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长篇足控H小说

•  发布时间:22-04-14 20:56:58   •   作者:管理员   • 收藏 1

我和雪儿同居了3年了,也不是没想过结婚,只是不习惯那一纸婚约的约束罢了。脑子里浮现出雪儿那张清丽绝美的脸蛋,心里由然而生出一种罪恶感,可是,当另一张脸也浮现了出来,罪恶感已经淡化了,另一种性欲高涨的情绪开始在心里燥动。这张脸没有雪儿的美丽清纯,却充满了妖艳风烧的诱惑,虽然我明白,杨艳只不过是一个三陪小姐,一个技女,但好象有无穷的诱惑吸引着我。 我是一个m,一个天生的m,从小就喜欢就崇拜那些美艳的女人,总是幻想着做她们的“女又”隶。直到我遇到了雪儿,雪儿天生的丽质和清纯高贵的气质,让我着迷,一时,我好象从恋足中脱离了出来,和她在一起时我感到远离了那些邪恶的想法,我开始恢复一个正常人的爱恋和思想。可是这种情况并没有维持多久,同居大半年后,我开始有意无意地将一些有关恋足的小说,图片,电影给雪儿看,希望把她陪养成我的女s。雪儿起初震惊,娇羞,但又感觉新鲜好奇,直至后来习惯接受,令我意想不到的情况是,她竟然也喜欢做m。而不喜欢做S。 我开始在烟花酒楼里寻找趣好,后来,我发现了杨艳,一个妖艳风烧冶荡的女人,我的被虐欲在她那儿得到极度的满足。 怀着极度的忏悔,我在雪儿的面前坦白了我的过错,深爱着我的雪儿自然带着醋意地娇嗔着骂了我一通,赌了一下小气儿就原谅了我。 没想到,几天过后,雪儿竟然在我们**过后,娇羞地咬着我的耳朵对我说,让我把那个妖媚的女人带回来,我们一起玩。惊异的我,明白雪儿的意思,疑虑地问:你真能接受?受得了么?雪儿不说话,飞着红晕的俏脸双目紧闭着,赤裸地胴体拥入我的怀中,紧紧地把我抱着,,,,,,, 杨艳真是一个性感的尤物,我拥着她柔软的身躯时,xia ti一阵竟然冲动。当我告诉她此行的目的,她吃吃地娇笑了起来。当接过我递过去的小费时,她自然一口答应。同时白了我一眼:“真是一对贱人”。 回家,开了房门。我和杨艳仍然是相拥着进了房间。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雪儿从厨房里跑了出来,显然她有些急促不安,好象这不是她的家,是一个陌生的地方了,拘束得有些手足无措了。而且,她好象经过精心地修饰化妆了,她结结巴巴地喘着气道:“你们回来了,,,,”。倒是杨艳这小烧货,大方自在地好象回到了自己的家里,并没有回答雪儿的问候,扭动着腰肢及下面丰满滚圆的臀部,仪态万千地步向客厅,直至在沙发里舒服地坐下。跷着腿,嘲弄地盯着雪儿:“你,就是那条贱母狗?”雪儿一时涨红了俏脸,却又不敢回看这个风烧女人,垂下头低声应到:“是”。“过来呀,老站在那儿干吗”。雪儿拘束地走到杨艳的面前,杨艳不作声,脸上带着嘲弄的微笑盯着雪儿,雪儿垂着头,羞红了脸却又不知该如何是好,几秒钟过后,雪儿突然跪了下去,头俯得低低地埋在地下。杨艳娇笑着用水晶高跟凉拖的脚尖抬起雪儿的下巴: “长得挺漂亮的啊,,,不过,,,,只配给本小姐甜脚趾,贱狗狗,来,把本小姐的脚舔干净。” 雪儿开始狗一样地匍伏在地吻舔着这个妖艳女人的脚。我一阵躁动,也跪着狗爬了过去,恭敬地舔舐着她另一只脚,她的脚很美,只不过走了一些路沾满了尘土,在我的舌头的舔舐下,回复了本来的雪白肌肤,舔在嘴里的污垢我也贪婪地吞咽了下去。杨艳咯咯地娇笑着,伸下手来,将我的头发拽着将我拉向雪儿舔的那只脚:“来,两条贱狗好好地在本小姐的脚上亲吻吧,咯咯,,,,,。”雪儿娇羞的闭上了眼,脸上半是因羞辱半是因兴奋而泛起红晕,煞是可爱,我爱煞地亲吻了雪儿香唇,同样的,雪儿美丽的小嘴里也散发出这个风烧女人的脚的微臭,我的下面冲动地阵阵地勃冲了起来。一面舔着杨艳的美足,上面同时女王招奴|SM调教|SM女王|恋足|丝足|女主天地|上海女王|北京女王|中国女王信息大全-上海北京各地女王招奴SM女S恋足丝袜男M 沾有雪儿的口水,我感觉好幸福,而且不时嘴唇和舌头碰到雪儿的香舌。在我和雪儿的共同努力下,很快的,一双美足被我们舔得干干净净。杨艳娇笑着用脚玩弄着我们,让我们学着狗叫,追逐着她的脚爬来爬去,有时她用脚叼起她的水晶高跟拖鞋踢出去,让我们爬去用嘴含着爬回,爬慢了的自己用她的高跟鞋底抽脸,我当然都让着雪儿,实在不忍雪儿那粉嫩吹弹欲破的俏脸被鞋底抽打。在我们夫妻的精心伺奉下,妖冶女子开始自傲了起来,她“啐”地吐了一口浓痰在地板上,用脚趾点了点,命令雪儿:“把它吃了。”我担忧地看着平时有洁癖的雪儿,没想到雪儿竟然驯服地爬了过去,趴伏在地上,将痰舔吃了,看她的神色竟然十分陶醉沉迷,舔吃干净后竟然还卑贱地跪在杨艳的脚下叩头谢恩,杨艳得意地浪笑了起来。 房间内,我们三个人都同样地赤裸了起来,所不同的是,我和雪儿脖子上套着狗链跪伏在地上,而杨艳则高高地站立在上,脚上仍然趿踏着水晶高跟拖鞋,映衬着她的脚纤秀美晶莹而又性感十分。望着这两个同样美丽的胴体,我不禁暗地里比较了一下,雪儿似乎还是更漂亮一些,而且清纯美丽得象仙子一般,气质也高贵。杨艳呢,妖媚冶荡,而且有些艳俗,引诱人犯罪,就象一个魔鬼,但高贵的仙子似乎现在已被性感的魔鬼收服了,恭顺地趴伏在魔鬼的脚下,成为了一只狗。正暇想间,杨艳一抬玉腿,鞋底已经踹在我的脸上:“干什么呢?你,贱狗不挂赤裸着性感的胴体杨艳吃吃地浪笑着,骑坐在同样赤裸的雪儿的背上,雪儿柔弱地挣扎着驮着这个妖冶的女郎爬行着,我则狗一般地爬行在后面,脖子上的铁链被杨艳牵在手里,嘴里衔着她的高跟鞋。偷偷地向前望去,眼前就是两个美女丰满雪白的臀部,雪儿柔弱的身躯显然不适宜被如此对待,虽然她的手和腿都撑在地上,明显地不时可以看到因失力而不时在擅抖着,隐隐可以看见扭动的丰满的臀部中黑黑的森林已经湿润,雪儿的心理与身体的反应可能背道而驰吧,背上的那个妖艳女子,一点也不怜香惜玉,悠然自得地高高在上,不时拍着雪儿白嫩的臀部,得意地娇笑着,胸前一双晶莹高耸的双峰不时因放声浪笑而擅动着诱惑人心神。 晚餐,同时也是演变成屈辱地程式。在餐桌前,只有这个一丝不挂风烧的女人妖冶而风情万种地高高坐在餐桌旁,品尝着雪儿精心烹制的晚餐。而我和雪儿肚脖子上的铁链已经拴在了餐桌的一脚,就象两只乞求S人怜悯的叭儿狗一样,小心翼翼地蜷伏在妖艳女人修长均匀的玉腿之下,恭顺而又虔诚地用自己的舌头伺侯着她的一双玉足。不时,杨艳将她嚼过的食物吐在地上,引得我和雪儿争先恐后地快速地爬过去舔吃干净,这又引得她一阵娇笑,似乎我们真的成了两条下贱的叭儿狗,她也更加高贵了起来。“喏,这里,来,,,,啧啧,,,,,”。她用筷子挑起一团食物,扔在地上,伸出雪白的玉足,用足尖点了点,竟然象唤狗一样地使唤我们起来。 