袜足尖蹍动着王母软软的乳房。接下来的话语,让王香对这个女人更是崇拜的不行!原来这个女人早就知道王香的下贱心理了,一切都是有安排的.那女人之所以一个星期的高跟鞋没洗,故意到王香家里打了洗脚水放在那,居然都算好了!而王香在舔那女人的高跟鞋的情景.


“还不跪下,给主人舔脚”王父对女儿说道。

“贱货!我要她舔了吗?你女儿还没这资格。”说完后,那女人一个狠狠的皮鞭抽打了过去。

“王冰(王父),你这个奴才,居然敢给我做决定,你女儿连吃我屎的资格也没有,懂吗?”那女人责问道,同时转过脸鄙夷的看着王香,眼睛里对这个可以做自己女儿年纪的年轻女孩相当不屑.

“主人,我能这么叫你吗?我很崇拜你,我知道我很贱,就让我和父母一样服侍你吧!”王香终于忍不住了跪下去了.那女人看着王香讽刺的说到:说什么,没听见!王香又说了一次.“哼!你比你父母还没劲,这么快就屈服了!就看你的诚意吧!”说完后,那女人指了指厕所:把我刚才用过的卫生巾,还没冲掉!把她刁起来,从别素里滚出去!王香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女人的心既然如此歹毒!而且自己在贱,怎么可能让周围的人看到啊!但是想着自己还有许多资料在那女人手上,她可以随时威胁自己!何况自己确实崇拜这女人,只好照办了


全部评论(0)
  • 暂没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