又一团食物扔在地上,我和雪儿连忙狗爬过去,伸长颈子正待舔食,一只雪白美丽的玉足伸下,踏在食物上,我和雪儿收不着劲,双双吻舔在这只高贵的玉足之上,乞怜地向上望去,妖艳女人一双明显带有风尘的媚眼戏谑地俯视着我们,聪明的雪儿立即“汪汪”地学着狗叫,摇晃着屁股讨好地吻舔着这只美丽高贵的玉足,希望玉足的S人能够轻抬玉足,让我们吃到下面香喷喷的食物,我也汪汪地学样。可惜杨艳只是娇笑着,好象并没有移开玉足的打算。我确实肚子里饿得咕咕直叫,我只得将头进一步俯低,以至于贴到冷硬的地板上,我伸长了舌头,将舌头拱进冷硬的地板与她温暖柔软的玉足底下,在她高贵的玉足与地板之间的缝隙,艰难地舔食着。她哈哈地大笑了起来,,,,, 在地上只吃了个半饱,晚餐已经结束,我们只有享用餐后的最后一汤,那就是杨艳的洗脚水,为了喂食我们,杨艳美丽高贵的脚上已经弄脏了,而我和雪儿跪着伺侯她洗脚后,她很慷慨地将洗脚水赏赐给了我们。 餐后,一丝不挂的杨艳舒适地半躺在沙发里看着电视,我则跪伏在地上给她当搁脚凳,雪儿自然在厨房里收拾餐具。一会儿,雪儿从厨房里爬了出来,跪在沙发下亲吻着杨艳搁在我背上的玉足。杨艳抬腿将脚从我的背上放下,雪儿追逐着亲吻着,我也转过身趴在地上舔舐着,杨艳一把拽着我的头发,将我拖至她的胯间:“舔。”我顺从地舔舐起来,不过当着老婆的面,毕竟心中忐忑,偷眼向下看去,雪儿好象并没有什么不满,仍然恭顺地舔着妖荡女人的脚趾。 雪儿站在大街一角,眼望着对面那个霓虹灯闪烁的地方,不时有衣冠楚楚的男人和妖娆媚人的女人走进走出,当然,也有衣冠不整的粗汉,那毕竟不是一个档次很高的地方,那就是黎仁艳上班的地方――"红唇夜总会",夜总会的名字和黎仁艳这个人一样的俗气但又充满了诱惑。一想到黎仁艳,雪儿就有些魂不守舍,那个妖冶\娇艳\妩媚\时髦\傲气\的人儿啊,这两天雪儿无时无刻不在想念。雪儿下意识地将手中拎的手袋抱在胸口,想借此动作来鼓足勇气,手袋里装的是黎仁艳前两天在家里换下的衣服,当然细心的雪儿已经将它洗熨得喷香干净,今天下班借送衣服给她,其实是只是想见一面。但不知黎仁艳见自己来了,会是什么的态度啊,雪儿心中忐忑了起来。 在夜总会的吧台前,一边的那个穿着暴露的妖艳小姐戒备地审视着雪儿,难怪,雪儿一身的打扮和这里不相符合,怎么看雪儿也是一个高雅的白领,怎么口口声声说是艳子(黎仁艳的姐妹总是这么称呼她)的朋友呢?难道是艳子勾引了谁的那老公,老婆跑来算帐了?这种事情这里的小姐是司空见惯了。经不住雪儿苦苦哀求,那个小姐就在吧台打了一个电话给黎仁艳,然后冷冷地对雪儿道"跟我来"。 穿过震耳欲聋的大厅,出了一个偏门,经过一个窄长的过道,音乐声小了下来,雪儿的心却"砰砰"直跳了起来。真不知道黎仁艳见了她会怎么地对待她。上了一个长梯子,终于到了。 看来,黎仁艳她们住的环境不怎么样,生意也不怎么样啊,一个套间,也不知是三室一厅还是四室一厅的,到处挂着内衣裤什么的,整个房间显得凌乱而有些脏兮兮的。客厅里坐着几个艳俗的小姐,打麻将消磨时间。见了雪儿都抬起头来,微微有些诧异地打量了她一下,又埋着苦战着,还有两个小姐坐在一边看电视,有一个嘴里还叼着香烟。带雪儿上来的那个小姐粗鲁地走过去拍打着一间卧室的门,嘴里嚷嚷着。 门开了,门口显现出黎仁艳慵懒的样子,身上随意地披了件宽松的衬衣,显露出丰腴修长雪白的大腿和深深的乳沟,脚上趿踏着一双半高跟的拖鞋,雪儿一时心情激动,张开嘴,想喊但当着这么多人一时不知怎么称呼黎仁艳,涨红了脸,双手把手袋递了过去,呐道:"。。。我把衣服给你送来了。。。"。黎仁艳斜睥着雪儿,卟地笑了起来,一边敲门那小姐疑惑看了看她们:"艳子,没事吧,没事我去前面了"。黎仁艳娇声道:"没事,怎么会有事哟,去吧,谢谢了啊"。 黎仁艳没接手袋,却侧身示意雪儿进去。 这间房间不超过十四五个平方,却有三铺床,显然,黎仁艳不是一个人住。夜总会的条件也不允许小姐们一人一间房。 门已经关上了。黎仁艳打了个呵欠,坐在床边的一个破旧的沙发上,娇声道:"小母gou,怎么想起到主人上班这儿来了?"雪儿扑地跪下:"主人,贱婢帮您送衣服过来了,,,,而且,,,想您"。"真是犯贱,不过,还挺乖的,,,想舔本小姐的脚了吧,来,主人赏你了"。黎仁艳傲气地跷起修长的美腿,将右脚伸到雪儿的鼻尖,雪儿感激兴奋地恭敬地双手捧着,仔细地舔了起来。 "我还要睡一会儿,你自便吧"黎仁艳也不管雪儿,倒在床上就睡了。大概昨晚熬了夜吧。 雪儿跪在黎仁艳床下,舔了一会儿黎仁艳的拖鞋。直到把拖鞋舔得没有一丝异味了。才恋恋不舍地放过拖鞋。开始替黎仁艳打扫整理房间了,她觉得,该为主人做点什么事才好,等会黎仁艳醒了,会很高兴的。 将黎仁艳床下的脏衣服脏袜子内裤什么的收了出来,却开始犯愁。不知道在那儿洗,只好出了房间,问大厅里看电视的那两个小姐。在小姐疑惑地注视下,她羞红了脸,将衣服抱进了舆洗室。唉,这里条件真是不太好,没有洗衣机,雪儿即懊恼又有些甜蜜,为自己崇拜的人洗。 而且更可恼的是,偶尔小姐进来上卫生间总是不关门,而且大多不冲水,一股尿烧气直冲雪儿的鼻子,雪儿皱起秀气的鼻子。在忍耐难闻气味的同时,雪儿又遭到她们疑惑惊诧的目光。 晾完衣服。雪儿开始整理房间,将东西都放整齐,用抹布擦了一遍桌椅,她开始趴在地上用抹布擦着地板。其实这地板好久没有受到过这种待遇了啊。 黎仁艳都起来了,雪儿还在辛苦地劳动着,黎仁艳呵呵地笑着,夸了一声:不错,继续。就出去看客厅的小姐们打麻将了。雪儿隐隐听到外面传来小姐的调笑声,好象是说怎么艳子让朋友做事,自己跑出来玩了,却听到黎仁艳娇声放肆地笑道,朋友,哈哈,,,她只不过,,下面的声音就听不到了,,,,外面曲曲地一阵小声说话的声音,然后是小姐们哄堂地大笑,,,。雪儿一颗心都差点跳了出来,难道,,,,黎仁艳真的对她们都嫉了,,雪儿又是感到羞辱,但又有一丝渴望,更多的是害怕。 接着,偶尔有一两个小姐嘻嘻哈哈都走进房间来,什么都不说,看了看趴在地上擦地板的雪儿,大笑一阵又出去了。害得雪儿羞红脸始终垂着头,不敢抬头。又一双穿着尖头高跟皮鞋的小姐走了进来,也嘻嘻地笑了一阵,怪叫道:不好意思,把你擦的地又弄脏了,这里,说罢还用鞋尖指了指她刚才站的地面,雪儿默默地爬过去用抹布擦拭着,那小姐却并不走,高高在站在雪儿的面前。雪儿正要转身继续擦地板,那小姐却嘻嘻地娇声道:我的皮鞋也脏了,可不可以麻烦你擦一擦呢,雪儿头一下昏了,又羞又感到耻辱,慌乱中抬起头,却看见小姐那娇媚的笑脸带着蔑视俯视着自己,雪儿慌乱地拿起抹布下意识地擦向小姐的皮鞋,那小姐却倏地收回了脚,跳着闹着跑了出去。害得雪儿一时脑里空白,楞神了足足有一分钟。 却突然听到黎仁艳大声叫唤自己,把她的那另双水晶高跟拖鞋拿出去。雪儿连忙放在抹布,将拖鞋拿起跑到客厅,却见黎仁艳正坐在麻将桌旁一边观战,一边大声谈笑着,见了雪儿拿着拖鞋跑了出来,一张俏脸立刻拉了下来,雪儿拿到鞋到黎仁艳面前,一见黎仁艳虎着脸,也是一惊,双膝不自觉地跪了下来,小姐们又是一阵哄笑,黎仁艳却不笑。伸出春葱般的玉手,"啪"给了雪儿一个耳光,小姐们都不笑了,紧张地看着她们,黎仁艳娇叱道:"你以为你是谁,不喜欢就不要来找我,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了,贱母gou"。说完,又扬起玉手,啪,啪啪,啪,当着众小姐的面,狠狠抽了雪儿四记响亮的大耳光,雪儿两个漂亮的脸蛋被扇得左右摆动,脸上清晰地显现出红红的巴掌印。当着这许多人,雪儿屈辱地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却不意中望到黎仁艳那气愤地俏脸,"唉,都怪自己,都这样了还顾什么脸面,让主人生气了"雪儿连忙向黎仁艳叩了个头,想说点请求宽恕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一咬牙,转过身,向黎仁艳的卧室爬去,背后又是一阵哄笑。 雪儿嘴里衔着黎仁艳的水晶高跟拖鞋象gou一样地爬出来,爬向黎仁艳,在小姐们的哄笑中,恭敬地跪在黎仁艳的脚下,将拖鞋从嘴里吐出来,小心地放在黎仁艳的面前。黎仁艳将一只脚抬起,半高跟拖鞋从脚下滑落向地面,雪白的玉足伸到跪伏在地上的雪儿脸前"舔"。雪儿恭顺地双手捧着,恭敬而仔细地舔舐了起来。小姐们从开始雪儿爬出来就停止了麻将,也停止了看电视,一个个脸上写满了惊诧,甚至忘了哄笑。不可思议啊,在小姐们无聊平静的生活里,一丁点事都会引起波澜大哗,更何况出现了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 终于,一个小姐尖叫了起来:"艳子,我太崇拜你了,这都可以啊"。小姐们开始回过神来,哄然大笑。 黎仁艳微笑着用脚掌拍了拍雪儿的脸颊:"这才乖嘛,开始你都给我姐妹们说的什么,,,是我朋友?现在你说实话,是什么"。雪儿涨红了脸,叩了一个响头,道:主人,贱婢错了,请主人原谅,贱婢不过是主人您脚下的一条贱母gou,任您使唤,供您玩弄,服从您任何命令的母gou而已。雪儿在豁出去的同时,获得了巨大的快感。极度的羞辱和强烈的兴奋,同时袭向雪儿全身的神经。 "任何事,,,,?哇,艳子,你可不可以命令她给我舔舔脚啊"?开始看电视的小姐之一叫了起来。 于是,雪儿被命令爬向那个小姐。这个小姐的脚却并不象黎仁艳那样只有淡淡的肉香,略带一点点脚汗也是轻微的。这个小姐可能有脚气吧,臭气十足,而且有死皮,雪儿皱着眉强忍着恶心舔着,不时有些死皮舔着掉进了嘴里,雪儿也不敢吐出,和着口水咽了下去。那个小姐却还是有些不高兴了,也许是终于找着一个可以欺负的人,小姐哼道:怎么,舔姑奶奶的脚不高兴了?然后抬手给了雪儿一个大嘴巴。雪儿强作笑脸道:"那里,奴儿高兴啊,能替您舔脚是奴的福气啊"。这个小姐道:算你识相。其它小姐又是一阵暴笑。 一个浓妆艳抹的小姐"呸"地吐了一口浓痰在地上"真他*的贱"。黎仁艳娇笑道:"它本来就不是人嘛,一条母gou而已,你随地吐痰可不好,来,贱货,把它清洁了"。雪儿驯服地爬到那个浓妆艳抹的小姐脚下,象gou一样地趴在地上将痰舔着吞咽了下去。害得又是一阵咯咯地娇笑声,惊呼声。这浓妆艳抹的小姐叫高丹,她在小姐们的笑声中兴奋起来,左手一把揪住雪儿的长发向后使劲拉,使得雪儿的漂亮脸蛋整个仰起来摆正在她的面前。高丹扬起漂亮白嫩的右手掌,啪啪啪啪┉┉正反手抽打雪儿十分响亮的耳光,小姐们都鼓掌叫着扇得好!雪儿的脸虽然被抽得火辣辣的,很疼痛,但是这种被羞辱的感觉更使她产生了很大的快感。扇了十几个耳光之后,高丹训斥道:“贱东西,我的耳光扇得你怎么样啊?”雪儿扬着红红的脸蛋讨好地说:“您的耳光打得贱狗儿太舒服了,谢谢您的耳光赏赐。” 小姐们又大笑起来,高丹也开心地笑了起来,命令雪儿道:“张开狗嘴!”雪儿连忙张开嘴,高丹抽了几下性感的大鼻子,然后“呸”地一声,将一口浓痰吐进了雪儿的嘴里。雪儿含着这口香痰,竟然很陶醉的样子。 高丹:“咽下去!” 雪儿点了一下头,嘴里咂了几下这口痰,然后咽了下去。高丹揉了揉鼻子说道:“贱,真是太贱了!滚吧!”说完又一记耳光将雪儿抽得倒在了地上。高丹命令雪儿起来规规矩矩地站在人群当中,雪儿背着手,微低着头,很惹人怜爱。 小姐们都跃跃欲试,想上前虐待雪儿过一下瘾,必竟这在以前都是不可想象会有这样的机会。 其中有一个小姐,个头稍显得有些矮,圆圆的脸蛋,大眼睛。而且又白又嫩的皮肤,仿佛一把就能捏出水来那种。一直在那抿着嘴笑,很可爱的样子。黎仁艳叫道:“陈娇娇,你来呀,别光站在那里笑呀,过来玩玩贱母狗啊,嗯?”那个被叫做陈娇娇的女孩子轻轻地摆了摆手:“艳姐,不了,不了,你们可真会玩啊。”黎仁艳却不管,径自走到娇娇面前,拉起她的手,一直把娇娇拉到雪儿面前,然后说道:“来嘛,这么难得的机会,怎么不玩呢。”说完,黎仁艳回到座位上去了。其实,黎仁艳就是想看娇娇这么一个漂亮的小女孩能否羞辱雪儿呢?想起来这也挺刺激的。这下好了,小姐们也都聚精会神地要看这场戏,她们心想,呵呵,这下可好了,这场虐女大戏会越来越有味道了。 娇娇搓着自己白嫩的玉掌,也不知道怎么做才好,在这种场合下,她自己都红了脸。而雪儿却非常期待,猜不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也许娇娇会先抽她的耳光?娇娇那么白嫩的玉掌抽在自己脸上一定会很舒服的。过了有半分钟了,娇娇还是没有采取行动,小姐们哄笑起来:“呵呵,娇娇连打人,哦不,打狗都不会呀?”雪儿偷眼看了一下黎仁艳,见她正怒视着自己,好像是在对她说:“臭母狗,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雪儿也有些发蒙了,她不知道是立即给娇娇跪下好还是故意惹怒娇娇好,想了一下,她竟大胆地选择了后者。只见雪儿将头扬起来,漂亮性感的小嘴嚅动着,竟嘲弄般地对娇娇挑衅道:“哼,你怎么是这么笨的人啊?我这样的贱母狗你都不敢动啊?你┉┉” “啪”地一声脆响,娇娇扬起玉手,一巴掌抽在了雪儿漂亮的左脸蛋上。别看娇娇的手小,可手劲真不小,一下把雪儿的脸蛋抽得歪在一边。雪儿还未来得及转过脸来,啪啪啪,又是三记响亮的耳光连续抽在了她的左脸蛋上。这下雪儿疼得啊啊地直叫。小姐们大笑着叫起好来,黎仁艳也看得津津有味,而且觉得雪儿刚才的自我发挥主动挑衅娇娇还真的挺好的。 娇娇喝斥道:“贱东西,本小姐不忍心打你,你竟敢跟我对着干?贱货,烧婊子!把你的贱脸摆正了!” 雪儿含着眼泪说了声“是”,就赶紧把脸蛋摆正了。刚刚摆正,只听“啪啪啪啪”,娇娇左右开弓抽了雪儿四记清脆响亮的大耳光。这时在黎仁艳的带头下,小姐们竟然为娇娇鼓起掌来,而可怜的雪儿被娇娇扇得脸蛋转来转去,身体都有些晃动。 娇娇:“把你的衣服全部脱光,狗有穿衣服的吗?”小姐们愣住了,心想这平时柔声细语的小娇娇还挺霸道的呢,呵呵,得刮目相看了呀! “是,贱母狗马上就脱!”雪儿的脸被娇娇的大耳光扇得火辣辣地疼,哪还敢不听从命令,立即脱光了身上所有的衣服,赤身裸体的、像个女囚犯一样规规矩矩地低头站在娇娇面前。别说是男人,就是这些女人看了雪儿的裸体后都不住的称赞。的确,雪儿的裸体简直太性感、太美妙了。 正在这时,忽然小姐们都不笑了,都各自找到座位坐下了。原来,是她们的经理胡明姣来巡查了,她们自然不言语了,都轻声向胡经理打招呼:“胡经理好,胡经理好。”现在也只有雪儿不仅光着个雪白的大屁股,而且是赤身裸体地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胡明姣今年30岁,是个十分高贵美丽的少妇,个子很高,足有1米75之多。皮肤很白,齐耳短发,很有领导气质。高贵、美丽又不失威严的她很有威信,小姐们对她是又尊敬又畏惧,她在这里当小姐们的经理已经有将近五年的时间了。今天是听见这边大吵大闹,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就顺着声音过来了。 胡经理过来后刚好看到小姐们纷纷回到座位向她打招呼,而令她感到十分惊讶的是一个赤身裸体的漂亮女孩微低着头怯怯地站在那里,脸蛋红红的,一看就是刚刚被人狠狠掌嘴的缘故。“这┉你是┉”大美女胡经理都有些愣住了。这时黎仁艳凑到胡明姣面前,把经过向她讲述了一遍,最后告诉她别惊讶,其实这没什么的。胡经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这是真的吗?真的会有这种事?我不是在做梦吧?”黎仁艳:“胡姐,这是真的,她是自愿做我的母狗的,我同意姐妹们玩她的。胡姐,您更应该玩玩这只母狗才对呀!” 胡明姣心想:哦,原来是这样呀!好呀,那就玩一下。胡明姣来到雪儿面前,轻声说道:“抬起来头来,立正站好!”雪儿连忙抬起头,规规矩矩站正站好。雪儿正面看到胡明姣后,胡明姣那种高贵的气质、美丽的相貌、华丽的服装、香香的体味立即征服了她,她真想马上给胡明姣跪下去,如果能让舔脚真是一生的荣幸之至啊。小姐们都静静地看着,看经理如何来跳脚这个犯贱的小母狗。 胡姐用手捏住了雪儿的下巴:“嗯,这么漂亮的的脸蛋,就这么贱要当狗?” 雪儿真的是犯贱了,简直都不能自持了:“请您打我吧,骂我吧,羞辱我吧,那是狗儿的荣幸。”雪儿真想马上跪在地上,但胡姐还未命令她干什么,她什么都不敢做的。 胡姐说了句:“真是贱啊,欠揍!”扬起高贵的纤纤玉手来,啪啪啪啪┉┉左右开弓,不断的抽打雪响亮的大耳光。胡姐打耳光的姿势非常漂亮优雅,而且声音很脆很响。雪儿虽然被打得疼痛难忍,但是被当众羞辱的感觉,胡姐的玉手扇在脸蛋的火辣辣的感觉使雪儿产生了巨大的快感,这样雪儿竟然轻声的呻吟起来。 胡姐:“这个贱东西!跪下!” 雪儿赶紧“扑通”一声跪在胡明姣的脚下,很恭敬的样子。 人生就是那么不可思议,这样的事情居然就是发生了,小姐们个个神采奕奕的,原来经理也喜欢虐待别人,这就更好了,玩个够吧,本来生活就太乏味了嘛。 但更加不可思议的事情还在发生。胡姐命令雪儿跪好后,走到一边,招手让黎仁艳过来。小姐们都瞪大了双眼,她们实在猜不出胡经理要干什么,难道┉┉黎仁艳心里也一阵的紧张,连忙走到胡姐面前轻声问道:“胡经理,您有什么事?”“我┉我┉我的压力很大的┉”胡姐的脸红了,却表达不清自己要干什么。大家也都不解其意,胡经理要干什么呢,也都不敢问。 黎仁艳仗着胆子问道:“胡姐,有什么事您尽管说,我们一定尽力为您办到。这只母狗您也随便怎么玩都行啊,您没看她兴奋得直哼哼呢嘛。”胡明姣终于鼓起勇气说出来了:“艳子,我说实话吧┉其实我也挺┉崇拜你的┉┉我现在┉真的想┉┉尝尝被你打耳光的滋味。”说完这句话,胡明姣把头低下了,俏脸由于害羞红得像苹果。 啊?黎仁艳和所有在场的小姐几乎在同时间喊了出来!天哪,今天这是怎么了?那么高贵那么漂亮的胡经理也有这种嗜好?而且还是M?黎仁艳倒是很清醒:“好了,胡姐,别开玩笑了。如果您不喜欢玩母狗那我们也都不玩就是了嘛,您别真生气呀?”胡姐几乎带着哭腔说:“不,我哪敢生气呀,请您、求您打我的耳光吧,奴婢该打!以前我训斥你们的时候话说得也挺重的,尤其是说您的时候更加严厉,那时我都以为您会生气赏赐我耳光的!我梦过很多次这样的情形了!”这回可以说是真相大白了,原来胡姐竟然真的是崇拜黎仁艳,喜欢被羞辱的!!哦,小姐们长舒了一口气,心里也更加期待接下来会如何了。 黎仁艳这下笑得很是灿烂:“哦,原来是这样呀,本小姐现在还真是手痒了,打你这样的大美女,又是顶头上司,呵呵,求之不得啊。”说完,扬起玉手,啪,使劲扇了胡姐一个大嘴巴子。胡姐忍着疼痛,把那张俏脸蛋摆到正适合黎仁艳打耳光的位置。黎仁艳平时对胡姐是敢怒不敢言,心里又很崇拜她,现在有这机会怎么不使打呢,多过瘾啊。黎仁艳把两只玉手都扬起来,抡圆了玉臂,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左右开弓狠狠地抽胡姐的大耳光,非常响亮。足足连续抽了20记大耳光,胡姐的脸蛋被扇得转来转去,通红通红的,嘴角都出血丝了。不知是真的疼通还是为了配合黎仁艳,胡姐被抽耳光时“啊啊”地一顿大叫。 一顿耳光过后,双方都很满足,小姐们起哄般地叫好。 胡姐:“谢谢主人赏赐的耳光,请主人收我为奴吧。奴婢一定会让您高兴的。” 黎仁艳:“那好啊,本主同意了。来,张开嘴,先送你点儿见面礼。” 胡明姣连忙张开嘴,黎仁艳向胡姐的嘴里吐了三口雪白的唾沫,胡姐竟如获至宝,把唾沫含在嘴里,在命令之下才不舍的将唾沫咽了下去。小姐们纷纷说道:“艳子,咱们经理原来是这么贱个人啊,你说谁能看得出来呀。艳子也是太有吸引力了,她们都主动当你的狗和奴隶了!我们一起玩呀,别你一个人玩呀。” 黎仁艳:“好呀,姐妹们,大家一起来玩。” 有一个叫蒋南的漂亮小姐,长得白白净净的,皮肤细嫩,个子稍矮,1.62米左右吧。因为刚和男朋友分手不久,心情糟糕,难免把情绪带到工作中来,为此经理胡明姣没少训斥她,蒋南是敢怒不敢言,有几次都被胡姐训斥得直哭。今天看到竟然有这样教训胡姐的机会,她如何能错得过呢?一来报复一下,二来因为心情不好正好借此发泄一下。所以她第一个说道:“艳子姐姐,姐妹们,我先来教训这个发贱的经理,大家看好吧。”小姐们附和道:“好呀,看你的了。”黎仁艳也笑着朝蒋南微微点了一下头,表示默许了。 蒋南过来直接冲到胡姐面前,骂了一句:“贱货,你不是挺嚣张的吗?”扬起白嫩的巴掌,狠狠朝胡姐的脸上扇了过去。没想到胡姐竟然伸左手一把抓住蒋南打人的右手手腕,同时挥起右手玉掌,重重地扇了蒋南一记非常响亮的大耳光。蒋南被扇得“啊”地大叫了一声,漂亮的脸蛋歪在了一边,脸蛋上立时现出十分清晰的一个红巴掌印。 胡姐怒骂道:“你个小贱人,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我,我看你是吃了豹子胆了!”说完,啪地一声,又使劲抽了蒋南一记响亮的耳光。蒋南被抽得晕头转向,又是 “啊”的一声大叫,疼得眼泪都流出来了。众小姐哗然,都惊诧得张大了嘴。凭心而论,胡姐是一个很漂亮、很有气质的女人,个子那么高,又是经理,在平时就时真的抽蒋南几记响亮的耳光大家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只是既然现在胡姐已是女奴的身份了,小姐们都不作声,都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了黎仁艳。 黎仁艳刚才还非常得意,现在一下变成这样了,觉得非常没面子。她的心里也有些乱了,难道胡姐变卦了,不想做奴隶了?这下以后小姐们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尤其是蒋南,差不多就得卷铺盖走人了。不过她仍然虎着那摄人魂魄般地漂亮脸蛋,怒视着胡明姣。 其实胡姐是非常祟拜黎仁艳的,心里很害怕她。见黎仁艳那样瞪着她,胡姐赶紧低头走到黎仁艳的身边。竟然当着小姐们的面,“扑通”一声给黎仁艳跪下了,然后语无伦次地:“主人┉您永远都是贱奴才的主人┉只是贱奴还不想被她们玩弄┉┉但惹主人您生气了┉奴婢该死┉”说完,啪,啪,左右开弓扇了自己两个大嘴巴子。 黎仁艳长舒了一口气,心想这贱奴毕竟对自己还是忠心的,小姐们的紧张情绪也缓解了一些。蒋南则是捂着疼痛的脸蛋,呆呆地站在那里不知怎么办才好。黎仁艳想,胡姐毕竟是她们的经理,虽然喜欢被虐,但其实现在只喜欢被她自己一个人虐,自尊还没有完全抛开。自己也不应该操之过急,先自己一个人狠一点虐她,让她忘掉自己的身份,抛掉自尊,才能像雪儿一样,任人摆布。到时自己的地位自然是最高的了,想到这里,黎仁艳心里就有数了。见小姐们都在看着她,她想自己该当众跳脚胡明姣了。 黎仁艳:“起来!” 胡姐:“主人,奴才在您面前只配跪着、爬着,不敢站起来。” 黎仁艳娇斥道:“什么?站起来!主人的话你敢不听?” 胡姐:“主人,打死奴婢也不敢不听您的话呀。”然后起身规规矩矩地在黎仁艳面前站好。 刚站定,黎仁艳的耳光就打过来,一巴掌打在胡姐的左脸,胡姐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右脸又挨了一巴掌。接着黎仁艳左右开弓,啪啪啪啪······,打了胡姐20记耳光。“啊,啊,啊,啊······”胡姐痛得直叫,两个漂亮的脸蛋随着黎仁艳的两只白嫩玉掌左右摆动。很快脸蛋被扇得红红的了。这次再次被黎仁艳当众啪啪地抽大嘴巴子,胡姐产生了巨大的快感,真差不多有点要呻吟出声来了。 黎仁艳:“贱奴才,你当然没有资格在我面前站着了,但让你站起来就是要打你耳光的,明白了吗?” 胡姐:“是,主人,奴婢明白了。谢谢主人的耳光赏赐!” 黎仁艳:“好了,接下来的游戏的叫‘牵着鼻子走’!姐妹们看好吧。”说完,黎仁艳伸出春葱般的玉手,一把揪住了胡姐那漂亮、白嫩、性感的大鼻子,使劲拧了几下。然后揪着胡姐的鼻子,绕着圈在小姐们面前走。胡姐的鼻子是滑嫩的,她怕黎仁艳揪不住她的鼻子,弯着腰迅速地跟在黎仁艳后面,样子看起来十分滑稽,小姐们又有偷着笑的了。几圈过后,黎仁艳才松手,手指间竟然有粘稠的液体――那是胡姐的大鼻涕!再看胡姐,大鼻子被捏得通红通红的,鼻子下面还有残留的大鼻涕,可见黎仁艳当时是用了很大的力量的! 黎仁艳把带有鼻涕的手指拿向胡姐的嘴边,胡姐赶紧张开嘴把鼻涕吸吮干净。黎仁艳又命令胡姐把鼻子底下残留的鼻涕抹掉,然后都吃掉,胡姐都照做了。其实黎仁艳这么羞辱胡姐,就是要想办法一点点地剥夺她的自尊,到时如果大家都能无所顾忌地一起玩胡大经理,那才好玩呢。 黎仁艳也是玩得高兴、玩得真的兴起了,她指着胡姐的鼻子说道:“贱奴才,把衣服脱光,像雪儿一样,要一丝不挂,要是不脱个精光,看主人怎么惩罚你,哼!” 胡姐这下真的犹豫起来,如果面前只有黎仁艳一人,胡姐还真巴不得脱光衣服呢。可是小姐们那么多都看着呢,自己要是真的裸着身体光着个大屁股,还是觉得有些难为情呀! 胡姐:“主人,以后只有我们两个的时候,我巴不得在您面前脱光衣服呢。奴婢求主人一次,今天不把当着她们脱衣服,好吗?求求主人了。” 黎仁艳的鼻子里“哼”了一声:“哼,贱奴才,今天你不断地和我讲条件,别人跳脚你不行,当众脱光衣服你又不干,屡次违背主人的命令,我还当你的主人有个什么劲呀?算了,胡姐,胡大经理,我可不敢收你做奴了,算了吧,我可高攀不起做你的主人。”说完,径直走到一个椅子旁坐下了,侧着漂亮的脸蛋不再看胡明姣了。 胡姐这下真的有些不知所措了,今天被黎仁艳当众啪啪扇大耳光,当众羞辱,令她在感到羞辱的同时也产生了难以形容的巨大快感,这种快感是以前从来都未曾有过的。如果黎仁艳不要她做奴了,以后怎么再能寻找到这种幸福啊。 终于,胡姐在原地朝着黎仁艳就跪了下去,然后跪行到了黎仁艳的脚下,她怕黎仁艳不肯再收她为奴了,眼泪都流出来了,抽泣着说:“主人┉┉不要扔了奴婢呀┉┉奴婢知错了┉┉请主人原谅,请主人责罚!奴儿什么都听您的了,奴儿┉┉这就┉┉脱光衣服。”黎仁艳正在气头上,脱掉了右脚的水晶高跟拖鞋,用右手拿着拖鞋,用漂亮、白嫩的美脚踢、踹胡姐的脸部和胸部,边踢边骂道:“贱货!贱婊子!现在知道来求我,哼,晚了,姑奶奶不要你了!给我滚一边去!”胡姐被踢得东倒西歪,吓得不敢再说一句话了。 黎仁艳停下不踢后,胡姐竟然给黎仁艳磕起响头来,头碰在地上咚咚地直响。磕了有10几个响头之后,黎仁艳喝斥道:“好了,贱货!念你这狗东西是初犯,饶你这一回。不过要给你点教训!免得又忘记了!”说完,黎仁艳竟然扬起手中的拖鞋,啪,抽了胡姐一记响亮的耳光。用拖鞋抽耳光和用玉手扇可真是不一样呀,胡姐疼得惨叫了一声。 黎仁艳可没管那些,继续拿拖鞋左右开弓地抽胡姐的大嘴巴子,啪啪直响。胡姐被抽得尖声惨叫,只抽了八下,胡姐的两个漂亮脸蛋就红肿了,嘴角都流血了。小姐们在旁边都看得目瞪口呆,有胆子小一点的小姐把眼睛都捂住了,不敢再看。 黎仁艳也不想把胡姐打坏了,就停手了,娇斥道:“以后再敢违背我的命令,非把你的嘴巴抽烂了不可!而且还真有可能不要你了,听见没有?” 胡姐哭着回答:“是,主人,奴婢知道了,奴婢以后再也不敢惹主人您生气了。” 黎仁艳:“好了,下面进行‘耳光’传递游戏,就是谁让我先扇一记响亮的耳光,然后她接着打下一个人耳光,一直打下去,啪啪地耳光声,会十分刺激的地一直响下去。最后挨耳光的两位是娇奴和雪儿奴隶,你们谁愿意来玩,快报名。” 一位长得十分漂亮的名叫徐凤玲的小姐过来说道:“艳子姐姐,我先让您打,然后我再打别人往下传。” 黎仁艳:“好吧,还有谁?” 高丹:“我来。”陈娇娇:“我来。”蒋南:“我来。” 黎仁艳:“还有没有?” 别的小姐们都笑着不说话了,见此情景,黎仁艳说道:“好了,就这样吧,大家玩就玩个痛快!没参与的可查个数,而且评判一下响不响亮。顺序是:我抽徐凤玲的耳光,徐凤玲抽高丹的耳光,高丹抽陈娇娇的耳光,陈娇娇抽蒋南的耳光,蒋南抽娇奴(指胡姐)的耳光,娇奴最后抽雪儿狗奴的耳光。记住要抽得狠一点,还要响,体会一下抽耳光和挨耳光的滋味。” 就在黎仁艳马上就要进行这所谓的“耳光传递游戏”时,意外情况又发生了。蒋南走到黎仁艳跟前,竟“扑通”一声跪下了,轻声说道:“艳子姐姐,请你让我和胡姐换个位置吧。胡姐是我的经理,也比我高贵,还是让她抽我吧,我不敢打她的耳光的。” 黎仁艳“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伸出玉手捏了捏蒋南漂亮白嫩的脸蛋:“呵呵,蒋南,怎么了?刚才被姣奴打怕了呀,啊?呵呵,那好吧,你和姣奴换个位置吧,让她抽你的耳光,然后你最后再抽雪儿奴隶的耳光吧。”蒋南急忙说了声“谢谢艳子姐姐。” 就这样,这些漂亮的小姐们排成了一排,当然其中还包括她们的经理胡姐呢,胡姐排在倒数第三的位置上。顺序依次是:黎仁艳—徐凤玲—高丹—陈娇娇—胡姐—蒋南—雪儿。黎仁艳轻启朱唇:“好了,现在开始了。大家要扇得快一些,响亮一些,其实就相当于我扇雪儿的耳光呢,只不过用你们传递一下,我离她比较远嘛,总不能让尊贵的本小姐还得走到她跟前去扇她吧。呵呵,多好玩呀!” 说罢,漂亮、性感的黎仁艳扬起春葱般的玉手,“啪”地一声脆响,一记巴掌抽在徐凤玲白晰漂亮的脸蛋上。这记耳光扇得挺重的,徐凤玲脸蛋被扇得歪在一边,不禁“啊”地叫了一声,脸蛋上被抽出清晰的巴掌印。 徐凤玲被扇得反倒来了精神,她几乎抡圆了她的玉臂,啪,狠劲抽了高丹一记非常响亮的大耳光!也是徐凤玲用的力太大了一些,这一耳光差点把高丹打倒在地。高丹“啊”地一声惨叫,好像都被打蒙了,原地转了近90度。高丹直觉得脸上火辣辣的,耳朵也嗡嗡乱响,这一巴掌就把高丹的脸蛋扇得发红,像熟透了的半边苹果。高丹定了定神,甩了一下秀美的长发,看来这下她要把气撒在陈娇娇的身上了。 果然,高丹扬起玉掌狠劲扇了陈娇娇一记响亮的耳光,不过陈娇娇好像能禁打一些,她叫了一声,疼得咧了一下性感的嘴巴。抬手就给了胡姐一记耳光,胡姐也用力打了蒋南一记大耳光,蒋南也迅速地抽了雪儿一记响亮的耳光。 其他的小姐都拍手叫起好来,她们感觉这真是太过瘾了,原来打耳光这么好看,这么响亮,这么过瘾呀! 第二轮传递耳光的时候,比第一轮快多了,大家好像总结出了一点经验。于是第三轮、第四轮┅┅五轮过后,黎仁艳又换手抽徐凤玲的右脸蛋,这样徐凤玲往下也是抽高丹的右脸蛋┅┅ 就这样,啪啪啪啪┅┅都是响亮的抽耳光的声音,伴随着挨耳光的“啊啊”大叫的声音,一群漂亮的女孩子玉掌翻飞,漂亮的脸蛋不断摆动,再加上其他小姐们的叫好助威声,真是难得一见的世间最美丽的画卷了!黎仁艳一共给雪儿传递了整整20记耳光之多,除了黎仁艳自己,别的参加耳光传递游戏的漂亮女孩子都脸蛋红红的,都感受到了抽耳光和挨耳光的滋味,停手后,她们都大口的喘气,香汗都出来了。 耳光传递游戏过后,黎仁艳笑魇如花,挥了挥玉臂说道:“好了,呵呵,大家配合得挺好的,都过瘾了吧?啊?都休息一下吧。”然后伸玉手指着雪儿和胡姐娇斥道:“哼,你们两个贱东西可不许休息,你们给我面对面地跪到中间去!”雪儿和胡姐异口同声:“是,主人,奴婢这就去跪!”然后雪儿和胡姐规规矩矩地面对面跪在了中间地上,谁也不敢多说一句话。而徐凤玲、高丹她们都回到座位上休息了,她们甚至感到意犹未尽呢! 高丹坐下后,随口朝地上吐了一口浓痰,这都是她平时养成的随地吐痰的坏习惯。黎仁艳娇声道:“哎呀,高丹呀,怎么还不改掉这随地吐痰的坏毛病呢?幸好有两个小母狗在,要不地上都是痰,看脏不脏?”高丹不好意思地伸了一下舌头,朝黎仁艳做了个鬼脸。雪儿是非常聪明的,当然听出主人黎仁艳的意思来了,所以主动跪爬到高丹的面前去舔吃刚才高丹吐的那口浓痰,雪儿舔吃得津津有味,很幸福的样子。高丹“扑哧”一下笑出了声,高丹笑起来真是迷人:“呵呵,这东西就是贱!还不快谢谢姐姐香痰的赏赐?”雪儿嘴里含着痰说:“谢谢姐姐的香痰赏赐!真好吃。”然后继续咂着这口痰。小姐们又哄笑起来,都嫉这雪儿可真贱啊。 徐凤玲在一边坐着,看着这副场景,也来了兴致。抽了几下漂亮性感的女嫩大鼻子,“呸”,故意把一口白里泛黄的浓痰吐在了地上。 黎仁艳又娇斥徐凤玲:“你呀,徐凤玲,刚才我抽你耳光你忘了疼是不?怎么还故意往地上吐痰呢?”徐凤玲委屈地撅起了好看、性感的小嘴:“艳子,你偏心,高丹吐痰雪奴都给清理掉了,你也应该让奴儿帮我清理一下。好不好嘛,艳子姐姐┅┅”黎仁艳笑嗔道:“好了,好了。都有被奴儿伺候的份,好了吧?姣奴(指胡姐),过来吃徐凤玲吐的痰吧!” 胡姐紧张得汗都下来了,因为她毕竟可以说只崇拜黎仁艳呀!而且就算被打耳光和当众脱衣罚跪忍受下来了,虽说被这样当众羞辱,自已有很大的快感,可是去舔吃别的小姐的粘痰,做为平时趾高气扬的经理,如何来承受呢。再说痰也脏呀,只有一点除外,胡姐不会觉得黎仁艳的痰是脏的,因为胡姐是从心底里崇拜黎仁艳的!可是如果听从主人黎仁艳的命令,黎仁艳真的会狠狠地暴打她,她可是领教过黎仁艳主人的!黎仁艳还警告过她如果不服从命令还有可能不要她做奴了呀! 就在胡姐要硬着头皮去舔徐凤玲那口浓痰时,漂亮的蒋南看出胡姐的处境了,只见蒋南急步走到徐凤玲跟前,脸蛋羞红得像个大苹果,头都没敢抬起来。“扑通”一声就给徐凤玲跪下了,轻声说道:“凤玲姐,请让我替胡姐舔吃您的痰好吗?您别生气了。”小姐又是一阵哄笑,都嫉:你们看见没,又一个更贱的出现了,呵呵。 没想到徐凤玲并不买蒋南的帐,因为她就想让她们的经理胡姐当众跪着舔吃她的痰,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如果不是今天这种特殊情况,恐怕一辈子也都不敢想呀!没想到蒋南竟然来搅局,徐凤玲气得不打一处来!徐凤玲用纤纤细手勾起蒋南的下巴,使她的脸摆正在自己面前。指着蒋南的鼻子大骂道:“你算个什么东西呀,你也配来吃本小姐的痰?啊?”蒋南压根没想到会是这样,因为平时都是好姐妹,今天她主动给徐凤玲跪下吃她的痰,她怎么还会不同意呢? 没容蒋南细想,徐凤玲已然扬起她那粉白细嫩的玉掌,左右开弓抽蒋南非常响亮的大耳光!要知道这可是徐凤玲生气扇别人耳光,女人解恨那可是用力打呀!这下可好,蒋南被扇得疼得“啊啊啊啊”一顿大声惨叫,两张漂亮白嫩的脸蛋被扇得左右不停的摆动,头部像个无人支配的玩偶。徐凤玲倒真是狠呀,不顾蒋南那么大声地哭叫,竟然连续抽了蒋南足足30个大嘴巴子!再看蒋南,脸蛋又红又肿,嘴角也出血了,鼻涕眼泪一齐往出流,再加上散落的长发,都看不出是个美女了。小姐们不做声了,在周围默默地看着,她们大概也没想到徐凤玲平时那么一个娇滴滴的小美女会下手这么狠的。 蒋南哭泣着求饶:“凤玲姐姐……不……不是……是凤玲妈妈……我管您叫妈了……求您别打了……妈,您饶了女儿吧,女儿再也不敢了……女儿不配吃您的香痰,不配……”徐凤玲终于住手了,她扬起漂亮的脸蛋娇斥道:“哼,这还差不多,吃你自己的鼻涕吧,哼!”说完,徐凤玲抓起蒋南的两只手掌,胡乱地在蒋南的脸上抹着,什么鼻涕呀,眼泪呀,一股脑地往蒋南的嘴里面塞。 徐凤玲甩了一下一头秀美的长发,揉了一下漂亮的鼻子,然后用右手食指指着蒋南的鼻子说:“哼,知道本小姐的厉害了吧?啊?你这个下贱的东西,打你耳光都是轻的!本姑娘的手都打疼了,该死的贱丫头!”说完,徐凤玲又格格地笑了起来:“瞧你这小母狗,脸太脏了,呵呵……快去卫生间把脸蛋洗干净了,快去吧!” 蒋南庆幸这顿疼痛难忍的耳光惩罚终于结束了,加上心中十分害怕徐凤玲,所以忙不迭地抽泣着讨好徐凤玲:“谢谢凤玲妈妈的耳光赏赐……谢谢凤玲妈妈的不打之恩……奴婢该死,让凤玲妈妈的玉手都打疼了……女儿这就去卫生间洗干净。” 就这样蒋南急忙去卫生间洗脸去了。徐凤玲大笑,小姐们也觉得真是好玩,都拍掌叫起好来。刚才徐凤玲抽蒋南这顿耳光,不仅把蒋南彻底征服了,也在小姐们当中树立了很高的威信,感觉徐凤玲很高贵、很优雅,而且打人耳光既重又响亮。 黎仁艳一直笑眯眯地看着这一切,她觉得今天真是好开心,不仅自己打漂亮女孩子的耳光很过瘾,就是看徐凤玲教训蒋南也很过瘾呀!所以她并没有阻止徐凤玲,而是要继续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她甚至要看一下徐凤玲如何跳脚胡姐,呵呵,徐凤玲这漂亮的小妮子倒是很有表演欲望呀! 胡姐这下真是吓坏了,心理防线可以说是要崩溃了。另外,刚才徐凤玲抽蒋南大嘴巴子时虽然自己吓得心惊肉跳,但徐凤玲的辱骂、蒋南挨耳光时的惨叫、响亮的耳光声音也让她的内心深处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和快感,尤其是后来蒋南被扇得直叫徐凤玲为妈妈的时候,快感更增加了!只是如果没有女主人黎仁艳的允许的话,她是不敢私自叫徐凤玲为妈妈的。见蒋南去卫生间了,胡姐赶紧跪爬到徐凤玲的脚下,哆哆嗦嗦地小声说道:“凤玲姐姐……奴婢知错了……奴婢……给您清理香痰。”其实这时徐凤玲吐在地上那口痰都已经干得差不多了。 徐凤玲漂亮性感的鼻子里“哼”了一声,阴阳怪气地说:“哟,我可不敢让你吃我的痰呀,你毕竟是我们的大经理呀。你还有那么忠实的蒋南奴隶呢,我哪敢和你比呀!”其实徐凤玲看到昔日趾高气扬的、高贵漂亮的胡经理跪在自己面前,心里面就甭提多得意了,只是表面上这么说而已。 胡姐:“奴婢不敢,奴婢不敢,凤玲姐姐,以前奴婢若有冒犯之处,您可以惩罚奴儿。” 这下徐凤玲终于忍不住了,再次把漂亮白嫩的两只玉掌扬起来,啪,啪,啪,啪……左右开弓地抽起胡姐的大耳光来。一方面是因为胡姐挨耳光真的很疼,另一方面胡姐也是为了配合徐凤玲打耳光,漂亮的脸蛋被扇到一边后,立即转过来摆好姿势!而且有些夸张地“啊啊”地大声惨叫!小姐们开始起哄:“好呀,打呀,玲子,使劲扇呀……呵呵呵呵” 徐凤玲的巴掌越扬越高,抽耳光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把胡姐的头部扇得像一个小拨榔鼓似的,不停的转动。胡姐的两个漂亮的脸蛋通红通红的,和蒋南很像,也是眼泪和鼻涕一起往外流了出来。就这样胡姐也挨了徐凤玲30记非常响亮的大耳光,胡姐非常疼痛,但被下属员工、一个比自己小很多的漂亮女孩子当众狂打耳光,这种羞辱带来的巨大快感很快把疼痛的感觉淹没了……小姐们更是变态般的不断叫好。 徐凤玲这下更加神气了,甚至有些得意忘形了。站起身,甩动了两下秀美的长发,揉了揉自己非常好看的白嫩大鼻子,娇声说道:“哼,打死你这个贱东西!告诉你们,本小姐从小就是个养尊处优的千金大小姐,我高贵着呢。上学的时候我就扇过别人的大耳光,都是敢怒不敢言的。胡姐这个贱东西既然都这样了,那么以后你们就当我是经理吧,我管着你们吧。”小姐们虽然也愿意拥护徐凤玲,可是她们并不知道黎仁艳是什么意见呀!所以都面面相觑,不知说什么好。黎仁艳可真是有些生气了,摄人魂魄的俊俏脸蛋一阵红一阵白。心想:胡姐本是我一个人的奴,我让你开心可以打胡姐已经是不错了,怎么你还要当经理,你有没有拿我当回事?不过黎仁艳也没有及时做出什么动作,只是站在那里,杏眼圆睁怒视着徐凤玲。 徐凤玲跟没看见黎仁艳似的,她走到漂亮的高丹面前直接问道:“高丹,平日里你说句话,姐妹们也会听你的。你先表个态,我当经理怎么样?”高丹真的不知怎么办才好了,一边说:“凤玲姐……这……我……”一边扭脸去看不远处站着的黎仁艳。小姐们都不敢作声了,紧张的气氛在空气中弥漫着。 “我什么我?你敢不听话?”啪,一声脆响,徐凤玲居然扬起玉掌狠劲抽了高丹一记非常响亮的大耳光。高丹猝不及防,整个脸蛋被扇得歪在了一边,原地转了90度!高丹疼得“啊”地大声惨叫,这记耳光是徐凤玲到现在为止出手最重的一次,高丹直觉得头发晕,耳朵嗡嗡直响,这记耳光的回声都一直在空气中回荡! 啪,徐凤玲再次举起右掌,一巴掌又抽在了高丹的左脸蛋上,这记耳光没有刚才那记重,但同样令高丹疼痛不已。有的胆小的小姐竟吓得大叫出了声。 徐凤玲:“高丹,你这个贱货,还不他*的快给我跪下!” 高丹双腿一软,“扑通”一声就给徐凤玲跪下了:“凤玲姐姐……不……我也叫您凤玲妈妈吧……女儿知错了……求您别打了……呜呜……您就是我们的经理呀……” 徐凤玲一手掐着腰说:“哼,这还差不多,都是欠打的贱骨头。非得他*的挨顿打才知道讨饶,贱货!” 就在这时,蒋南从卫生间回来了,回来后就走到徐凤玲跟前,一下给徐凤玲跪下了:“凤玲妈妈,女儿洗完回来了。妈,您有事尽管吩咐女儿。”徐凤玲用玉手抚摸着蒋南的长发:“嗯,真乘,女儿。呵呵。” 说完,徐凤玲性感的小嘴撮了起来,将一口雪白的唾沫吐在了高丹的脸上,然后吩咐蒋南:“嗯,蒋南,我的女儿,清理一下高丹的脸蛋。”“是。”蒋南答应一声,伸出舌头去舔吃高丹脸上的唾沫,舔得津津有味,徐凤玲则高傲的哧哧笑了起来。 徐凤玲伸手捏住自己漂亮性感的又白又嫩的大鼻子,擤出一些大鼻涕来,然后扬手往高丹和蒋南的脸蛋上“啪啪”地甩,高丹和蒋南居然不约而同去对方脸蛋上的“徐凤玲赐的大鼻涕”! 舔吃完大鼻涕后,徐凤玲心情大好,又甩手分别赏了高丹和蒋南两记清脆响亮的耳光。高丹和蒋南不住地道谢,说谢谢凤玲妈妈的“玉涕赏赐”和“耳光赏赐”。 一直在旁边观看的黎仁艳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看来一场女∽之争不可避免了 黎仁艳真的有些生气,俊俏无比的脸蛋因生气而泛红,她怒视着嚣张的徐凤玲,轻启朱唇:“徐凤玲,请你过来一下。”徐凤玲现在心情大好,这么多漂亮女孩都被她征服了,更觉自己非常高贵,而且刚才扇她们大嘴巴子的时候真过瘾啊!听到黎仁艳叫她,她的心情很茅盾,她知道黎仁艳这关很难过去的,因为从内心深处来讲,她也是害怕黎仁艳的,但她刚刚建立起来的威信可不想就这么失去!怎么办?徐凤玲迅速思考着应对的办法。 徐凤玲硬着头皮来到了黎仁艳的面前,为了在胡姐、高丹、蒋南她们面前保持威信,她若无其事地甩了一下一头秀美的长发,扬起白晰漂亮的脸蛋:“艳子啊,她们不听话,我教训她们了,你有什么事说吧,我会去做的。” 黎仁艳:“徐凤玲,你行啊,现在就想抢班夺权了啊?你想当经理是吗,我也得叫你一声徐大经理呗?” 徐凤玲:“艳子姐,你何必往心里去呢,我只是在教训她们几个呀。我当什么经理呀,胡姐才是经理呢,要不艳子你想当经理也行啊,我会投你一票的,呵呵。” 黎仁艳漂亮的鼻子里“哼”了一声:“哼,徐凤玲,你倒是会说话呀,别油嘴滑舌的了,刚才你的表现已经证明你要干什么了,还装什么装啊,啊?哼,骗得了别人,你可骗不了本小姐的!” 徐凤玲被黎仁艳这样不留情面的讽刺和挖苦,十分生气,而且更觉得在高丹她们面前很没面子,她索性也豁出去了,鼻孔里喘了两口粗气,漂亮的脸蛋涨得通红:“艳子姐,干嘛这样讽刺挖苦人呢?我装什么了?那你说你想怎么办吧!” 黎仁艳没想到徐凤玲这小妮子竟然将了她一军,摆出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黎仁艳内心很不爽,真的非常生气。可是面前是一个和她叫板的、敢反抗的漂亮女孩,而且刚才她也看到了徐凤玲也是很能打的一个人,所以她也没敢马上动手打徐凤玲,只是虎着脸,杏眼圆睁,怒视着徐凤玲! 就这样,两个漂亮绝伦的女孩对视着,谁也不说话,空气仿佛停止了流动,气氛异常紧张,其他的女孩子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刚才还大声吵闹的场景此刻静得似乎每个人的心跳都能听得见! 足足对视了三分多钟,徐凤玲的眼神开始射闪,黎仁艳那摄人魂魄般的眼神终于使她内心产生了恐惧。她真的有些害怕了,而且她预感到黎仁艳好像随时都有可能扇她的嘴巴子,她的心很乱,如果黎仁艳真的当着众小姐的面掌掴她,她自己都不知道会怎么办,是和黎仁艳对打,还是甘愿被打…… 黎仁艳忽然间大喝了一声:“给我跪下!”就这一声,有的胆小的小姐吓得眼泪都流出来了,而雪儿、胡姐、高丹、蒋南条件反射般地“扑通”一声就跪在原地了,一动也不敢动了。徐凤玲也吓得身体都颤了一下,腿也哆嗦了,但并没有跪下来,只是勉强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这种氛围也使得黎仁艳完全放开了,没有那么多顾虑了。只见她伸出春葱般的玉手,“啪”地一声脆响,狠狠地掣了徐凤玲一个大嘴巴子!这记大耳光扇得好响好重啊,抽得徐凤玲疼得“啊”的大声惨叫,眼冒金星,漂亮的脸蛋完全歪在了一边,脸上清晰地现出黎仁艳的巴掌印记,嘴角也出了一点血,身体摇晃了几下差点摔倒! 小姐们吓得尖叫了起来,就在这时,只听“啪”地一声脆响,黎仁艳又扬起玉手用力抽了徐凤玲一记更加响亮的大耳光!徐凤玲大叫了一声:“哎呀妈呀……打死我了……疼死我了呀……”委屈、疼痛、害怕的眼泪夺眶而出!内心的恐惧加上肉体上的疼痛使得徐凤玲再也坚持不住了,双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在了黎仁艳的脚下。 黎仁艳阴阳怪气地道:“哎哟,我可不敢接受徐大小姐这样的大礼呀,听说你都要当上经理了,到时把我开除了可怎么办呀,我好怕怕呀!”徐凤玲更加害怕了,抽泣着说:“您……您……别生气呀……主……主……人……奴……奴我知错了……求您……别打了,您……的耳光太疼了……奴我的耳朵……好像都要聋了呀……” 黎仁艳鼻子里“哼”了一声:“哼,你简直是在放屁!烂货、贱婊子!一开始怎么不这样啊,啊?非得打你,脸疼得不行才讨饶呀,啊?看你就长着一张欠揍的脸!你想当老大呀,哼,下辈子吧。不过你的脸盘大,脸皮白嫩,打你的耳光很有手感,真舒服。本小姐还真就愿意收拾你这样不服管教的,怎么样,服不服呀?” 徐凤玲:“服,我服了呀……” 黎仁艳:“是心服还是口服呀?” 徐凤玲:“心和口都服呀……我服……” 黎仁艳的心情大大的好转了,她笑了一下:“呵呵,那你是不是心甘情愿做我的奴隶呢?如果心甘情愿,就表一下忠心!如果不愿意做我的奴隶,那你可以站起来了,我也不难为你。” 做女∽和做女奴就是转念之间的事,徐凤玲一开始做女∽的愿望那么强烈,可是现在被黎仁艳一顿暴打加上当众辱骂羞辱,竟也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刺激,这时的徐凤玲内心的奴性被黎仁艳挖掘了出来!她的心情感到非常的放松,而且觉得现在这样跪在黎仁艳的脚下,被她辱骂,做她的奴,是一件那么幸福的事! 徐凤玲伸玉手擦了擦眼泪,直直地在黎仁艳面前跪好:“女∽在上,主人在上,我徐凤玲心甘情愿做黎仁艳的女奴才,今后任凭主人打,任凭主人骂,一切都听主人的……如果奴才做错事,任凭主人惩罚!” 黎仁艳揉了揉漂亮性感的白嫩大鼻子,格格地笑了起来:“呵呵,这还差不多,行了,收下你了,以后叫你玲奴吧!脱光衣服吧。” 徐凤玲立即脱了个精光,哇!好个徐凤玲小妮子,人长得美,赤裸的胴体更是美妙绝伦!赤裸着身体给黎仁艳磕了个头:“谢谢主人,谢谢主人给奴才赐名!”黎仁艳高兴地笑了,众小姐也都笑了起来,雪儿、胡姐、高丹和蒋南也起身站了起来,气氛终于变好了。 黎仁艳:“嗯,玲奴,表现还可以。来,主人给你见面礼,仰起头张开嘴巴!”徐凤玲当然能够猜到黎仁艳是要给她吃香痰,兴奋地晃了晃赤裸的雪白大屁股。果然,黎仁艳抽动了几下漂亮的白嫩大鼻子,一口粘稠的白白香痰就缓缓地落入了女奴徐凤玲的口中,徐凤玲把痰含入口中,仔细吮着,不舍将主人赏赐的香痰马上咽下,生活中原本很脏的东西,现在却是徐凤玲的美味佳肴! 黎仁艳:“玲奴,怎么样呀?好吃吗?”徐凤玲:“主人,您的香痰太好吃了,奴儿享受不尽。谢谢主人的赏赐!求主人再赏赐给奴儿您的鼻涕吃,求您了主人。” 黎仁艳甜美地笑了:“呵呵,还真是个谗嘴的东西呀!好吧,主人心情好,就赏赐给你一点玉涕吧。”说完,啪啪啪啪,顺手扇了徐凤玲几个嘴巴子。徐凤玲夸张地“啊啊”叫着,众小姐一阵哄笑! 黎仁艳捏住鼻子,“哧”,比痰更粘稠的像面条一样的白色大鼻涕,从黎仁艳高贵漂亮的鼻孔中擤出来。徐凤玲尽量张大嘴巴,接着那期盼已久的“玉涕”!仔细地品尝完大鼻涕后,徐凤玲嗑头表示感谢:“谢谢主人,谢谢主人,奴儿好幸福啊!”小姐们都微笑地看着这一切,心想:真想不到高贵漂亮、刚才还骄横跋扈的徐凤玲如今在黎仁艳面前竟然这般的贱呀! 黎仁艳命令徐凤玲站了起来,由于过于兴奋,竟然挽过徐凤玲的细腰,亲了徐凤玲的嘴唇一下,徐凤玲激动得都要晕眩了!黎仁艳两只手分别揪住徐凤玲的两个乳头,然后用力拉伸,拉到一定长度后再一松手,如此反复多次。乳头是女人非常敏感的地带,徐凤玲轻声呻吟起来。黎仁艳对大家说:“姐妹们,打耳光你们是非常熟悉了,今天让你们见识一下‘打奶光’,大家说好不好?”小姐们鼓掌叫起好来。黎仁艳抡起巴掌来,啪啪啪啪,左右开弓用力扇打起徐凤玲的两只白嫩的坚挺的弹性很大的乳房来!足足扇打了30多下乳房,徐凤玲的乳房明显被扇得通红,还有些肿,但徐凤玲仍不忘向主人讨好:“谢谢主人的‘奶光’赏赐,主人您辛苦了,奴儿的大奶子好舒服呀!”自然又惹来小姐们的一阵哄笑! 文章引用自: 黎仁艳一把捏住了徐凤玲白嫩的鼻子,使劲地

全部评论(0)
  • 暂没评论 ~